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1 时报要闻-
V1 时报要闻 下载阅读 下一版
1时报要闻
  • ·高价买关键词、提高佣金都能提高携程排名
  • ·淘宝、京东“狙击”拼多多

微博大V炮轰携程“豪华型酒店不如三星”记者亲测:准四星“混入”五星豪华队伍

高价买关键词、提高佣金都能提高携程排名

正在营业的“豪华型”酒店里,竟然有一间正在装修的房间。

  

深喉解密IT时报记者戚夜云摄影报道
在携程预订五星级酒店,到店后却发现还不如三星级酒店,这样糟心的体验,被知名媒体人王志安碰上了。他在微博上公开点名批评携程,认为酒店评级标准不够客观,容易误导消费者。
尽管携程公开回应称将持续改进酒店评级规则和评分机制,但《IT时报》记者实地调查发现,类似“货不对板”的酒店并不在少数。4月18日,记者在携程上订了一家位于上海浦东机场附近的“豪华型酒店”,入住后的体验甚至比王志安还糟糕:有洞的被子、没擦干净的洗漱台、不满的润肤露、没有浴袍、没有迷你吧、没有游泳池,更令人无法忍受的是,走廊尽头竟然有一个房间在装修,由于隔音效果很差,从早上7点开始,高分贝的电钻声便一直如“魔音”一般围绕在记者耳边。
这样的酒店怎样进入等同于五星级的豪华型酒店行列?多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详细解释了携程在审核、排名等方面的机制,宽松的审核、高额的佣金率、排他性的合作等等措施,都可能助推这些“货不对板”的酒店跻身高星级。
法律专家表示,如果消费者感受与星级标准有较大差距,作为酒店背书方,携程涉嫌隐瞒事实,欺诈消费者。

记者实测名不副实的豪华酒店
  4月18日,打开携程App,记者以五星/豪华、低价优先为关键词搜索,显示结果中排序第二位的是丽豪国际大酒店。再以浦东机场核心区、五星/豪华为基准搜索酒店,自动智能排序第一位的还是丽豪国际大酒店。于是记者下单,订了一间高级房。
晚上9点多,记者到达酒店,门口并没有门童接待,进入大堂,丝毫感觉不到五星级酒店应有的奢华气派,简单的老式装修,更像是连锁经济酒店。很多人在排队办理入住,前台只有两名工作人员忙碌着,十多分钟后,记者才成功入住,好消息是,记者订的高级房被升级为豪华房。
到达房间所在楼层后,两个细节让还未进房间的记者吓了一跳。第一,房间隔音很差,记者在走廊里可以清清楚楚听到一个房间里的客人正在打电话,商量着“明天去奉贤”;第二,走廊尽头有一个小屏风,屏风后挂了一面工地上常见的红白蓝编织袋,似乎在遮着什么,记者走过去掀开一看,是一间毛坯房,房间里到处是水泥、砖头,还有裸露的线缆悬吊在墙上。
尽管是豪华房,但房间清洁问题较为严重。卫生间里的洗漱台上,一块块污渍显得很刺眼,记者拿纸巾擦了一下,污渍消失了,这应该是清洁未做到位。洗漱用品就更一 言难尽了,洗漱台面上的两瓶润肤露均是未满状态,感觉像被用过。记者让客房服务人员换新之后,对方竟然给记者拿来两瓶外包装有污渍的沐浴露。
配套设施也一切从简,没有浴袍、没有迷你吧,冰箱内没有食品酒水,没有提供文具用品,整个酒店配套也是从简,没有商场、没有游泳池。这样的酒店真的是五星标准吗?
携程上,这家酒店“待改善”的评论高达497条,很多用户表示这不是一般“国际酒店的标准”,更像是“普通商务酒店、便捷酒店”。而当记者向前台人员询问时,酒店工作人员明确告诉记者,他们只是准四星。为什么在携程上显示是五星/豪华?工作人员表示,“很多年前,丽豪酒店是这片最好的酒店,携程就给了我们五星,这么多年没改过。”

准四星“混入”五星豪华阵营
  中国的酒店星级评定体系有一套严格的流程和申报体系,甚至还有一套国家标准《<旅游饭店星级的划分与评定>(GB/T143082010)》,其中五星级酒店由酒店自愿申报,文化旅游部(原国家旅游局)审核评定。
在携程对王志安投诉的说明中,这样写道:按携程相关数据统计,目前国内酒店数量超过40万家,而国家挂牌的星级酒店不到1万家,超过97%的酒店无法让用户获知等级信息作为参考。鉴于此,携程推出酒店“钻级”体系。在外部显示中,明确区分“国家挂牌”和“携程评级”。例如,国家挂牌“五星级”,外网则显示“五星级”;携程评级4.55钻,外网则显示“豪华型”。
携程App页面上,“豪华型”和“五星级”放在同一个选择栏内,这很容易让消费者误认为两者属于同一档次。除了这家准四星的丽豪国际大酒店被放在“豪华型”阵营,记者又联系了多家同样在携程上被标注为“豪华型”的酒店,比如崇明东滩会议中心、悦隆酒店,酒店人员均表示自家是准四星酒店。而被称为中国最贵酒店的上海养云安缦酒店,竟然只在四星/高档区。(下转第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