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10 时报独家-
10时报独家
  • ·5G挑战

5G挑战

生态、安全都是坎

无人驾驶是5G商用最引人关注的场景之一。

  

上接第9版

AI与5G相辅相成
  提起5G和AI,人们最容易联想到的是,手机拍照时,基于大数据的智能算法为你设定最佳的拍摄模式,甚至美颜效果;在京东和亚马逊的无人仓库里还有更酷的场景,几百个先进的仓储机器人、物流机器人在仓库内快速移动,高效地分发物品,可规划的路线有超过10亿条,但它们之间永远不会“撞车”;在未来,智能驾驶能够帮助你避开塞车拥堵路段,避免与车辆和行人碰撞,甚至在你累的时候协助你一段无人驾驶……
但这些应用场景还不算最有趣的,英特尔数据中心事业部副总裁兼网络平台事业部5G网络设施部门总经理林怡颜利用俄罗斯足球世界杯向《IT时报》记者举了一个非常生动有趣的例子。“最近,美国高等法院宣布赌球在美国合法了,这让美国各个州都非常兴奋,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会是门大生意。”林怡颜笑道,“很快,有人说,5G+边缘云就能实现,而且还是最好的应用场景。”
林怡颜拿刚刚结束的阿根廷队与尼日利亚队之间的焦点比赛为例,有了5G、AI等技术的加持,人们不再简单赌比赛的输赢,而是可以赌每一分钟,例如,下一分钟梅西拿不拿得到球,梅西的射门进不进,什么角度进,点球能踢进吗?“这看上去与华尔街买股票没有什么不同,股票的价格时时变化。”林怡颜说,人们可以坐在球场里一边看球一边下注,随时参与博彩游戏,当然博彩公司也会根据大数据给出动态赔率,如果梅西状态好,那么赌他点球不进的赔率就会高一些。
5G和AI在食品安全领域的应用,令林怡颜很期待,“其实,中国有食品问题,美国也有,几个月之前,美国亚利桑那州曾发生有毒生菜致命事件。”她表示,无论美国政府还是沃尔玛这样的商家,都很难实现商品溯源,“英特尔正与业界合作利用大数据来解决这个问题,当我们把AI放在工业场景中的‘边缘云’效果会更快更好。”据悉,目前英特尔已展开此方面的测试。
类似的应用也出现在中国,在阿里巴巴的“城市大脑”系统中,大量使用了海康威视的智能摄像头,这些集成英特尔技术的摄像头能够把它摄到画面在边缘云当中进行AI分析,并加上人脸识别,对城市安防带来高效率的帮助。在平昌奥运村当中,与AI结合的智能摄像头系统可以告诉奥组委人士,15分钟、30分钟之后,人流会在哪里,并提醒组委会提前进行安全防范、人流疏散。英特尔期待,在下一届北京冬奥会上也能继续提供类似的服务。“以前都是聪明的工程师告诉你资源放在那里,现在AI完全可以告诉你。”林怡颜说,“AI和5G绝对是互补互助的,虽然现在5G还没有完全商用,其实很多AI已经开始帮助系统优化了。”
随着5G第一阶段标准被冻结,如果说5G网络建设成为各大电信运营商和产业链最关注的第一要事,那么5G商用也从畅想开始尝试落地。但这个梦想想要照进现实,并没有那么简单。
在MWCS上,中国电信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桂清提出了当前5G面临的四大挑战:生态、模式、安全和频谱,尤其是产业生态方面,整个5G生态需要原材料/元器件、终端、网络设备制造商、运营商、垂直行业等全产业链合作。

设备还需跨过测试、认证这道坎
  虽然设备厂商发布的产品已经具备商用能力,但是在真正得到商用之前,还需要经过测试、认证。
为了推进5G技术发展,我国在2016年全面启动5G技术研发试验,并分三个阶段推进实施。5G技术试验是由IMT-2020(5G)推进组牵头并实施,目前正处于第三阶段测试。根据IMT-2020(5G)推进组要求,6月之前将完成NSA相关测试。
爱立信方面介绍,6月中旬就已顺利完成了基于非独立组网NSA架构的实验室测试,包括无线接入网和核心网等主要部分。“我们的测试工作进展顺利,通过率100%。”爱立信高级副总裁兼CTO艾瑞科(Erik Ekudden)对《IT时报》记者表示,“今年下半年,爱立信一系列5G产品都会推出,从无线radio、软硬件到核心网等等。”
而在这次展会上,大唐电信相关人士表示,在工信部5G技术研发试验中,大唐已经完成三阶段非独立组网模式3.5GHz系统室内测试,怀柔NSA外场测试正在进行中。对于独立组网模式下的测试工作,现场工作人员称:“今年9月,计划开展三阶段SA室内测试,11月份预计完成SA室外测试。”
在一些产业界人士看来,独立组网是5G网络的最终目标,非独立组网只是过渡方案。“为什么这么说呢?一方面,NSA模式仅支持eMBB(增强移动宽带)场景,业务场景能力有限。另一方面,后续演进需要二次投资,综合成本高。所以我们建议运营商加大SA相关产业环节的推动力度,以期尽早尽快建设完成一张完备领先的5G网络。”大唐电信相关人士表示。

云和安全之间的平衡
  5G的杀手级业务尚不清晰,服务对象可能千差万别,刘桂清指出,传统的运营模式根本不适应5G网络虚拟化的需求。另一个值得重视的挑战是安全,5G网络采用了网络切片技术,但电信运营商的网元虚拟化部署经验少,在虚拟化网元的数据存储和安全、物联网设备隐私保护和信息安全等问题上,将遇到更多的挑战。
烽火通信副总裁范志文表示,尽管5G要求网络虚拟化,但云化网络的本质是云去IT化,网去电信化,云计算技术并不能简单地复制到电信领域,需要在可靠性、运维性等方面做大量的电信化改造。同样的道理,传统的电信网络需要引入IT行业的成功经验,通过SDN/NFV技术增强网络的敏捷性和灵活性。本届MWCS,烽火通信正式发布了面向5G的云化网络解决方案,云化网络将与物理承载网一起构成5G网络的两极,两者相辅相成。
为了避免回到之前封闭的电信产业生态,云化网络实现硬件、电信云平台、虚拟网络功能以及管理编排四层解耦是大势所趋,也是目前大部分运营商的选择。然而,解耦带来的系统集成的复杂性成为日益严重的问题,因此,系统集成能力将成为云化网络服务提供商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烽火通信ICT网络产品线总监陈晓辉告诉《IT时报》记者,为了准备这次展会的演示,即便都是烽火自己的产品,也用了7个工程师2周的时间才完成整个系统集成。如果放到实际的5G网络建设中,设备厂商的数量和复杂度更是远超预期,正是意识到这一点,烽火将系统集成上升到解决方案的高度。

离商用还有几十万行代码的开源平台
  谈虚拟网络,一定离不开的话题便是ONAP。随着网络重构的深入,SDN/NFV引入的开源项目已成为电信运营商的必选,开放网络自动化平台(ONAP)是Linux基金会下的开源项目,前身是AT&T主导的ECOMP平台和中国移动主导的Open-O平台,2017年2月份宣布两大项目合并成为ONAP。
2017年11月,ONAP的首个版本Am
sterdam(阿姆斯特丹)发布,这标志着全球顶级运营商和厂商汇聚一堂,利用共享开源平台构建统一架构,使旗下网络运营商能够自动化、设计、编排和管理服务和虚拟功能。
然而,这只是开始。目前,ONAP阿姆斯特丹版本有600万行的代码,目的是利用比较新的技术,打造一个面向NFV和SDN的自动化的编排系统,可实际中,这个目标并非那么容易实现。
阿姆斯特丹刚刚发布时,陈晓辉和团队一度很兴奋,认为终于有了可依据的成熟开源架构,但在系统开发中却发现,利用开源计划设计商用方案,绝非易事。“我们自己又写了几十万行代码,才让方案到达商用的程度。”
就在两周前,6月13日,ONAP的第二版本(北京)刚刚发布,该版本对平台的安全性、可靠性、可扩展性和性能有了更多考量,有效降低了电信运营商部署ONAP的难度,而刚刚于6月22日结束的第三版本全球开发者大会透露的信息显示,ONAP将更关注SDN/ NFV协同的云网融合、5G、网络切片等场景,中国电信北京研究院副院长张成良表示,ONAP已经在部分领域提供运营商级用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