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3 新闻消费-
3新闻消费
  • ·用了十年的“联通宽带”变成“黑宽带”
  • ·《电商法》将实施这些内容你知道吗?
  • ·小巧机身大有乾坤

用了十年的“联通宽带”变成“黑宽带”

上海一小区住户遭遇离奇经历

保利香槟苑物业所收集的部分用户情况说明

系统地址不符,账户名称不符,用户信息被冒用

  

IT时报见习记者李蕴坤
家中用了十年的联通宽带,突然被告知其实是来历不明的“假宽带”,这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在上海保利香槟苑小区,不少居民中招,为此气愤不已。
这样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呢?《IT时报》记者进行了走访调查。

50多位业主成了“宽带黑户”
  保利香槟苑位于杨浦区平凉路街道,小区面积不算大,四幢楼加起来大约有170户人家。最近,原本相互有些陌生的小区住户变得熟悉热络了起来。只是一般人想象不到,这个看似温馨的局面,起因竟是“黑宽带”。
事情要从今年7月底说起,业主徐宁(化名)前往联通营业厅注销现有的宽带。徐宁向营业员出示了自己的身份证,然而查询结果令他傻了眼:联通的系统中根本查询不到符合徐宁条件的信息。要知道,徐宁从2009年起就给家中安了联通宽带,怎么用了10年后突然就成了“黑户”呢?
据徐宁回忆,2009年自己入住时,小区里刚好有人摆设摊位销售宽带。设摊的人名叫秦臻,自称是联通工作人员,同时也是小区业主之一。“人看上去蛮老实的。”徐宁如是对《IT时报》记者说道。因此,徐宁对秦臻并未设防,还在他的引导下办理了联通宽带。宽带费用每年800多元,基本都是在每年6月底通过现金方式向秦臻本人缴纳。
从联通营业厅回来之后,徐宁一询问才发现除了自己,还有多位业主都是通过秦臻办理的宽带。这些业主先后前往联通营业厅核实,均被告知自家的宽带账户不存在,缴费收据也是假的,并非联通正式的收缴记录。小区的物业经理庄明(化名)告诉记者,收据上印有联通Logo的矩形收讫章是个人私刻的,但另一个印着联通四川北路营业厅的圆形收讫专用章却是真的。
据物业最新统计,目前小区内有50多位业主通过秦臻办理了宽带,接近总户数的三分之一。业主和物业同时向记者反映,宽带上网质量并不好。徐宁说:“老是断线,网速也慢。”而在今年4月才入驻保利香槟苑的物业负责人唐杨(化名)则表示,过去物业办公室一直断网,拨打联通热线10010,也是由办理宽带的秦臻带着工具来维修,除非他修不好时,才会请外援,但当时并没有核实维修人员的身份。
据《IT时报》记者了解,目前联通方面每天来小区内挨家登记住户信息,与联通系统内的账号信息进行匹配。

个人信息被冒用现象严重
  在这起事件中,反映出的不仅用是“黑宽带”问题,还有用户信息被冒用现象的存在。
唐杨向《IT时报》记者提供了一份表格,表格所列的保利香槟苑业主,所使用宽带的账户名称和系统地址,和业主的真实信息状况完全不符,用的是其他人的信息。比如保利香槟苑3号楼3楼的一位用户,账户名称是其他人的名字,系统地址显示的却是在小区内1号楼201室。更有甚者,还出现了系统地址在其他区的情况,比如保利香槟苑3号楼15楼的一位用户,系统地址显示是在宝山路复地新都国际小区,户名也非用户本人。
系统地址不符,账户名称不符,显然是其他人的信息被冒用,用来给保利香槟苑的用户安装宽带。这不禁让保利香槟苑用户担心,自己的信息是否也被冒用,被用于给其他人安装宽带。
保利香槟苑的清洁人员陆风则向《IT时报》记者反映,自己曾经将身份证交给秦臻,委托他帮忙开通手机号,但没想到有一天竟然收到了宽带的催款单。陆风很是怀疑,自己的身份证被秦臻拿去之后,给其他人办理了宽带业务。

联通已向警方报案
  这位欺瞒了不少业主的秦臻究竟是什么来历?物业方面向记者透露,早在2009年,秦臻就自诩为小区业委会主任,并以此为由将真正的联通人员拒之门外。“可业委会是2014年才成立的。”徐宁说。
由于秦臻的阻挠,业委会成了横在运营商和小区业主之间的一面墙。对业主,秦臻准备了另一套说辞,他曾拿出名片,显示其来自浙江依网科技信息工程有限公司,这家公司为运营商提供维护外包服务,是联通的合作伙伴,秦臻还在名片上印上了联通的Lo
go。就这样,10年来这位“业委会主任”打着联通员工的幌子向业主收取宽带费用。记者获悉,大多数业主都没有收据,即使有,也是上述提及的假收据,甚至还有手写版本,最高的宽带年费超过1800元,这些年来涉及金额总计超过20万元。
经联通查实,秦臻的确不是正式员工,而与浙江依网相关的人事信息也在核查中。“假宽带”事件发酵后,小区里还上演了一场深夜里的“猫鼠游戏”。大约一周以前,小区保安和业主将趁着夜色潜入楼道内拆线的人员抓了个现行。“当时夜里九十点钟,几十户业主把拆线的人围住。他说来这里是为了网络维护,身上带着一堆从2号楼拆下来的线,但是我们按照标签上的户名一家家问,没有一家业主报过修。”徐宁告诉记者,对方竟然还将3号楼和4号楼拆完的线扔进垃圾桶里,其中还包括路由器。徐宁在现场看到,一个路由器上分别连着多户人家的网线。也就是说,一根宽带是给好几户家庭在用,独享宽带变共享,造成宽带上网速度慢、体验差。
唐杨之后又向《IT时报》表示,检查之后他们发现,物业办公室用的宽带,还连着其他是十五六家用户。
据了解,联通方面已就此事向警方报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