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11 玩转IT-
11玩转IT
  • ·App

又删不掉的

App

槽点一 田螺姑娘式的服务不是好服务

  

吐槽大会
说说那些
你想删
新年新气象,手机桌面大清扫,把无用的App卸一卸,省出空间“辞旧迎新”……但是,为什么有人装回来的都是旧应用?究竟是继续装,还是继续卸,这是个无奈的选择!IT时报记者■章蔚玮吐槽者:青杰杰吐槽App:滴滴打车
如果有人“悄悄”接了你的订单不主动告知,还继续悄悄等着为你服务,这绝不是现代版田螺姑娘,而是一种漏洞叫“你从来不在意”。有严重互联网依赖症的青杰杰在去年遭遇多次这样的服务漏洞,一怒之下,就把那个“满身是洞”的打车App卸载了,这款打车App就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滴滴”。
去年8月,青杰杰从嘉定某小区出发去往市区,因为路途遥远,青杰杰选了滴滴拼车服务,当时已经是晚上8点,人稀地偏,发出的订单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处于“等待接单”状态。他又打开了另一款拼车App——B,两个平台同时下了订单,他没有留意两款打车App的状态更新。十多分钟后,拼车平台B即以短信形式告知,已有司机接单,青杰杰自然而然地就选择了B平台派来的司机。
让青杰杰意外的是,在他上车之后,突然有另一个专车司机打来电话,自称已经在门口等了他6分钟………没有系统通知,没有电话提醒,就这么傻等五六分钟,究竟是服务太到位,还是服务太不到位?当青杰杰打开滴滴取消订单时,发现因为等候时间超时,他还必须为这样“田螺姑娘”式的等待埋单——5元钱违约金。“我这是招谁惹谁了?”之后接连几次,青杰杰都遇到了同样的情况,一旦在滴滴上下了订单,如果不时刻注意订单状态变化,一不小心司机就成了田螺姑娘,青杰杰还得为此埋单。
一气之下,青杰杰就卸载了滴滴App。
卸载后……
需要打车时,青杰杰在路上扬招出租车,但“饱汉不知饿汉饥”,习惯了互联网叫车的青杰杰,不知如今的出租车司机都特别不待见传统顾客,眼见着一辆辆闪着空车招牌的出租车从身边开走,青杰杰又开始怀念起打车软件。
为了维护作为消费者的尊严,青杰杰决定“偶尔”通过支付宝来叫个车。但让他郁闷的是,支付宝里的滴滴更慢了,那繁琐的步骤,那封闭的通道,完全都不像是互联网下的产物——打开支付宝,搜索滴滴,下订单;到达目的地后,还得继续打开支付宝,搜索滴滴,确认付款。在支付宝首页压根就见不到之前的订单!这么一折腾,让青杰杰都快得忧郁症了。
2018年,青杰杰决定不再和自己过不去,重新装回滴滴。虽然滴滴依然“我行我素”,没有改进。青杰杰决定还是让改变从自己开始。
不过,或许青杰杰的春天即将到来,美团打车如今已杀入各大城市,告别滴滴的日子指日可待。
槽点二 把自己当作用户的设计者不是好设计
吐槽者:刘茫茫吐槽App:网易云音乐
坐地铁、挤公交、搭飞机,听音乐。除了苹果耳机那永远都弄不清你究竟是按了两下还是三下的遥控器外,还有网易云音乐的按键设计。
当手机桌面锁定,音乐还在播放时,桌面上留下的除了那条长长的音量线,还应当有播放、上一首和下一首三个按键对不对?错!如果你用的是网易云音乐App,那么当你想要听上一首歌曲时,并不能简单地找到“上一首”的按键,而是需要完成二次点击——在“下一首”箭头的旁边安放的是让人无比莫名的三条横杠,点击这三条横杠,弹出两个功能键——“喜欢”or“上一首”。
简化功能就是为了“简单”,为什么要这么复杂?对于刘茫茫这样可以躺着绝对不会坐着的懒癌族来说,多按一下都能要命!关键这多按的一下还显得那么霸道。这就好比去菜场买菜,你明明只想要一个西红柿,那个卖菜阿婆却一定认定你会需要辣椒,并且硬要往你菜篮子里塞!
为什么非要在“上一首”基础功能中硬塞进“喜欢”按钮?因为无法忍受类似这样的强买强卖,刘茫茫终于在心情特别烦躁的一天卸载了网易云音乐。
卸载后,他的生活是这样的
用QQ音乐、虾米音乐来代替网易云音乐。但由于在之前的两年内,他很少光顾QQ音乐,尽管网易云音乐的曲库有时候真的少得可怜,但他始终不离不弃,因此他的不少音乐痕迹都留在了网易音乐。这下突然来到QQ音乐,他倍感陌生,除了自己搜索一些熟悉的歌曲,几乎没有更新鲜的歌曲可以替换,QQ音乐不懂他。
坚持不到几个月,他又悄悄重新装回了网易云音乐,找回了那些被他遗忘在收藏夹的老歌,这种感觉就像和一个吵了架决心要分道扬镳的老朋友再次重逢,那种熟悉的味道有时很难割舍。他依然会感觉很难忍受设计师的自以为是,但他最终还是输给了习惯。
槽点三霸占太多内存的应用不是好应用
吐槽者:姚寿寿吐槽:支付宝、手机QQ
每次打开内存管理器,看见那些占用了接近1个G内存的App时,姚寿寿就会失去理智地删删删。
唯独有两款,在强力删除的情况下,对姚寿寿的生活带来了负面影响。
其中一款是支付宝,在一年前决定卸载支付宝时,姚寿寿发现这个支付工具竟然占据了接近1个G的内存容量!为什么一款仅仅用来付款的应用要用这么多内存,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所以一咬牙,一闭眼,就给删了。毕竟微信也是能支付的。在这一轮的大扫除中,出局的还有QQ手机版,这款社交软件的内存也超过了500MB,太多无关痛痒的群聊天信息占据了大量的内存空间。
卸载后……
坚持了不到几个星期,这两款内存大户又大摇大摆地回到了姚寿寿的手机上。那天姚寿寿出去办事,特别特别着急,一时打不到车,他就想骑小黄车,结果他发现自己的“小黄车OFO”应用就在支付宝内,要么装回支付宝,要么装回小黄车……一来二去,时间耽误了,他又重新交了199元押金。
姚寿寿忘了,他每天要带回家的许多工作文件都是通过电脑端QQ与手机端互相传输的,这不仅省了插U盘的时间,还直接省了个U盘。结果因为他的一时冲动,手机QQ没了,只能用微信传输,但打开微信的步骤是这样的,第一打开网页版微信,第二扫一扫二维码登录……一想到这里,姚寿寿的脑袋也要爆炸了!
神不知鬼不觉中,这两款大神级应用回来了,至于它们为什么要占这么大内存,很简单,因为“重”要啊。这样安慰自己的姚寿寿似乎明白,问题不在应用内存占得大,而是自己手机内存怎么能这么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