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2 时报快评-
2时报快评
  • ·NB“倒逼”FDD牌照成功 但移动受益有限
  • ·无标题
  • ·无标题
  • ·公安部拟规定:窃取个人信息即使不构成犯罪也处罚

NB“倒逼”FDD牌照成功 但移动受益有限

  

■钱立富
因为FDD LTE和TD-LTE这两张牌照,国内运营商纠结了很多年。
FDD LTE是国际主流4G技术制式,TD-LTE则扛着国产4G技术标准的大旗。为了让TD-LTE“茁壮成长”,主管部门一开始就选择了国内运营商中实力最为雄厚的中国移动来建设和发展TD-LTE,并且让中国移动提前“抢跑”,2012年就已经在国内一些地方试商用TD-LTE。这个时候,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只能发展自己的3G业务。
2013年12月,主管部门终于向三家运营商都发放了4G牌照,不过都是TDLTE牌照。对于中国移动,这吹响了它TD-LTE 4G业务全面商用的号角,而对于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来说,没有太大意义,他们想要的FDD牌照还没有。
看着对手发展4G业务,自己却没有趁手的“兵器”,电信和联通难免心焦。所以在2014年6月,主管部门批准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在部分城市开展LTE混合组网试验的时候,时任中国电信董事长的王晓初说了句颇有诗意的话:“春天来晚了,但不意味着春天的百花齐放会过去。”很显然,对于FDD牌照的发放,虽然觉得有些晚了,但是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还是很高兴。不过这个时候中国移动并不开心,因为它也想获得FDD牌照,但是却得不到。
这些年,中国移动对FDD牌照念念不忘,不时表达出希望拿到这张牌照。2015年3月,时任中国移动董事长的奚国华表示,已向主管部门提出申请FDD牌照,用户FDD/TD-LTE混合组网。2017年8月,中国移动在发布半年度业绩报告时表示,向主管部门积极申请FDD牌照,以便于更低的成本加强农村地区和偏远地区覆盖。
但是主管部门一直憋着,不管中国移动怎么殷切期盼,愣是没有给它FDD牌照。原因其实不难猜,就像老师对学生说:“专心做好一件事,不要分心”,主管部门同样希望中国移动专心致志做好TD-LTE,不要分心,同时这也是作为国内通信市场不对称管制的措施之一。试想,如果当初中国移动手中既有TD-LTE牌照又有FDD牌照,在FDD产业链更加成熟的情况下,谁能确保它不会将重心偏移至FDD呢。
一晃多年过去,现在的形势和当初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一方面,TD-LTE用户规模已经超过6亿,规模已成,不用担心它“半途而废”。另一方面,在提速降费、发展NB-IoT窄带物联网等重任面前,中国移动拿FDD牌照的理由越来越足。
在去年,我就写过一篇评论《中移动借NB-IoT“倒逼”FDD牌照》,主题内容是:在发展NB-IoT的大势下,中国移动肯定会拿到FDD牌照。去年,推动NB-IoT规模发展被定义为“有助于推进网络强国和制造强国建设”,由此可见NB-IoT的战略意义极重。主管部门出台了一系列重磅政策推进NB-IoT的发展,而中国移动作为国内实力最强的运营商当然不能缺席,这给了中国移动一个强大理由:“我的TDLTE不支持NB-IoT,为了发展NB-IoT,应该给我FDD牌照。”换句话说,自从发展NB-IoT成为国家重要任务之后,中国移动获得FDD牌照就毫无悬念。而且,中国移动还有另外一个理由,在900M低频段上部署FDD网络,有利于农村偏远地区的4G覆盖。
现在获得FDD牌照,中国移动自然是受益者,就像它自己在公告中所称、外界所预期的那样:将于全国范围内大力推动移动物联网和工业互联网发展;在农村地区积极开展TDD/FDD融入组网规模应用,全面提升农村地区高速宽带移动通信服务。
但是,中国移动这次受益有限。一方面,部署FDD已经过了最佳时间,2019年5G就会小规模商用、2020年会大规模商用,现在部署FDD还不如直接将频谱重耕用于5G。另一方面,据业界消息所称,主管部门要求中国移动将900MHz低频段上的部分频谱转移给中国联通和中国铁路总公司。对于运营商来说,频谱是非常宝贵的资源,失去了低频段的部分频谱,对中国移动来说损失不可谓不大。换一角度而言,在GSM没有退网之前,中国移动在900MHz频段上腾不出更多的资源用于在人口密集区域提供高速率上网服务,但是用户在农村地区的覆盖和占用带宽资源较小的NB-IoT网络还是足够的。
由此可见,主管部门在向中国移动发放FDD牌照的同时,还是采取了制衡措施,一方面不耽误中国移动发展NB-IoT和农村地区4G覆盖,另一面又不会对电信和联通的FDD 4G业务造成太大影响,用心良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