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4 新闻产业-
4新闻产业
  • ·银行卡、交通卡、电子身份证……All In 华为Pay
  • ·中国电竞队亚运会夺下“2金1银”

中国电竞队亚运会夺下“2金1银”

《英雄联盟》决赛中打败强队韩国 但电竞选手的未来依然堪忧

  

IT时报记者丁晓东
8月26日晚,雅加达亚运会比赛场馆内,人声沸腾,伴随着熟悉的中国国歌声,五星国旗冉冉升起。这晚,中国队摘得了《王者荣耀》国际版的比赛冠军,拿到了亚运会电竞项目历史上的首块金牌。一位现场观众告诉《IT时报》记者:“虽然场馆不大,但气氛很燃,很多电竞明星都在现场为选手呐喊加油。看电竞比赛和看篮球、足球等体育运动一样,很热血,绝不仅仅是看打游戏。国旗升起的时候我直接哭了出来。”钛度创始人杨沛也十分激动:“这是电竞史上的里程碑,电竞总算得到了主流体育圈的认可。”
中国队在亚运会上的电竞奖牌并没有止步于此,接下来的比赛中,中国队又斩获了《皇室战争》的银牌和《英雄联盟》的金牌。在亚运会“2金1银”的成绩激励下,曾被妖魔化成“电子海洛因”的电子竞技终于以被主流认可的体育赛事的方式重现在大众眼前,但这个处于起步阶段的行业,仍存在诸多需要改善的地方。

杭州亚运会将纳入正式竞赛项目
  8月18日,第十八届亚运会在雅加达开幕,本次亚运会的亮点之一是新增了六项电子体育项目作为表演项目,分别是《王者荣耀》国际版、《英雄联盟》《实况足球2018》《皇室战争》《炉石传说》和《星际争霸》。虽然只是表演项目,但已是电子竞技迈入主流体育竞技的标志性一步。“随着手机游戏市场的快速增长,国人对电子竞技的接受度越来越高,但还有很多人认为电竞就是玩游戏。对于职业选手而言,会玩游戏只能算是入门级别的技能,选手的天赋、身体素质和心理素质都很重要。”明日世界竞技公司赛事项目经理陈璞诺告诉记者,“职业选手根本没时间打游戏,电竞对他们而言是一份工作,不是很多人认为的像玩游戏一样的休闲活动。”
从最初被妖魔化为“电子海洛因”到如今被纳入亚运会表演赛项目,一路走来,电竞除了得到越来越多的大众支持外,也赢得了国内外权威体育机构的认可。从2003年起,电竞就被国家体育总局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技项目;国际奥委会也在去年认同了电竞的体育身份;在2022年的杭州亚运会上,电竞将首次被纳入正式竞赛项目。“我们学院培养的选手,一部分是对电竞本身感兴趣的学生自主报名;另一部分则是一些家长希望我们可以给他们爱玩游戏的孩子树立一个正确的游戏价值观。但在招生时,更多时候我们还是要和学生和家长解释电竞的具体情况,电竞行业可以做哪些工作等等。大部分人并没有真正地了解电竞行业。”国内电竞教育机构七煌原初学院校长应舜洁告诉记者。

国内电视台没有直播比赛
  伽马数据发布的《2018电子竞技产业报告(赛事篇)》显示,中国电竞产业处于高速发展期,2017年市场规模达到770亿元,预计今年将突破880亿元,两年内预计净增350亿元。在过去三年内,中国电竞用户增长率保持在20%以上,预计2018年将达到4.3亿人。虽然电竞发展势头迅猛,但在业内人士看来,电子竞技依旧是一个刚起步的行业,仍有许多问题亟待改善。“本次亚运会上的优秀成绩,是我们这些业内人士盼了很多年的结果,但我不认为会给处于起步阶段的电竞行业带来质的飞跃。”谈及本次亚运会获奖带来的影响力,陈璞诺对记者坦言。“本次亚运会电竞项目仍是表演赛,它的奖牌数不计入总金牌数,这对于不缺金牌的中国而言,在成就上就打了一定折扣;另一方面,本次比赛在国内没有直播,只有关心电竞的人会去了解这场比赛,普通大众可能并不会关注这次比赛。”陈璞诺分析。“国内没有直播电竞比赛有点可惜,这是一个对大众宣传电竞的很好契机。但无论如何,这都是电竞史上的里程碑事件,它的意义在于将电竞与主流行业相接轨。主流厂商会看到电竞作为一项体育赛事的影响力,更多资本会进入这个行业,对行业的发展、电竞生态链的成熟都有一定的帮助。国家可能也会有一些政策去推动电竞运动的发展。”杨沛告诉记者。

退役选手出路堪忧
  除了大众对电竞的认知度不够,选手的退役生活也是个问题。“职业选手每天训练时间可能要达到10-12个小时,训练过程中除了吃饭和上厕所基本都泡在电脑前,手腕损伤、腰肌劳损、视力下降等都是职业病。但是由于竞技的特殊性,电竞职业选手往往在25岁左右的时候便会退役,不得不为以后的生存考虑。”陈璞诺告诉记者。作为项目赛事经理,陈璞诺接触过非常多的选手,但是懂得为退役后生涯规划的人数却并不算多。“状态好的时候一心想着打比赛,拼成绩,很少会想到退役。我接触的一些选手,退役之后有彻底转行的,比如开个小饭馆或者去售楼;也有一些坚持做主播或者解说,但现在的主播门槛非常低,很多主播的生存状况也不是很好。哪怕是在知名比赛中得过一定名次的选手,退役之后没有曝光度,也会被渐渐遗忘。”
对此,应舜洁也颇有感触,“选手退役之后的生存确实是个很大的问题,七煌原初学院现在会对培养的选手开设一些金钱价值观的教育,培养他们的理财观念。也希望政府可以出台一些政策,便于退役选手‘再学习’。”马太效应在电竞行业体现得很明显,“资本更愿意把钱投在那些头部的选手和解说身上,获利比较快。这使得一线职业选手的收入一年可能会达到几千万甚至上亿,好的解说也会有几百万元的薪水,但其他的工作人员或者是次一些的选手与解说,工资可能只有几千块,甚至不如传统行业高。这使得很多电竞爱好者对这个行业望而却步,很多人才被拒之门外。”应舜洁告诉记者。

高手难觅成才比100∶1
  在电竞行业摸爬滚打多年的杨沛和“中国电竞第一人”李晓峰(SKY))在2014年联手创立了钛度,经过多年深耕,钛度的硬件产品已经成为多家职业战队基地训练专用电竞产品,受到了众多知名电竞选手和主播的追捧。“电竞行业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教育资源和人才资源都不完善,数据显示中国从事电子竞技的只有5万人,这与百亿市场的规模肯定是不匹配的。”杨沛告诉记者。
在学员教育方面,七煌原初学院与清华大学心理学实验室合作了《电竞能力素养测评系统》,从抗压力、专注力等七个维度对学员进行测评,据此制定相应的教学方案。“但电竞选手的成才率很低,100个训练者中能出一个就不错了。”应舜洁坦言。
在记者拿到的一份七煌原初学院的青训选手训练作息表上可以看到,选手每天早上七点半便起床洗漱,在晨跑和早餐之后开始一天的训练。训练内容包括基本功训练、比赛分析等,晚间还会进行自由训练,一直到11点休息。每天上课时间大概在6小时到8小时左右。“每天都坚持训练非常枯燥,但这样的训练强度和专业的职业选手相比还是有差距,他们可能要每天训练10到12个小时。甚至有一些学员体验过训练后,就愿意回去好好读书了。”
学员人才缺乏,师资力量也缺乏。“我们找讲师也费了不少功夫,比如战队数据分析师这个工作,本身比较冷门,报的学生少。一般俱乐部的战队分析师工资达到了3到4万,如果请他们来当讲师意味着每节课需要开出很昂贵的费用,这些费用又拦住了一批学生。原本冷门的行业因此更加冷门。”“电竞行业目前没有像会计、教师等那样,要求从业都需要相关的资格证,很多电竞方面的工作仅仅靠从业者的自我规范,很难传承,希望行业可以尽快诞生出从业标准。”应舜洁呼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