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9 新闻产业-
9新闻产业
  • ·被黑市“抢走市场”的大数据交易正规军
  • ·国内外监管趋严
  • ·益盟智投欲做个人投资市场的“新东方”

国内外监管趋严

  

上接第8版
如此风险近乎赌博。四达是个资深程序员,他甚至设置了一套程序帮助自己计算平仓的时刻,但一样没能抵挡3月30日的风暴,“我一直都是20倍杠杆,5个点的波动就爆仓,虚拟币市场5个点的波动太正常了,散户都是赌。”四达直言。
正因为高杠杆的虚拟货币期货风险巨大,在中国,司法机关对此类交易持明确反对态度。近日,中国江苏网发布的消息称,江苏省宜兴法院,公开审理了一起虚拟货币投资纠纷,投资人吴某委托另一位投资人双某通过境外网站投资虚拟货币,最后血本无归,吴某要求双某偿还本息,但法院认为“投资和交易蒂克币的行为虽然属于个人自由,但不能受到中国法律的保护,且该境外网站含有一定博彩性质,在中国电信管理机构并未登记备案,在该网站上进行的相关经营活动并不受到中国法律的肯定性评价。”一审判决吴某自担投资损失。
江苏省宜兴法院对虚拟货币投资纠纷案的判决,已不是我国首次通过判决形式否定数字货币交易的合法性。对此,原第一财经评论员、财经学者张晓峰表示,国家明令禁止数字货币交易所,如果玩家强行参与肯定不受保护,当然,玩家可以到交易所注册地所在的国家投诉或者报警,按照当地的法律来走流程。但成本相当高昂。张晓峰建议玩家应谨慎入市,“ICO和比特币的金融属性,与国内体制完全相悖,从事高杠杆的交易,和赌博没有任何区别。”张晓峰直言。
随着数字货币交易在2017年、2018年成为全球热点,各国对交易所的态度也在不断变化,日本、澳大利亚都提出交易所需要在国家监管之下。
日本对虚拟货币交易所持支持态度,但必须只有金融厅·财务局授权的从业者才可以在日本国内从事虚拟货币交换业务,这就是著名的“登录制”,也就是说平台必须在国家的监管之下。
4月10日,日本数字货币商业协会JC
BA在金融服务管理局FSA委托的研究小组会议上提交了一份报告,分析了2017年17家主要交易所的各项数据。数据显示,由于数字货币投资激增,日本在2017年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货币交易市场,其中比特币的年交易额从2014年的2200万美元增至2017年的970亿美元,三年内增长340%。
澳大利亚则在数字货币监管领域再添新规,根据澳大利亚交易报告和分析中心AUSTRAC网站上公开的信息,今年4月3日起,所有在澳大利亚提供数字货币兑换服务的企业,都将受到新的反洗钱AML/计费出发功能CTF法规的约束。数字货币交易所必须向当局登记,并承诺遵循各类审查流程。新规生效以来,已有三家数字货币交易所获得许可,其余的必须在5月14日前开始执行。
泰国财政部表示数字货币征税草案已由国务委员会通过,并拒绝了新兴数字货币产业希望政府政策支持数字货币的建议。财政部长Apisak Tantivorawong要求官员继续执行该法案,并按规定征收15%的预扣税。
中国对数字货币交易以及数字货币期货交易的态度十分明确,OKEx维权者向中国证监会投诉后获得回复是,中国证监会未批准任何交易场所开展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期货交易。中国期货协会表示,OKEx上的数字货币合约交易符合期货交易的属性,但却没有从事期货的业务资质,因此,OKEx从事的是非法期货。
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杨东则公开表示,有必要加强穿透式监管,针对符合“证券”特征的ICO项目,无论其对外如何表述,都依据证券的相关规定要求加以监管。同时建立黑名单制度,对于有问题的境外ICO项目,无论其运营主体和主要负责人国籍如何,都将其主体和相关责任人列入黑名单,禁止或部分限制其今后在境内开展活动、从事相关金融业务。还可以开展跨境监管合作,与世界其他国家共同采取措施保护金融消费者的合法利益。(应采访对象要求,万鑫、王长坤、丁丁、四达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