IT时报 -V5 新闻产业-
5新闻产业
  • ·现金贷不景气 上百家行业公司倒闭
  • ·泛微发布鲲鹏计划:亿元补贴开启OA普及新模式
  • ·银联国际联合ACI Worldwide发力创新支付

现金贷不景气 上百家行业公司倒闭

恶意逾期严重,放贷步伐减慢,“催收—反催收”成为新博弈焦点

  

暴力催收和恶意逾期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无法调和
IT时报记者汪建君
3月15日,宜人贷发布最新财报显示,2017年第四季度促成借款总额134.39亿人民币,同比增长95%,然而,环比增速达到历史最低值,仅为10.3%,增速明显放缓;此前两天,趣店集团发布财报也显示,2017年第四季度营收14.91亿元,同比增长108.24%,环比增长2.76%,和2017年上半年营收数据——同比增长392%、环比增长70.99%相比,第四季度的增速同样出现明显下滑。
近日,凡普信贷一名放贷人员向《IT时报》记者表示,春节前后放贷业绩大减、催收力度加强,大量员工已从公司离职,“自去年12月份以来,公司效益极差,逾期率也大大提升,”而据之前二三四五公司发布的《关于2017年度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显示,2017年二三四五的坏账达到9.66亿,其中第四季度增幅显著。
一名催收公司的资深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自去年第四季度互联网金融强化政策监管之后,“现金贷企业非常不好过,已有上百家公司关门倒闭”。监管大棒之下,行业开始重新洗牌,与此同时,借款不还现象也愈显严重,放贷与还款、借钱与催收成为行业游戏者之间新的博弈。
行业不景气,上百家公司关门倒闭业绩骤减3/4,部门出现“离职潮”
在凡普信贷工作了一年多的李艺(化名)最近一段时间陷入苦恼中,“原先业绩好的时候,一个月能挣近2万元,但上个月却只发了4500元薪水,这个月估计也只有5000元上下,很多人都已离职了。”她向《IT时报》记者埋怨道。
李艺是凡普信贷的一名电话销售,日常工作主要是根据不同的客户条件发放不同的借贷产品,去年12月份之前,她的工作并不难做,贷款的人多,放贷的标准也不算严格,“打打电话,受理客户信息,基本就能确保不错的月收入。”
但去年12月之后,情况急转直下,政策监管加紧,公司要求抬升放贷门槛,“原先许多可以做的贷款现在都不能做,而且还开始要求我们做催收。”李艺表示,“在放贷形式上,凡普信贷包括普通贷款和循环贷,循环贷是指之前在我们公司做过贷款的人再次追加一笔额度,以前这项业务不需要查征信,而现在是必不可少的要求。”
放贷要求的收紧给业务员带来不小的压力,李艺向记者透露,她的收入这段时间直线下滑,“从18000减到10000元,再缩水到5千上下”,与此同时,催收也成了一大新要求,对于性格比较温和的她来说,这的确是一件很难胜任的事。“催收要会施压、会骂人,言语之中会有一些威胁的成分,我做不到总被领导批评。”如今她正在考虑离职,部门已经有大批同事纷纷离开,“去年最多的时候有250多人,现在只有170人,这还算上了年初新招聘的人。”
和李艺所在的凡普信贷类似,趣店、宜人贷从去年年底开始,业绩增速均呈现大幅下滑,一名催收公司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现在整个行业非常萧条,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已有上百家现金贷公司关门倒闭,在很大程度上也对催收公司的市场效益产生了严重的冲击。
网贷之家CEO石鹏峰认为,行业的增幅下滑主要来源还是2017年下半年整个互金行业的监管进一步趋严所致,尤其是对于一些业务模式的限制以及对于借款综合成本不得超过年化36%的规定影响较大。
据悉,2017年12月,监管部门连发多部监管文件,其中,12月1日晚,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正式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严格约束现金贷业务,要求持牌经营、利率不得高于36%、无消费场景的现金贷暂停发放、禁止现金贷通过P2P网贷融入资金,并规定银行不得为无牌机构提供助贷资金等。

恶意逾期严重,老赖拒不还钱催收与反催收呈现新博弈
  李艺告诉记者,在催收过程中,他们只做一件事——就是不停地打电话,“但很多时候借款人一直联系不上”,逾期在整个行业比较常见,尤其在政策严管期间,这种现象更加明显,甚至催生出了恶意逾期的情况,通常这些群体都会将自己看作是“高利贷受害者”。
记者在QQ等社交软件输入“反催收”“高利贷”等关键词,出现大量的聊天群,群内聊天都是关注彼此的借款与逾期情况,他们集聚一起相互打气。“逾期越长,罚金越多,基本上想要‘上岸’就要白干10年。”一名逾期者此前如此表示,这也代表了每一名欠款人的典型心态。
还有人表示,催款的一般都忙不过来,“他们最多爆通讯录,只要不怕这个就没事。”李艺表示,逾期率在这段时间上涨,但老赖一直存在,这些人往往工作不稳定、学历不高,而判定的方法就是看他们在借贷的时候怎么交流,如果上来就问要不要征信,基本可以判断是只想借不想还,“我们便会将他拉进黑名单。”
石鹏峰分析认为,监管导致的逾期率上升是一种短期的行业踩踏事件,因为去年12月1日突然宣布的严格综合成本利率限制,让原有的高利息覆盖高风险的模式无以为继,所以各家机构纷纷抽贷,导致一大批原来依靠不断“撸口子(新贷还旧账)”的次贷用户无法再用原来的方式借新还旧,从而使得短期内逾期率快速上升。
上海交通大学中国普惠金融中心联席主任白澄宇认为,监管让更多的行业问题暴露出来,但老赖恶意逾期和监管政策的直接关联不大,“监管更多的是对金融机构产生影响,而那些逾期不还的人打一开始就没想过还。”
据公开数据显示,现金贷行业涉及催收金额1.14万亿元,催收平台380家,涉及催收人108万人,平均催收佣金率25.9%,而在所有逾期案例中有70%~80%是因与借款人失去联系造成的,而一旦找到借款人,有50%以上可以还款。
白澄宇说,目前整个民间借贷行业,包括P2P、现金贷、网络小贷都缺乏完整征信服务和系统,借款人存在多头举债和过度负债的现象,这意味着面对同一个借款人,谁催收得厉害,还钱的可能性就越大,这也是导致恶性催收的一大缘由。他认为,应该由政策给出一个具体的监管办法,明确催收标准和尺度,从而对借款人进行一个行为上的有效约束。他表示,这个标准目前国家已经在研究制定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