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4 新闻产业-
4新闻产业
  • ·梓岑:争议声中的EOS“布道者”
  • ·滴滴专车升级为“礼橙专车”还将开发独立App

梓岑:争议声中的EOS“布道者”

从默默无闻到风生水起,区块链让梓岑“新生”。

  

IT时报见习记者刘慧莹摄影报道
EOS主网上线后一个月,EOS币价自6月10日主网上线当日完成一个小涨幅后,整体持续跌落。相比主网上线前夕最高165亿美元的市值,截至记者发稿前的7月4日,EOS币以78亿美元这个不到最高点一半的折戟姿态静候新一轮的起伏。
全网成功启动是在EOS主网上线5天后——6月14日凌晨1点50分,在各大交易所和钱包开发者的共同努力下,全网投票进度达到15%,按规则成功启动主网。然而,大小漏洞仍旧频发,EOS主网开发核心团队和EOS币的发行者Block.one持续发布EOS. IO的最新版本,修补底层漏洞、更新智能合约系统。
技术进程、安全保障直接关联了数字资产持有者的信心和忠诚度,而EOS 21个超级节点竞选的机制,也将资产持有者们的命运牢牢绑定在一起。《IT时报》记者近日深度采访了节点竞选者之一——Hello EOS的创始人梓岑,他是EOS忠实的布道者,素有“奶王”之称。
然而,所谓的“区块链信仰“究竟是对哈耶克自由经济的向往,对下一代区块链技术颠覆社会规则的坚持,还是仅仅因其能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信仰者”“布道者”需要用时间来证明自己。

EOS超级竞选的起起伏伏
  “区块链打造了完全独立于现实的另外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一个是‘去信任’,另一个就是权和益的重新分配,这就是区块链存在的意义。”梓岑说话间隙吐了一口烟,烟雾徐徐弥漫在几十平方米的会议室里,他的身后整面落地窗外,钱塘江西兴大桥上车来车往使人晕眩。
记者跟梓岑的采访约在HelloEOS办公室,位于杭州市滨江区。办公室所在地的登记公司实际上是柚梓科技——HelloEOS和HelloBIC的合并机构。柚梓科这间约莫两三百平方米的办公室里,被分为办公区、用餐区和会议区,容纳了20多个团队成员,梓岑说,这差不多就是他的全班人马了。
今年6月1日,柚梓科技刚刚完成preA轮融资,由汉鼎宇佑、金永信资本、天石资本、昆福投资、丰收酱香酒业等机构投资的1.5亿元人民币,如今正值公司的快速上升阶段。“这只是过渡时期,我们还在寻找更合适的办公场地,因为预期还要进行大规模人员扩张,我们需要一个五六十人的团队。”梓岑担任柚梓科技董事长的角色,就在接受《IT时报》记者采访前一天的晚间会议上,他刚刚为团队做出路径规划:“未来超级节点团队会是EOS(一个主流区块链操作系统平台)的最基础架构,所以在我的设计中,柚梓科技不光是一家BIC孵化基金,我们要做的事情特别多,节点运维技术团队、BIC资本管理团队、项目考察团队,我们还需要研究院,为EOS做代码贡献,我们要做开发者培训,还要做自己的传媒。我们将采用集团公司运作模式,可能会做EOS相关所有的事情。”
6月20日晚,HelloEOS通过投票竞选进入到第14位,成为EOS的21个超级节点之一,不过时隔数日,HelloEOS的排名就再度滑落到21名之外。因为节点竞选的缘故,HelloEOS已经成为一个EOS中自带大流量的超级IP,HelloEOS团队的日常工作也因此变得异常忙碌。

为了区块链出走国企
  区块链为梓岑的生活注入的一汪活水。在接触区块链之前,他的生活平凡得不能再平凡。
出生在普通工薪家庭,85后,大学工科专业出身,毕业后留在学校做科研,不久后考上四川重庆当地的公务员,并随后辞职来到国企,“工资够花而已。”
这种状态被一个叫作“区块链”的事物打破。2013年,梓岑初步接触区块链,成为持币者;2015年,他克服自己三脚猫的英文,翻译了一整本十多万字的《BTS入门》,挣得261块钱稿费和31块钱微信红包;2017年9月4日,梓岑从重庆的国企辞职,只身赶赴昆山,与神交已久的一个区块链底层开发团队会合;2018年年初,他脱离原来团队,成立了Hello EOS社群,与Hello BIC联合参与EOS公链超级节点竞选中。
翻译技术书籍的那段时光,是梓岑情绪处在最低谷的时刻,比特币跌到900元人民币一枚,矿厂不断倒闭,交易所多数跑路,用户开始割肉,没有比特币相关的任何一个项目和产品能盈利。梓岑回忆,当时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通过卖房子偿还投资人的钱,把募集到的资金全部清退,好在最终有惊无险。
EOS公链的诞生把游走在区块链边缘的梓岑点亮了。相比于白皮书宣称的百万级TPS,他凭直觉嗅到了更具价值的事物——EOS背后的资源和开发力量。“有几十个超级节点竞选团队,在做义工!”梓岑强调,这是其他区块链项目无法企及的,“即是实现宣称中EOS同样的性能,可是你的用户在哪儿?节点的维护者在哪儿呢?开发者团队在哪儿?媒体注意力在哪儿?交易所支持在哪儿?”“所以我一点也不担心会出现一个新的公链取代EOS。”梓岑狡黠地笑了笑。

从未间断的EOS争议
  对很多习惯了互联网技术的人来说,区块链的受众依然小众。很多人认为,他们对这门技术若即若离,是因为尚未出现现象级应用落地。对于区块链不同层级的安全性质疑,社会各界也一直不乏各种讨论,智能合约漏洞的爆出曾让红极一时的美链BEC一瞬间蒸发65亿人民币,币价近乎归零。对于这些质疑,梓岑的观点显得有些剑走偏锋。“区块链技术不是为了传统互联网所谓的应用落地而生的。”梓岑坚定地反驳道,不能用互联网的眼光去看区块链:“就好比水泥厂的老板核算自己的厂房物料,加起来给个估值,他永远不能理解谷歌估值为什么那么高,在我看来互联网时代的人也很难看懂区块链。在这个问题上我的态度可能非常招人厌恶,我觉得理解不了,你就先不要理解,我不会说服任何人来信任区块链行业。”
同为节点竞选的社群EOSCANNON创始人胖哥和引力区创始人廖洋阳并不赞同这样的观点,在他们看来,是否有应用落地是EOS是否为空气币的分水岭,没有应用落地就意味着EOS还不算成功。为此,胖哥已经成立了一个500万EOS币规模的项目基金,用于孵化在未来可能落地的优质项目。
不过即便在EOS主网上线后,公众对EOS的质疑声从未停息。EOS公链白皮书中称,主网上线后公链性能将达到百万级吞吐量,但事实上当前EOS每秒钟仅能达到几千单位的TPS,与白皮书中差距悬殊。这一现状也成为EOS代币被指责为“空气币”的主要理由之一。梓岑认为,这种情况是由于EOS创始人的路径设定问题——先通过几千TPS的速度稳定主网,稳定性越来越好之后,再将速度往上加。
然而,EOS创始团队BM在此前并未发布相关公告,这样的路径设定很难说是否只是梓岑的一厢情愿。

“跑马圈地”却同质化的社群
  EOS的诞生,催生了很多像梓岑一样的社群运营者。
在全世界范围内,EOS社群约有几十家,其中华人社群占据了这个世界的半壁江山。EOS大多数持币者都在中国,截至《IT时报》记者发稿时,进入前21个超级节点的社群中,有6家来自中国。
中国资本已经开始跑马圈地,成为EOS节点竞选社群运营的早期推手。
社群运营者中,大家公认实力最强的是引力区社区和EOS CANNON佳能感动常在社群。每个社区有自己擅长的工作,EOS CANNON以持仓最多著称;引力区创始人廖洋阳认为自己更像是个自媒体,不断有媒体内容输出,近期在产品层面孵化了一款支持一键映射的钱包;HelloEOS则是十足的“奶王”。梓岑相信,在这个领域,每个人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角色,无论是做一个简单的持币者,还是成为这个生态的建设者。
在EOS节点竞选者中排名较高的几家中国节点竞选者中,EOS.CYBEX暴走恭亲王、JRR.CRYPTO陈敏涛等社群运营者,已经成立了用户区块链项目孵化的专项基金,伺机等待有合适的EOS标的出现,就抢先入局。但是记者同时也发现,国内的节点竞选者在进行生态建设时存在同质化现象,大家大多集中在线上资讯、线下沙龙、成立孵化基金等EOS外围建设,很少有参加竞选的中国社群深入到EOS应用项目开发当中去。
对于超级节点运行团队来说,劳动付出所得的收益就是超级节点的收益,因为超级节点每年有1%的代币增发,加上work proposal(工作提案),一共是5%的增发,这些代币会奖励给节点,扣除节点服务器运行成本,还有很多盈余可以帮助节点做其他事情。这笔钱对于一个社群来说,往往是用不完的。这就支撑起来自多位超级节点竞选者口中的那句:“这个领域是不缺钱的。”
只是这句话,不知能否支撑起那些血本无归的“老韭菜”心中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