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8 时报独家-
8时报独家
  • ·饿了么、美团“抢食”京东便利店

新零售大战6·18:半小时极速达成主战场

饿了么、美团“抢食”京东便利店

盒马是新零售领域目前最火的试验田。

  

IT时报记者章蔚玮摄影报道
“实在是没有时间打电话了。”几天前,一个上午跑了17单的骑手李丹(化名)笑着说自己终于跑起来了。他是上海市长寿路商圈内一家永辉超市的自有骑手,也是那里唯一的骑手。今年近50岁的他,对于骑手这个职业来说年龄有些大,但因为永辉的订单量一直不算多,配送压力不是很大。不久前,他甚至还主动向下订单的客人推销店里的促销商品,以提升配送业绩。但最近,情况发生了变化,中午高峰时间的配送订单出现了快速增加。
随着每年6·18大促季来临,全国大部分城市的物流体系会进入高速运转阶段,与往年不同,今年新零售加入竞争——半小时送达的极速配送向传统物流配送发起挑战,饿了么、美团和京东抢起了便利店,但同时也迎来新的困境。

半小时配送圈发起“抢人大战”
  一个工作日的下午4点,《IT时报》记者来到上海市曹家渡盒马鲜生门店,店内顾客不算多,更多的是身着蓝色制服的工作人员,他们在鲜蔬、水产、家居、个护等柜台之间来回穿梭,几分钟内,20多个配货完的订单被自动传送带运往场外,这些都是来自线上的订单。在这个繁华的市中心地带,3公里内林立的是各种办公楼与住宅楼,下班高峰前,各种订单让这里提前进入了“晚市”。现场的30多名配货员人均每小时要完成100多份订单的配货,进入6月,这个数字比以往上涨了1/3。
今年6·18的促销季普遍从6月1日开始,包括盒马鲜生、永辉、家乐福、大润发等一批来自线下的商超通过App“掌上超市”加入了战局。家居、护理、百货、食品、鲜蔬等商品,纷纷打上了醒目的6·18促销标签。在永辉与盒马的平台上,除了生鲜外,牙膏、牙刷、洗衣粉以及当季的防蚊驱虫药等家居百货成了主力促销商品,对照线上京东超市、天猫超市,它们的特点同样鲜明:品类不多,但主流品牌齐全;满减活动不多,但原始定价不高;同时,配送速度均在半小时内完成,降低时间成本成了新零售最大的优势。
据了解,为了备战6·18,盒马鲜生两周前开始在各地招兵买马,其中一线城市需求量尤其大。在盒马鲜生上海地区的一则招聘启事中,详细列明了各个区域的骑手招募人数,曹家渡、虹桥、新江湾、金桥、杨高南路等8个站点的配送骑手共招募170人。其中,仅曹家渡盒马鲜生一个站点的缺口就达到50人。
新零售和电商之间,一场物流抢人大战原本就在所难免,今年6·18,这场大战提前开战。在一位物流行业内人士看来,按照惯例,6·18前期是各大物流行业招兵买马的高峰期,但新零售门店给出的福利待遇标准会略高于传统物流行业。
据了解,盒马鲜生骑手的薪酬按照每单6元标准计费,一位上海地区盒马骑手向《IT时报》记者透露,他平时每天订单量在4050单,最近公司又提出完成1000单指标奖励1800元的激励政策,只要肯做,月收入能达到10000元上下,“订单量大,人手少。”为了应对6·18,盒马方面还在最近增加了上午5点到12点的小时工招聘,每个小时按照20元计付。
饿了么和美团外卖开出的条件也不差。除了“底薪+提成+奖金+补贴+全勤”外,还有带薪年假、节假日福利、通信交通补贴等等。综合看,外卖骑手的收入平均水平也能达到8000到12000元之间。这对传统物流行业的快递员而言有不小吸引力,一位从快递行业转行而来的骑手刘师傅告诉记者,传统物流行业的收件价在最近几年几乎没有上涨过,派件收入一直是1元/单,取件提成也在0.8元/件,即便在6·18期间,计件价也不会有明显上涨。
百世汇通、申通、圆通,顺丰、京东在6·18前夕都发出了急招启示,仅百世汇通一个分站快递员缺口就在30人。“以往物流行业内的人员流动率很高,但今年新零售创造的就业岗位不断扩大选择范围,但就业人数没有明显增加,缺人将是一种常态。”但业内人士对此并不悲观,“按照以往每天每人平均300单,一个快递员每月的基本收入在300×1× 30=9000元。收入与盒马、饿了么差距不是非常大,但这些外卖、代买的订单量不如传统物流稳定,而且对配送时效要求更高,因此,传统物流行业依然有自己的优势。”

新零售升级面临大考
  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线上互联网巨头纷纷跑马圈地,用资本“圈入”一批线下零售商超,通过技术变革与传统零售商超结成战略同盟,阿里资本入股的大润发部分门店在今年上半年启动了“新零售升级改造”,而联华超市也通过闪电购合作搭上了线上线下打通的快车;腾讯与家乐福、沃尔玛等大型连锁超市先后建立战略合作关系,推进数字化零售改造深水区。京东除了此前与沃尔玛达成深度战略合作,与腾讯共同入股永辉外,今年年初在全国范围大力推进“京东便利店计划”,刘强东更是提出,年底前每天新开京东便利店1000家的目标。
这些声势浩大的新零售升级计划,在今年6·18期间迎来第一次“大考”。从记者实地体验来看,在所有改造项目中,便利店的融合困难重重,是新零售升级中要面临的第一道难关。
坐落在中远两湾城大型社区内的京东便利店,是首批上线京东便利店小程序的门店之一。在这个20平方米的京东便利店内,摆放有5排货架,零食、饮料、家居护理、生鲜水果,甚至装修用小工具配件一应俱全,相比较上门的顾客,手机上不断响起的“外卖订单”提醒声更热闹,在美团外卖平台,他们正在举行“6·18”49-18元的满减活动,老板王东(化名)也设置了6·18专区:只要在店内消费的顾客都能领取一小罐奶粉,或者是自拍杆。尽管优惠幅度不大,但还是为店内带来不少客流。
相比较周边的便利店,他们的外卖订单数量高出50%,“一瓶水、一包香烟,甚至一条毛巾,都有人习惯叫跑腿来买。”盘下店面一年多来,王东已经在美团外卖、饿了么、京东便利店小程序上“开了”三家便利店。
王东一度期待“京东”能为他带来更多线上流量。不久前为了今年6·18京东便利店小程序上线,王东专门印刷了500张名片作为社区推广,上面专门印有京东便利店小程序的二维码,但眼看6·18临近,这批名片却始终没有派发,打开王东的京东便利店小程序,也只能看到饮料,唯一的促销活动是满35元免运费。王东说,至今没有在小程序上完成一笔订单。没有官方导流,只依靠店家自身很难运营。
在王东看来,京东提供的配送方案对于他这样的便利店来说成本太高,“1.5公里内运费5元,2公里运费8元,3公里运费10元,4.5公里运费就达到15元。”要做到为所有线上订单包邮,成本就无法控制。因此,他对于京东便利店小程序并不热衷。而他更期待的是京东App或者京东到家流量入口的开放。京东到家(达达)相关人士告诉记者,京东便利店上线计划已经在规划中,预计今年第三季度会正式开放入口。
此时,美团和饿了么已经瞄准了这批散落在社区的便利店资源池。美团外卖不仅向王东的京东便利店开放“超市”入口前三的优质入口,同时在6·18大促期间提供官方补贴。因此,王东很快便向“美团外卖”倒戈,不仅在美团外卖上铺设了几十种商品,同时积极配合平台参与大促,“我们的客流主要来自社区内居民,10个订单中有4个是来自社区居民,这些顾客对价格敏感,因此谁能给出真金白银的补贴,谁的流量更高。”
记者观察到,京东到家平台上已有沃尔玛、永辉、全家在内的一批线下零售便利店陆续上线,物流配送全部由京东入股的达达完成。根据京东到家给出的数据,预计6·18期间,达达一天单量将超过1000万。
但这个单量并不仅仅来自线下客群,京东商城、京东到家、B端商户将是主要来源。一位达达配送员告诉记者,目前6·18大促在便利商超上的体现还不明显,他们的订单更多来自个人配送订单业务。

线下零售店还在磨合
  离王东京东便利店2公里外的联华便利店负责人,不太看好便利店与线上结合的模式,“这瓶水在店里卖3元,到了线上超市就要卖4元。你买得贵,我赚得少。”
6·18期间,这家在饿了么平台上以“闪电购便利店”名义上线的联华便利店,很难适应互联网的平台式玩法。来自阿里巴巴的资本入股似乎还未辐射到这些中小型便利店。无论在饿了么,还是闪电购平台上,这家联华便利店都没能享受到新零售升级带来的红利。
这家店的负责人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在线上超市,每卖出一件商品就要支付平台20%的服务费,配送费中还有30%是由我们承担。如果同样的商品按照我们线下的标价出售,那就只能亏本。但如果涨价出售,客流就会受影响。”这位负责人举例说,线下买一瓶饮用水是3元,买一箱还能打8折,但在线上卖,价格至少在4元以上,成箱买也没有优惠,顾客买贵了,但他们也并没有赚钱,“卖得越多,亏得也就越多。”所以他正打算退出线上经营,“电话直接预定模式更适合我们这类社区便利店。”
除了这些传统商超外,沃尔玛、家乐福以及大润发都以不同形式加入到今年6·18大促中,在业内人士看来,今年线下零售店在6·18中的表现依然不及线上电商平台热火朝天,除了用户消费习惯外,在拣货效率、品类管理以及物流配送等方面,几家线下商超都要面临一段很长时间的磨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