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6 新闻产业-
6新闻产业
  • ·“懒人”,你还心甘情愿买单吗?
  • ·第三方支付,网联喊你“断直连”了

品质难保、“幽灵店”、抽成让外卖“质次价高”

“懒人”,你还心甘情愿买单吗?

  

IT时报记者潘少颖
3月23日,本报刊登了《谁动了我的外卖》,对于用户量日益膨胀、巨头相继涌入、竞争日趋激烈的外卖市场作了一番测试,发现“质次价高”的现象并不罕见。而在经常叫外卖的用户中,质量、价格是最为关注的两个点。如果“质次价高”的现象越发普遍,对外卖行业的发展将产生不利的影响。

痛点一:外卖分量凭厨师感觉用量化标准拯救信任危机
  回忆起各种叫外卖的经历,上海的梁女士打开了话匣子,“外卖叫来的水煮牛肉,垫底的黄豆芽很多,牛肉很少;叫5斤小龙虾,送过来只有4斤半,但到店里买,老板就会给5斤半;经过一家奶茶店,打开外卖App一比较,几乎每杯都是线上比线下贵2元。”
对于消费者来说,餐馆的堂食与外卖之间仅仅是取餐和就餐方式的不同,在饭菜的食材原料、分量等方面不该有区别。今年1月1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的《网络餐饮服务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办法》正式实施,明确了“线上线下一致”原则。
外卖的分量单位基本上是“份”“碗”,而不是使用斤、两、克等可以具体量化的单位,因此容易模糊概念。“一些知名快餐店采取的是标准化操作,但对于中餐而言,很难用量的标准去界定。”法律服务平台上海法佳信息科技有限公司CEO黄麒这样表示。为保障消费者的权益,也为拯救外卖的信任危机,外卖没有计量标准的尴尬需要改变。

痛点二:不堪重负的平台抽成市场决定抽成比例
  商家的最终目的是尽可能多地赚取利润,外卖平台的抽成在18%~20%左右,一笔100元的订单,商家要向外卖平台支付18%的服务费,实际收进口袋的只有82元。
不少消费者认为,外卖平台在消费习惯形成后转变经营策略本无可厚非,线上线下价格差别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但至少自己的知情权应该得到保障。“比如红宝石的一块奶油小方,线上卖25元,线下卖15元,外卖费另算,我想知道我多付的10元让我得到了什么?”市民戚女士这样发问。
平台的抽成算不算高?商家只有提高线上商品售价才能获取利润?对于商家来说,利润=客单价×单数-成本,黄麒表示,平台抽成算不算高主要由市场来解决。
据记者了解,与堂食和外卖相比,有的商家更倾向于外带,这是一种轻成本、高回馈的可持续经营模式。“平台抽成省了,服务人员管理费也可降低,对于商家来说也有了让利空间,但需要培养用户习惯。”一家餐饮店负责人向《IT时报》记者表示。
痛点三:无证、套证、假证“幽灵店”又现内部举报成效尚不明朗
3月22日,上海市食药监局发布了本市2018年第4轮网络餐饮服务监测结果,结果显示有40家在饿了么、百度外卖、美团外卖上线的餐饮企业有未取得餐饮项目食品经营许可证、网上公示的许可证为套证、网上公示许可证为假证等违规情况,其中有豪大大、久久丫等知名店铺。上海市食药监局表示,发现问题的网络餐饮服务第三方平台提供者和入网餐饮服务提供者,食药监局和相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已责令其立即整改。
网络餐饮服务提供者无证、套证、假证等现象在外卖平台刚发展时显得尤为严重,即使监管趋严、媒体曝光,到目前也没有完全杜绝。今年3月上海开始试点外卖送餐员内部举报制度,鼓励3万多名送餐员第一时间发现并举报平台上的问题商户。
内部举报制度能行之有效吗?在电子商务中心分析师陈礼腾看来,外卖小哥是商家的直接接触者,对于商家的了解程度会比平台及监管部门高许多,监管部门以及平台监管范围有限,做不到实时监管,而外卖员可以,还能实现多方举证,但对于成功举证的送餐员给予相应的奖励,并保护好举报者。
但是,互联网评论员梁沁则表示,外卖送餐员和商家是息息相关的,只有商家外卖生意好,送餐员才有生意可做,要举报自家人比较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