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7 热辣网事-
7热辣网事
  • ·这是“程序猿”被
  • ·滴滴“送外卖”要比美团“约打车”难多了

新华三老总怒怼“加班”员工

这是“程序猿”被

的前奏吗?

市场部几千兄弟都是无偿加班的,这是工作性质决定的!凡是要求离职的,我要求HR一律放行!谁不批,请写邮件给我,我直接批!

  

替代IT时报记者章蔚玮 整合报道
什么?员工要加班老板还不高兴?前不久,信息通信企业新华三总裁兼CEO于英涛突然在微博上开炮,炮轰对象是自家公司研发团队的程序员,嫌弃的竟然是“员工加班”。
这似乎不太符合逻辑,然而,翻看这几条微博下的评论,可以看出事情端倪:因为不加班,有些员工觉得影响了收入,而在于英涛看来,加班应该分有偿无偿,凭什么市场部几千人都在无偿加班,程序员就要有偿呢?
这道理究竟该怎么说?

“网红”老总于英涛
  于英涛最新的身份是紫光股份公司董事长。2018年4月8日,紫光股份和紫光国芯(002049.SZ)先后发布公告称,董事长赵伟国因工作繁忙,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董事长职务,且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4月10日晚间,紫光股份公告称,原公司副董事长于英涛将接棒赵伟国成为该公司新任董事长。
于英涛最早成名于联通华盛总经理和中国联通销售部总经理任上,为联通率先引入iPhone立下了汗马功劳。据说,小米的第一桶金也和他有关,当年小米刚刚起步,无人看好,也是于英涛给小米打了3亿元的预约款,并提供了运营商渠道,为小米站上风口助推一把。
调任浙江联通担任总经理期间,于英涛也以“心直口快”和雷厉风行著称。2012年3月初,浙江联通推出全省“随意打”叠加包产品,除预付费用户,其他用户只需缴纳月费3元,本地拨打浙江联通固话和手机用户全部免费,率先开启了“免费电话时代”。
2015年10月,于英涛从联通辞任进入
紫光,之后职位一路走高:从紫光集团全球执行副总裁,到掌管新华三,到升至紫光集团联席总裁(紫光集团内部仅次于总裁),再到兼任紫光股份董事长。

收入低,靠加班补贴
  这次引发风波的新华三,是紫光控股的一家合资公司,其中紫光控股51%,HPE(惠普拆分出的新公司,专注于企业级硬件、软件、解决方案)控股49%。在论坛上,有人这么形容这家企业,“早期H3C的骨干人员基本上由华为人组成,继承了华为的狼性文化,两家公司的基因非常像。”
关于这起爆发突然的口水战,从网友的评论中或许能看出一些端倪:“比较有底气了呗,去年10月,新成立了一个公司,挖了外包公司上千人,省下了上亿外包费。今年不让正式员工加班,省下了上亿加班费。而且现在有挖过来的上千外协同事,正式员工走几个不care”“之前公司研发人员加班水分确实有点大,很多员工就是过来刷卡,然后玩游戏,呆一天。理解公司想挤掉不实加班水分的做法,但不理解于总在微博上公开开撕的行为。”
根据“一点博主”透露,新华三一直都是以“加班工资高”而闻名,其HR在招聘时毫不避讳地用这一点来增加谈判砝码。对此,有程序员也在评论中指出,“工资比同行业低两成,加班费有三成。这样一比还多了一成。”

IT核心正在转移
  无论什么原因,一直被外界看作是“金领”的程序员们竟然也会因为工资太低而闹上微博?
事实上,新华三的加班费事件不是单一事件,随着最近两年通信行业4G进入建设饱和期,订单下滑,通信行业的产业链为节省开支采取了不少动作。其中,华为2017年被传出有计划清退34岁+的研发人员,去年底中兴的“年到40、人过半局”的研发工程师欧建新被逼辞职后的坠楼,国外、爱立信也隔三岔五地大规模裁掉研发人员,甚至常年被誉为最佳雇主的微软也陷入裁员泥淖中。
目前行业的状况就是,1%的优秀程序员还在凭借其天才的想法建构新世界,而剩下普通码农逐渐变成搬运工,从开源社区中复制一段核心代码,改头换脸一下,就变成了所谓的自研产品。在这个过程中,对码农的要求很低,只需要看得懂基础的编程语言,按照别人搭好的架构进行搬运、填充,需要动脑子的地方不多,并不需要多复杂的培训就能上岗,这个行业中个体的价值就相应下降。正如新华三能够通过雇用一大批低廉的外协来完成研发工作,自然不想付出高昂的加班费让正式员工去完成同样的工作。
另外,AI正在快速成熟兴起,格式化、标准化的编程工作是机器人最擅长的事情,低成本、效率高、24小时工作,甚至代码质量更高,智能机器人毫无疑问正在颠覆程序员这个行业的优越性。
时代浪潮滚滚,谁也没法随意更改它的进程,珍重啊,程序员!(部分选摘自“悲了伤的白犀牛”的《新华三的“加班事件”说明码农的时代已经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