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7 新闻产业-
7新闻产业
  • ·“最后一公里”有瓶颈 要想打通有点难
  • ·网商银行发布“凡星计划” 服务3000万小商家

“最后一公里”有瓶颈 要想打通有点难

快递末端玩家众多能赚钱的却不多

  

IT时报见习记者李蕴坤IT时报实习记者李丹琦
今年初,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推进电子商务与快递物流协同发展的意见》中提出:“鼓励快递物流企业、电子商务企业与连锁商业机构、便利店、物业服务企业、高等院校开展合作,提供集约化配送、网订店取等多样化、个性化服务。”有了政策支持,今年的快递末端市场会不会成为各方眼中的“香饽饽”?
回望近年来围绕快递“最后一公里”在电子商务和物流体系中的布局,菜鸟网络用数据服务连接多家物流公司,传统企业顺丰、圆通在线下门店上的投入创新升级,如今不少第三方创业公司也意图“分一杯羹”。竞相涌入的玩家是否能破除以往的快递末端瓶颈,都还是未知数。

菜鸟“联盟”铺设末端“大网”
  今年5月,马云在全球智慧物流峰会上宣布,菜鸟将建设一张国家智能物流骨干网,包括打造国内24小时货运必达网络。
致力于物流平台化的菜鸟网络在改造物流行业的路径上向来“野心勃勃”,申通快递、韵达股份6月14日发布公告转让全资子公司所持有的丰巢科技股权,在此之前,包括“通达系”在内的多家快递物流公司,于5月29日参与了阿里巴巴旗下菜鸟供应链全资子公司“浙江驿栈”的31.67亿元增资协议。目前,菜鸟对快递及相关领域的投资包括快递领域的圆通速递、百世物流、全峰快递;大件物流领域的日日顺物流;跨境物流领域的递四方等。
2016年开始,菜鸟便陆续对已经投资过的物流公司进行整合。阿里系持股的万象物流目前在上海铺设的网点有120个左右,主要负责运送大件货物,货物主要来自天猫超市、天猫国际、聚美、当当等电商平台。万象物流工作人员介绍,每天至少要送货2000件左右,遇到“6·18”“双11”,每天至少4000件。
此前,有消息称,菜鸟成立了“杭州喵递宅配科技有限公司”,并100%控股,将整合原先参股的落地配企业,从江浙沪开始试点。但据知情人士透露,天猫将成立“喵递宅配”的信息一经传出,就有人提前注册了“喵递宅配”,所以菜鸟已经成立的新公司可能不会再用“喵递宅配”的名字,预计今年8月将正式公布新名称。
对于菜鸟将成立的新公司在全国铺设的范围分配情况,上述万象物流工作人员告诉《IT时报》记者:“在业务区域分配方面,可能会是芝麻开门负责浙江,万象、晟邦负责华中地区,东骏、黄马甲负责华北地区。”

快递巨头凭线下门店走入社区
  早在2014年,顺丰就通过网购服务社区店嘿客展开了线下布局,很快在全国铺设了3000多家店铺。从主营物流到跨界电商和便利店,顺丰为嘿客投入了30亿人民币,但实际经营并不尽如人意。高端居民小区的定位加上直营模式的成本压力,不比加盟模式可以由商家自负盈亏,除了少量江浙地带的店铺,其余都亏损严重。
去年4月,圆通速递旗下的妈妈驿站开始进入大众的视野。以线下加盟店形式铺开的妈妈驿站,通过包裹代管、寄件服务提供“最后一公里”解决方案。目前,妈妈驿站的合作数量已经达到1.6万多家,遍布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
《IT时报》记者走访了上海徐汇区天钥桥路一家妈妈驿站。驿站距离马路有30米远,不足10平方米的房间里摆放了一个货架,上面是零零散散的包裹快件。店铺虽小,但也有两个快递员负责轮流配送。驿站员工告诉记者,妈妈驿站采取的是划区域承包的形式,本站点只接收圆通的快递,徐汇区有至少10家妈妈驿站,每天能够送货100多件,收入则主要来自于寄件,寄件量日均可达30至40单。只要向圆通公司交付加盟所需的押金,承包所在的片区后,整个街道的圆通快递就都将由加盟商负责配送。

第三方驿站发起“围城”之势
  成立于2016年的逗妮开心实行的是“便利店+快递”的模式。一位逗妮开心人士告诉《IT时报》记者,他们正在走“农村包围城市”的路线,始创于杭州,目前已触及全国15个省,主要集中在东北、西北一带,对安徽实现了全覆盖,一线城市如上海则暂未找到项目代理商。逗妮开心让用户通过微信公众号办理快递收寄业务,同时在线上推广微店,由此让快递区成为便利店和微店的导流入口。该人士表示,虽然快递属于核心业务板块,但便利店和O2O才是逗妮开心的主要利润空间点,像上海店面租金高昂,单单做驿站很难赚到钱。因此,逗妮开心将自己定义为资源共享平台,为加盟商提供采购等一系列供应链服务。
小象驿站则是以打造快递末端服务为基础,依托快递行业资源以及小象驿站社区合伙人来服务终端用户。根据小象与驿站店主签订的协议,申请成为小象驿站社区合伙人需要支付10000元平台使用保证金、15000元平台入驻费以及3000元平台技术服务费(同一经营区域首次签约时第一年予以免除),可以享受小象驿站包裹代收服务的快递公司需要向小象公司支付站点服务费(快递递送和收寄服务费用),再由小象支付给社区合伙人。
但据记者调查,小象驿站最近陷入与其“合伙人”的纠纷。自去年10月起,陆易(化名)便在上海宝山区经营了两家小象驿站,并雇佣了3名员工。小象公司为陆易对接了圆通、中通两家快递公司,每天的接单量都有200单以上,双十一期间甚至单日可收到五六百件包裹。可惜漂亮的成绩并没有如约为他带来可观的收入,今年2月之后,原有的两家物流都与小象停止了合作,导致陆易无单可接,而小象公司既没有继续为陆易接入其它快递公司,也没有结清所承诺的1.2元/单的派件费用。驿站从此被闲置,陆易告诉记者,两间驿站的租金加上人工费用就达到每月2万余元的支出,过去5个月间,自己已经亏损了十几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