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5 新闻产业-
5新闻产业
  • ·线下3C消费金融:捷信独大 亦有隐忧
  • ·联众“坐庄”36人被捕“德州扑克”巨额涉赌
  • ·斑马技术发布新一代智能打印机系列

线下3C消费金融:捷信独大 亦有隐忧

手机卖场里的“消费金融战”,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IT时报见习记者李蕴坤
目前,在国内的22家持牌消费金融公司中,捷信作为银监会批准设立的首批四家试点消费金融公司之一,俨然居于行业前辈的地位。面对铺天盖地的网贷大潮,捷信长期贯彻的线下地推模式也从未离场,甚至在多家同行企图分食线下场景时,捷信一度凭借零息促销的杀手锏粉碎了“分足鼎立”的门店格局,独揽线下门店资源。
只是,风光背后,亦有不少隐忧。

县城里的驻店“一哥”
  过去,硝烟弥漫的手机分期线下战场时有出现在媒体的视野里,一户门店里簇拥着数家分期柜台,捷信、佰仟、买单侠等均在其中,十分热闹。如果有用户打算选择分期购买手机,那么就到了他们拼价格、拼服务的时候了。
当单一场景下的获客手段集中在价格优势上时,战局便立见高下了。曾在湖北恩施市巴东县担任捷信驻店销售的方华(化名)告诉《IT时报》记者,即使在她们的小县城里,一家手机店里也有几家消费分期公司“安营扎寨”,不过她笃定地说:“竞争不算激烈。”“有单的话,商家都是先推荐捷信。”方华说,之所以能享受到商家的助推,是因为捷信会向商家提供返利,“捷信办单多的商家,三个月的返利就有一万多。”除此之外,价格同样是捷信的加分项,方华提到,其他分期公司的利息都比捷信高,如果捷信和另一家分期同时给客户介绍,捷信的费用会便宜几十到一百多元。
于是,在价格和优先权的双重碾压下,别家分期公司只能“吃剩下的”,办理那些被捷信拒绝的客户和订单。“他们(捷信)甚至不需要专门安排人员驻店,只有在接到某家门店的办单电话时,这些分期公司才会派人到场。”方华说道。

捷信在“明”,花呗在“暗”
  如果在小县城的分期战场上,战局已经明朗,那一线城市的局势又如何呢?《IT时报》记者来到上海市长寿路上的中国联通门店,紧凑的店面里仅有捷信一家分期柜台,“独霸天下”的态势颇为明显,不过捷信的工作人员并未在现场值守。
当记者向联通店员咨询捷信分期时,对方忽然抛出另一根橄榄枝:“你要是拿不定主意,用蚂蚁花呗也可以办分期。”店员还表示,用户若对捷信分期有兴趣,打个电话,对方很快就会赶来,操作模式与方华形容的“流动办单”相似。
在天潼路的迪信通卖场里,分期竞技台上同样是捷信在“明”,蚂蚁花呗在“暗”。店门外唯一挂着的分期招牌就是捷信的“零首付、零利息”的大促销活动,店内所有低于4000元的手机价格牌上也都注明了捷信的8期免息购机福利。
当被问及是否还有其他分期公司入驻时,工作人员先表示迪信通只和捷信合作,直到记者主动提及蚂蚁花呗时,对方才称也可以通过花呗办理免息分期,不过会受到额度和征信的制约。因此,工作人员大多推荐捷信:“有银行卡和身份证就可以送后台过审了,分8期买手机很划算,买的人比花呗多,而且还送一年屏幕保修。”相比之下,“隐形”的蚂蚁花呗似乎不易突围。
据方华过往的销售经验,捷信的征信审核并非没有挑剔的地方,“不管有没有逾期,最近三个月内申请过网贷的都会被拒单。如果办过捷信贷款,还款三期且没有逾期后,才能再次申请捷信分期。”

品牌商看上“消金线下市场”
  时至今日,强势品牌商的威胁已不再是无稽之谈,正一步步逼近消金领域,成为现实。对捷信等曾经的线下金融头部市场主导者来说,银行、互联网巨头,甚至手机厂商等都对该领域虎视眈眈,蚂蚁花呗、微粒贷等强势BAT网贷平台都具备了未来垄断某个消费场景的强大能力。
尽管长期坚持地推、驻店推广模式的捷信依然在利用线下场景斩获客源,凭借与迪信通、苏宁等零售商的合作获取主要业务来源,可线下运营对于人力物力和消费场景要求也会给捷信金融带来不小的成本压力。
根据其最新披露的数据显示,其在全国312个城市有23万个POS及贷款点,拥有全职雇员7.1万人,这些都是不可忽视的成本。一位捷信业务员向《IT时报》记者透露,通常分期购买一款手机,业务员能获得的提成很低,仅有30~40元。
易观发布的《2018年3月消费金融Top10榜单》也指出,2018年第一季度,捷信金融活跃用户增长陷入疲软,3月用户规模下降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