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4 新闻产业-
4新闻产业
  • ·网约车“第二梯队”,还好吗?
  • ·中银基金揽获金牛奖、明星基金奖等多项荣誉
  • ·金立手机陷危机:营销过度?裁员一半

记者测试滴滴、美团打车、易到、首汽约车叫车成功率

网约车“第二梯队”,还好吗?

  

IT时报记者潘少颖
4月9日,易到宣布获得由上海市运管部门颁发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实现了在上海地区的合规化运营。
此前,在上海进行的网约车非法客运专项整治行动中,“滴滴在上海是否未取得网约车经营许可”受到关注。据相关媒体报道称,上海市城市交通运输管理处副处长马斐4月初接受采访时表示,截至目前,滴滴确实尚未获得由上海交通管理部门颁发的网约车经营许可。“2015年,作为一个尝试性举措,上海市交通委向滴滴颁发了‘网络约租车平台经营资格许可’,不过,这张资质证书有效期只有一年。”
当占领网约车市场份额第一的滴滴陷入“无证经营”的漩涡,原本不被看好的易到却赶超拿下了上海的网约车经营许可证,现在,美滴补贴正酣,这些原本是第二梯队的网约车平台活得好吗?

补贴高的平台叫车成功率高
  司机提不到钱、乘客叫不到车是易到曾被外界炮轰的两大痛点,去年7月,易到迎来“接盘侠”——韬蕴资本,此后,因为有了资本的注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司机提现步入正常轨迹。
当补贴战重新开打,易到首席运营官王俊曾表示,易到不会跟美团或者滴滴打价格战或者补贴战,也不会再烧钱。首汽约车相关人士也向《IT时报》记者表示,不参加此次补贴大战。没有补贴,吸引司机和乘客的筹码还有吗?
近日,记者在高峰期、平峰期在滴滴、美团、易到、首汽等平台上分别叫了短途和长途,发现大部分情况下,有补贴的平台叫车成功的概率更高。4月10日8:30,记者在这四家平台上分别叫车,从江宁路地铁站到世纪公园地铁站,路程约15公里左右,平台估价约50元。在易到上,每等待30秒左右,页面就显示“无人接单”,记者尝试叫了三次,依旧如此;而在首汽上,记者也叫了三次,每次等待约2分钟,直到页面显示“无人接单”;在美团打车上,记者等了7分钟,也无人接单。只有在滴滴上叫车时,页面显示有26人在等待,需等候10分钟左右,在等到9分钟的时候,页面显示有司机接单了。
当天18:30,晚高峰时段,记者又尝试叫了短途,里程大约2公里,和高峰期长途一样,只有在滴滴上叫车成功,且在1分钟内就接单了。“现在滴滴司机最喜欢接短途单,补贴很高,像这单原本只有14元,且要抽成,现在补贴之后,我可以拿到35元,这几天每天做10个小时左右,可以赚千元。”司机马师傅兴奋地向《IT时报》记者表示。
高峰期叫车需等候,平峰期的表现如何?4月10日10:30,记者又在这四家平台上下单从江宁路地铁站到世纪公园地铁站,这次,易到和滴滴都在1分钟内有人接单,不过滴滴司机赶过来需要5分钟,而易到司机则需要17分钟才能赶到,而首汽和美团均无人接单。当天15:00,晚高峰还未来临,记者叫了2公里的短途,这次,滴滴和美团的司机秒接,而在易到和首汽上,叫了3次均未成功。
综合比较,无论是高峰期还是平峰期,无论是长途还是短途,在滴滴上叫车均成功,首汽上均不成功,而易到和美团在平峰期都叫车成功。

没有补贴司机只接长途单
  司机和乘客的心理都是一样,一个希望多赚钱、多拿补贴,一个希望少付钱,都是看在补贴的份上。在一个滴滴易到美团车主群的QQ群中,当记者问起“现在易到、首汽好做吗”的问题时,不少车主都表示“没多少人做易到、首汽了,哪里有补贴就在哪里做,乘客也是挑有补贴的平台叫车。”
自由职业者梅师傅是易到的一名司机,他开的雷克萨斯在易到上属于豪华车型,这段时间,他的感觉是每天单量的确有所下滑,降幅大约在10%左右,但提钱是正常的。
万师傅也是易到的一名司机,他的车属于易达车型,是易到所有车型中最便宜的一种。不过,这段时间,他主要做滴滴和美团,和马师傅一样,他也是为了滴滴和美团的高额奖励才转向的。“我几个平台都开着,但重点在滴滴上,每天收入800元左右。在易到上,很多人都不接短途单,因为性价比不高,但是易到上的长途单,我还是会接的。”万师傅口中的长途单是指车费达到150元以上的订单,据他表示,他周围的很多司机都是如此,在有补贴的平台上不挑单子,在无补贴的平台上则只做长途单。
司机的理念正印证了记者的测试结果,在易到上叫车成功的唯一一单就是平峰期的长途单。
叫车无人接单或等候时间过长,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司机数量的下滑,不过对于司机的具体数量,几大平台均表示不便透露。记者观察

没有无休止的补贴
  补贴大战是网约车发展初期的产物,如今,为了争夺市场份额,补贴再起,满足了乘客和司机对补贴的期待,一场似曾相识的“价格战”再次上演,这个行业的竞争也更为激烈。不过,曾经的一些违规现象也有“死灰复燃”之势,超龄车、不达标车、外地牌车等更换“马甲”的车也被乘客屡屡碰到。记者仅在美团打车上就碰到过两三次“马甲车”,实际车牌号和手机上显示的车牌号不符,一位司机坦言,一开始,为了提升司机数量,审核比较松,轻轻松松就过了。或许,这也为日后埋下了隐患。
不过,不少业内人士均认为,这样的补贴终归是会停的。看好、占领、谋求盈利,这是网约车市场参战者的共同思路,重点是占领和盈利。作为第二梯队的网约车平台,以易到为例,现在还在复活的过程中,更需要集聚司机、提升服务,若与滴滴、美团一样采用“烧钱模式”来增强竞争力,恐怕并不能达到理想的效果。或许,补贴是让易到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冲击,但在有的专家看来,不打价格战的平台,往往会有更强的专业优势,并以服务质量和便捷度为切口,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闭合生态链。而且,对于乘客来说,更愿意看到一个在竞争的市场。图东方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