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8 时报独家-
8时报独家
  •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电商便利店

京东日开千家便利店 阿里一年万家小店 记者实地探访: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电商便利店

“夫妻老婆店”成为线下电商便利店的香饽饽。

  

IT时报见习记者李蕴坤
新零售、无界零售、智慧零售,在线上流量红利渐失的催促下,电商再次将触角伸向了线下战场,瞄准了堪比星星之火的便利店。三四线城市以及农村市场的夫妻小店成为电商巨头眼中新鲜的流量入口,京东、阿里、苏宁纷纷加紧布局线下便利店,利用自身供应链与物流实力,意图带起燎原之势。
京东集团CEO刘强东近日宣布,年底前京东每天要开1000家便利店,届时每300-500米之间便会有一家京东便利店。在此之前,阿里也启动了天猫小店挂牌改造计划,并称2018年要在全国落地10000家天猫小店。除了大有“农村包围城市”之意的京东和阿里,苏宁小店则打出了解决消费者“最后一公里”痛点的旗号,号称要提供一小时闪送服务。
《IT时报》记者实地走访了三家电商平台的线下便利店,看看这些打着“新零售”旗号的小店,能否撑起再造第二个“京东”“阿里”“苏宁”的重任。

京东便利店:品牌效应为“夫妻店”加分可选择商品种类略少
  位于浙江省嘉兴市东南郊区永利村一带的世合理想大地楼盘,中心区块是占地3平方公里的生态小镇,周围又被8平方公里的田园环绕,在空旷的郊区大有种世外桃源之感。离了主干道,沿着农田间的小径走向别墅区,一路上除了站岗的保安并无多少人烟。随着越来越深入,偶尔可以看见停在路边的货车和毛坯房里建筑工人的身影。
步行了20分钟左右,直到小区的尽头,“人气”低迷的状况才稍稍得到缓解,“京东便利店”大红色的招牌撞入眼帘。走进便利店,300平方米的门面储量惊人,左侧门摆设了蔬菜、生鲜等物,右侧的主要陈列区则铺设了近十排货架,不仅覆盖了饮料、零食和洗发露、洗洁精等快消类日用品,还引入了大量的五金配件,诸如螺丝刀、水泥钉、锤子、带锯钢泥板等,与油漆涂料刷、纱手套、帆布袖套、草帽、套鞋、雨衣等装修用具和劳保用具一起占据了几排货架。
虽然业主尚未入住,但已经在3平方公里的小镇上形成“垄断”格局也不失为这家京东便利店的独到之处。店主蔡先生对记者说,现在店里85%的顾客都是装修工人,因此货架上才放置了大量相关工具,等将来交了房有住户入住之后,货架上的商品也会做相应更新。在店内用餐的民工师傅也告诉《IT时报》记者,装修别墅的工期较长,可能要待半年,预计他们仍会是便利店消费的主力军。
蔡先生于2017年9月加盟京东便利,12月开始营业,虽然也从京东旗下的一站式B2B订货平台“掌柜宝”上进货,但并不足以覆盖自家店内所有的品类,“我店里有两万个品种的货物,掌柜宝上只有几千个。”
除了掌柜宝,蔡先生的货物都由厂商直供,而蔡先生选择加盟京东便利店的原因,也是顺应世合公司的要求,“当初想盘这个店面,物业公司说要入驻大品牌,所以就加盟了京东。”可见京东的品牌效应辐射不小。
但如果没有上述“一家独大”的地理环境,“京东便利”的品牌光环似乎难以发挥同等的辐射威力。嘉兴的另一家京东便利店坐落在王店镇百乐路的边缘,处于社区主干道的外围,百乐路上同类型的平价超市已有数家,且都比京东便利店更靠近社区,另外还有一间大型的尚购超市。当记者向百乐路上的超市店主询问京东便利店的位置时,得到的答复却是从未听说过这家便利店,可事实上,京东便利店与他们仅有几百米之遥。
这家京东便利店的店主陈女士表示,自家店面太小,仅仅是个30平方米的小卖部,去年年底看中掌柜宝的进货渠道和京东的品牌效应才决定加盟,掌柜宝上的疯狂夜市会时不时推出实惠的爆款活动,例如购买蓝月亮洗衣液满188元赠抽纸6包。虽然会抢购掌柜宝上的秒杀折扣,但陈女士的进货仍有一半是来自镇上的批发部,不仅在部分商品上有价格优势,而且对方承担运费,替她节省了不少成本。
比起京东为加盟店提供的装修、运营等方面的指导,店主更关心的还是选址和价位方面的问题。在几个京东便利店的加盟交流群里,就有不少有意加盟的观望者分享着选址难的困惑。

天猫小店:在家门口买到“线上爆款”
  天猫小店店主的App名为“阿里零售通”,一位负责线下推广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天猫小店提供的改造店铺服务仅限于店面统一装修和对商品细分的建议,后期成熟以后,可能会为小店接入支付宝、淘宝的流量入口,比如在线上购物时阿里大数据会优先提示消费者附近的天猫小店有货,可以直接去买或者选择送货上门。但该功能测试一段时间后,端口已经关闭,“关闭的原因应该是考虑到天猫小店覆盖范围还不是很大,如果一个城市有几百家天猫小店,那完全可以成为消费者的选项之一,但如果门店数很少,开通入口就显得为时过早,会带来不好的用户体验。”这位工作人员分析。
从入驻要求来看,天猫小店申请门店需缴纳1万元保证金,每月从零售通上的采购额不低于1万元,并且在门店首选位置提供一组天猫专属货架。目前已经在常州开出的天猫小店里,除了常见的食品、酒水、日用品等,天猫超市的推荐商品会上架“天猫货架”,且一些高档进口食品也出现在了货架上,而以前这种社区小超市基本上不会进这些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表示,电商巨头由线上转向线下,既是适应新零售背景下线上线下融合大势所趋的需要,从而引入新的交易量增长点,也是线下农村地区电商互联网渗透率较低的背景下迫于无奈的举措。京东便利店和天猫小店非常神似,将多年来积累的品牌商、供应链、大数据、支付、物流、金融体系开放输出给线下的商家,从以往赋能线上用户的2C方式转向2B,本质上仍是一脉相承。

苏宁小店:不做加盟坚持自营
  不同于京东与阿里的加盟模式,苏宁小店采取直营模式进行线下扩张,对标传统便利店。
在嘉兴市江南摩尔中心的苏宁小店,紧挨着苏宁易购,背靠购物中心,正面和侧面被居民区环绕。踏进店门,迎面而来的就是颜色鲜艳的水果货架,几乎占据了店面的一半空间,苹果、香梨、鲜橙、西瓜等均有多个品种提供,且有不少正在打折,例如3.99元/斤与6.5元/斤的西瓜,因此进店购买水果的长辈不在少数。
苏宁小店方面人士表示,店面主要分为社区店、CBD店与大客流店三种模型,由此构建差异化的商品品类与供应链支持。以《IT时报》记者走访的社区店为例,为满足五口之家基本生活需求,侧重于蔬果、生鲜与较为全面的非食日用品。店内的人员配置也相当充足,加上店长一共有5名店员,不仅时时调整商品(尤其是水果)的陈列,当顾客在水果柜台前流连时还会积极向其推荐优质果品。可见社区店在生鲜水果方面的重视,而苏宁小店所依托的供应链支撑不仅是自家投资的易果生鲜,还有3月刚和上海苏宁小店达成战略合作的海航冷链,借此提供东南亚水果直送的新鲜速配。
店员的另一项重点工作就是关注网上订单的变化,采用“便利店+App”模式的苏宁小店进行的是线上、线下双中心运营,用户可在App内下单,例如预订早餐,再到门店自提,也可扫码购物。不过扫码购物的实际操作比想象中困难一些,按照店内指示的购物流程,需要先扫描门店定位码再扫商品条形码进行支付,但定位码必须水平对准才能扫描成功,对此记者屡试屡败,最后才在店员帮助下操作完成。
虽然直营店所需的人力和运营成本显而易见,但店员确实扮演了必不可少的协助角色,同时还为消费者提供一小时配送服务,即在App内下单后在家静候小店配送员的上门服务,为便利店弥补最后一公里的商业短板。 (下转第1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