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7 新闻通信-
7新闻通信
  • ·四年“烧掉”80亿:只留下一地鸡毛
  • ·博信股份亮相CES 用AI开启智慧未来
  • ·刘强东谈成功

腾讯、吉利联手“掘金”铁路WiFi 一位行业“先烈”回忆往昔:资本野蛮、市场混乱

四年“烧掉”80亿:只留下一地鸡毛

  

IT时报记者章蔚玮
“希望腾讯与吉利的入场,能在铁路WiFi这个混乱的市场理出一条头绪。”由由(化名)在朋友圈写下这样的感叹,他是铁路WiFi行业的“老兵”,不过在今年初他抽身而出。
6月6日,腾讯和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联合宣布,成功中标动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49%股权转让,未来将共同经营铁路WiFi服务。
成立于2017年12月20日的动车网络科技是目前中铁总公司旗下唯一经营动车组WiFi的企业。这也是继铁路WiFi行业经历民间资本“横冲直撞”、大规模烧钱后,由铁路部门官方成立的首家WiFi运营企业,再加上腾讯与吉利等民营企业的加入,是否能就此改写铁路WiFi混战的格局?

曾想砸15亿建卫星WiFi
  年旅客运送量达17.1亿人次,覆盖人群约2亿人的铁路动车拥有让所有互联网企业都羡慕的高流量入口,但这些流量对于铁路WiFi运营者而言,更像是无法消化的饕餮大餐。
由由所在的铁路WiFi运营企业曾经是这个行业内规模最大的科技公司,拥有国内2/3以上的铁路候车厅WiFi热点运营权。不过就在今年2月,由由所在的公司宣布全面停止运营,留下的除了财务账面上不足2亿元的现金,还有满地价值上千万元的AP盒子。
由由是最后一位离开公司的员工,他目睹了这些年来公司的命运轨迹:如何用资本开路,“野蛮”进军铁路WiFi市场,又是如何把80亿元现金烧到只剩下1.7亿元。
这家坐落在上海CBD的创业企业,依靠着背后母公司——一家从事矿产开发的实业企业,几年前开始浩浩荡荡向WiFi行业进军,这被他们视为是进军互联网的重要入口。公司从上至下都怀揣着极大的热情,“老板一开始曾准备花15亿元,放一颗卫星专门建铁路WiFi。”在这家企业的创始人看来,有钱就能解决铁路WiFi发展过程中的一切难题。“高铁行驶速度最高时达到350km/h,这对于将4G信号转WiFi热点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当时我们团队的技术人员测试发现,4G信号转WiFi后速率不稳定。而当时国外最先进的做法是发射卫星WiFi。”为此,这家公司专门成立团队与有关部门接洽,试图与国家级科研单位合作研发卫星WiFi,他们甚至提出了具体预算方案:投入资金15亿元。结果第一道关就没能跨过,在提出申请时直接遭到否决。“其实也是意料之中,私人不能建卫星,国内没有这样的先例。”在由由看来,这个关于铁路WiFi的创业,一开始就带着资本的疯狂基因。

恶意竞争流量贬值
  通过卫星方式建立铁路WiFi网络的意图夭折后,这家公司退而求其次,将目光转向铁路候车大厅内WiFi热点建设。这一次,他们进展迅速,但是烧钱的速度更为迅速。
经过三年多运营,这家创业企业拿下全国183个铁路站点候车厅的WiFi建设及经营权,从硬件布设到后期运营,投入总成本达30-40亿元,“光是进场费,一年就要花7000万元左右。”
重金之下,期待中的流量也如约而至。由由告诉记者,他们所能获得的流量占到候车室内30%的客流,每10个候车的人群中就有3人连入他们的WiFi,高峰时每天能达到400万-500万人次的接入量。
但面对高流量,由由和他的团队却高兴不起来,“有更大的客流就意味着要烧更多的钱。”由由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带宽费、短信费(上网验证码)、电费、公关费,一年下来运营成本高达上亿元。
而在市场状态最好的时候,广告年收入也仅在千万元。依靠广告收回投入,几乎遥遥无期。

“烧钱”之后一地灰烬
  与此同时,整个市场竞争变得白热化,而且不理性。烧钱换来的流量不断贬值,越来越多的运营铁路WiFi企业用白送广告位掀起市场恶性竞争。“这些WiFi运营企业有的运营绿皮火车上WiFi,有的在火车站外围建WiFi,获取客户普遍净值偏低,以至于‘白送’广告,厂商热情也不高。”由由表示。
找不到合适的运营模式,钱越烧越少。从2017年7月开始,这家创业企业开始遣散员工,曾经挤满一层楼的上千名员工在半年后只剩下不到10人。而野蛮生长过后剩下的就是满地AP盒子,由由感叹说,“都是行业淘汰下来的,只能家用,我们就放在闲鱼上卖,15-20元一个。”
尽管,由由现在已经离开了这个行业,但他对于铁路WiFi的未来依然有期待,他说自己前两天刚坐了复兴号,列车上WiFi全程免费,看电影不带卡顿,下载速率在800K。这是他们曾经向往建立的场景,但由于各种原因,如今却被别人实现,“这应该是通过4G与卫星WiFi相结合的方式建立的。”在他看来,或许更专业的团队加技术能为这个行业带来新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