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8 时报独家-
8时报独家
  • ·迅雷:互联网区块链第一股的“烽火连三月”

迅雷:互联网区块链第一股的“烽火连三月”

链克价格暴跌八成 股价同步大跳水跌幅超过60%

  

IT时报记者汪建君戚夜云
4月2日,迅雷股价延续了下跌的趋势,截至记者发稿时,每股价格为9.93美元,3月28日,股价还挣扎在10美元之上,当日下午收盘时定格为10.10美元,较之前日依旧跌落了3.72%。而在今年1月10日,迅雷股价曾最高达到24.98美元,与该数据相比,目前股价跌幅超过了60%。彼时,因为迅雷推出区块链项目——链克(原名玩客币),促使股价大幅上涨,链克的价格也一路攀升,最高达到9.43元。然而,随着政策强监管的到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点名批评之后,迅雷股价大幅跳水,链克价格也急遽萎缩,在QQ群等场外交易平台,《IT时报》记者发现大量玩家被套,与此同时也有玩家开始甩卖,因为“价格只会再跌”。但也有坚挺的声音,认为迅雷币有应用场景,和空气币存在区别,预估五六月份会有价格回升。何去何从,莫可辨析,但眼下的链克,萧条尽显。
1玩家炒“鸡蛋”触底
老唐是币圈里的一名“老司机”了,他自称为“老韭菜”,“我就是投机”,但他又说自己是比特币和区块链的忠实粉丝。记者采访他时,他由于身体不适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但手机还是不停地翻看着各种数字货币的涨跌起伏。
“我是经历过‘9·4’的人(2017年9月4日,国家七部委颁发政策禁止ICO,大量币价跳水,交易所被关,数字货币风向趋紧)”说这句话时,老唐露出了一丝感慨又似乎带有一点得意的神色。
9·4政策给他的资产拦腰一刀,折半了,“不过在这之前,资产已经翻了5倍,”他对《IT时报》记者表示:“一个月赚20万的感觉太爽了。”随后又补充了一句:“2个月损失15万也挺爽。”
他也参与了链克,此前以430元的价格买了玩客云(迅雷生产的智能硬件,可以生产链克),每天连上网插个存储就在家里自动“挖矿”——这是链克的游戏逻辑,迅雷的官方介绍显示,用户在消费玩客云时开启资源共享模式,便可以为迅雷提供上行带宽和存储空间,用户因此获得积分,即玩客币(链克),并可以在未来以链克换取迅雷的服务。“刚出来的时候特别火,一台玩客云卖到了2000多元,我一朋友当时就买了好几个,现在掉价了,砸在手里只能自己慢慢挖。”老唐说这句话时,有一点骄傲,仿佛他早就看出了玩客云的价格最终要跌。
他也有失手的时候,此前用一万块钱在币久网买进卖出了很多次,还在QQ群里收过“鸡蛋”(行话,玩家将玩客云硬件设备称为“母鸡”,将挖出来的链克称为“鸡蛋”,与“收鸡蛋”相对应的是“出鸡蛋”),当时4元左右收了2000多个,一直持有到现在,如今链克的价格是1.4元。
2017年11月推出时,链克价格仅为0.1元,后来大量炒作蜂拥而上,最高价曾达到9.4元,随后又迅速下跌至4元,老唐以为是抄底,却没想到“底”还远远未到。不过老唐认为链克还是有实用价值,和迅雷的生态所挂钩,他认为“链克最终还是会涨上去。”
2场外交易骚动
有人抄底看涨,有人持续看空,由此催生了场外交易的火爆。
记者发现和链克相关的QQ群大量存在,而且进群需要加群费,费用从0.9元—3.9元不等,这些群里时时发布与链克和区块链相关的信息与报道,也有很多人在群内发布交易信息。
“1.15元出‘鸡蛋’”,一个玩家在群里吆喝,这个价格算是比较低的,还有人售价1.3元、1.4元、1.58元不等,收购的人也有,1.6元收、1.45元收,QQ群仿佛成了一个集市,买卖双方各自吆喝。
一名炒币玩家告诉记者,前不久他以每个1.3元的价格买了一万个链克,最近以1.5元、1.4元的价格大量抛售,“单个价格涨幅很小,所以在收购时需要批量收购。”他坦言,自己纯粹就是炒币,快进快出,而交易方式是“群主担保,买家把钱打给群主,卖家给买家转币,买家确定币到了之后,群主再把钱给卖家,群主从中收取担保费,通常是1%的比例。”也有人囤币不出,据这名玩家介绍,他有一个朋友在2元多时买了十万个链克,“他本身是看涨的,但现在跌到了1.4元,所以持续持有,希望价格回升。”
对消费者或持币者而言,二级市场流通哄抬价格才是最大的追逐点。玩家网、玩客家等链克交易平台显示,4月2日的链克24H周期成交量约475万,成交价在人民币1.43元/个上下浮动。不过,在币圈运营多年的荣志清(化名)认为链克会涨上去,并给出了具体的数据:“到了五六月份,可能会涨到五六块钱。”他的理由是“这里面有场景,不是完全的炒作。”
3 场景应用有限
数字货币在金融政策强监管的态势下,熊市一直持续,主流货币如比特币、以太坊等价格不断下跌,持续缩水,在大环境影响之下,链克的价格也一路下跌。尤其是今年1月,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在针对虚拟币的风险警示中提到了ICO的变种IMO,并直指迅雷链克有变相ICO的风险。
从微信指数上可以清晰地看出政策对玩客币的影响:3月25日,玩客币的微信指数仅为3960,单日跌幅达到27.9%,而在1月9日最高峰时,玩客币的微信指数为68391,足足是现在的17倍。玩客币自2017年12月底经历了一波狂飙猛进,微信指数一路上扬,但监管方明确表态后,1月21日开始,玩客币的微信指数迅速回落,由46113的高点降落到15942,自此便在1万上下徘徊,直到3月25日达到3月来的最低值。
尽管股价、链克都陷入了低潮,但乐观的玩家都坚定地认为链克和其他空气币不一样,因为迅雷有应用场景。
2017年12月开始,链克的应用场景开始落地。第一个应用场景“摘星之旅”,来自于迅雷拍卖平台,通过“链克”兑换“拍币”,抢拍成功之后,可以对一颗星星进行命名。迅雷对链克的最初规划,是能够兑换“网络加速服务、云存储服务、共享内容服务”,这样的边缘化场景应用显示不能让持币者满意,一个月后,迅雷正式启动了“链克开放平台”接入申请,希望能够提供更多应用服务。
但是尴尬的是,目前链克的场景仍旧十分有限,除“摘星之旅”的链克拍卖外,仅迅雷直播、迅雷U享版可以用链克兑换服务。这些链克的用户,持币者参与度如何,未来会有多少应用场景计划落地,迅雷截至发稿前未给予回复。
4 区块链会是迅雷的未来吗?
对于迅雷本身而言,2014年上市之后,始终未能摆脱PC时代那个“下载工具”属性的标签,并相继押宝共享计算、直播、VR、人工智能等。今年3月中旬,迅雷发布了2017年Q4财报,数据颇为亮眼,总营收约为8240万美元,同比增长128.5%,环比增幅83.9%;其中增速最为迅猛的是云计算收入,同比增长高达517.2%。在玩客云、星域CDN等云计算业务明显增长的影响下,迅雷Q4毛利润环比增长149.8%。
或许受大盘影响,好看的业绩并没能停止迅雷股价下跌的脚步,3月15日发布财报后,半个月来,迅雷的股价从14美元左右一路下行到10美元左右。但按照迅雷2018年的计划,区块链在今年将与迅雷的业务进行更深层次的结合。“迅雷今年主要做三件事情:一是共享计算持续发展和壮大;二是下载跟版权链结合做转型;三是拓展海外市场。”这三件事与区块链紧密相关,陈磊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区块链在迅雷整个体系里面有两个应用场景,一个是共享计算,一个是迅雷传统下载业务。”根据迅雷财报透露,近期计划将共享云计算场景从传统CDN领域扩展至IaaS领域;同时将玩客云节点布局至终端用户的家庭设备上,壮大迅雷现有的区块链生态。
不过,也有人并不看好“共享计算”的前景,网贷之家CEO石鹏峰表示,类似项目几年前就有,迅雷自己也做了很多年,这一项目成功的关键并不在于其是否借助区块链概念,而在于分布式CDN本身的技术细节和运营模式是否行得通。
DAEX基金会主席谷燕西则表示,在区块链的应用方面,现在大家都想着在各自的领域应用区块链,以达到其目的。但是区块链技术只有在适当的应用场景,才能发挥它的巨大价值,譬如贸易金融。在其他的应用场景,区块链技术未必就是最适合的技术,如果硬要使用区块链技术,可能适得其反。对于迅雷,最关键的问题是要明确它的未来是否是区块链应用的最佳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