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3 新闻消费-
3新闻消费
  • ·ofo上海办公室还在 不过又搬了家
  • ·网约车“国家队”享道出行试运行

ofo上海办公室还在 不过又搬了家

  

IT时报见习记者李丹琦摄影报道
用户抱怨退押金难、媒体报道ofo多地办公室“人去楼空”……今年对于ofo小黄车来说可谓“多事之秋”,负面消息不断。
ofo随即发表声明,证明自己还“活着”,称部分媒体在歪曲事实,将公司正常更换办公地点,夸大为“ofo撤出当地市场”。对于押金难退的原因,ofo方面则表示,公司更新办公地址,部分服务器需要进行短时迁移,致使押金周期被暂时性延长。
那么,ofo到底活得咋样?记者近日走访了ofo上海办公室进行探访。

用户投诉押金难退、打了150通电话也没打通过
  近日,用户张女士向《IT时报》记者反映,看到“十一”期间ofo推出1元月卡优惠信息,她通过支付宝开通了ofo小程序,并缴纳了199元押金。但是,不久后张女士发现ofo车辆偏少,所以没过多久张女士便申请了退款。
到11月27日,张女士的退款申请已达28天,她的押金还没有退还。“等了15个工作日后,我给客服打过电话,不是占线就是没人接。”在最近几次给ofo客服拨打电话时张女士发现,出现了号码刚拨过去就挂断的情况。无独有偶,成都的陆先生也有同样的烦恼,“11月6号我就申请了退款,现在已经过去了至少20天,我每天查看ofo退款情况,一点动静都没有。”陆先生也曾通过ofo手机客户端联系过客服,但排队时间较长不得不让陆先生选择拨打客服电话来敦促退押金。“现在只要有空我就会给ofo客服打电话,但从来没有打通过。”在陆先生的通话记录中明确显示,他至少给ofo客服拨打了150通电话。“除了打电话,我不知道退押金还能有其他什么办法。”
为了了解用户退押金难的情况,《IT时报》记者近日也多次拨打ofo客服电话,均未成功接通。

ofo回应押金能退,只是时间问题
  像张女士、陆先生这样遭遇押金难退的用户不在少数。对于押金难退的原因,ofo方面曾表示,“因为公司更新办公地址,部分服务器需要进行短时迁移,致使押金周期被暂时性延长。”
ofo公司一位内部人士表示,“现阶段退款难的问题是有的,但我们一直都尽最大努力保障用户退押金。”这位人士称,通常情况下使用支付宝支付押金的用户可在15个工作日退回押金,但用微信或者银行卡支付押金的用户或者原支付通道关闭的用户则可能会存在退款堵塞的情况。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ofo有3千多万用户,仅用户押金就达到36.5亿元。对于用户押金的具体数据和使用情况,这位内部人士称无法回答。
11月23日,ofo和PPmoney曾合作推出了“升级资产”的活动,即ofo 99元押金用户可根据自己的实际需求自行选择是否一键升级成为PPmoney的100元特定资产,升级成功后,用户可实现永久免押金骑行。新政一出,遭到了众多用户的反对,当天下午,这项“升级资产”的活动暂时下线。

记者探访ofo上海分公司再次搬了家
  近日,媒体报道了ofo在南京、郑州等地办公室“下落不明”。ofo方面则回应称,这是正常更换办公地点。记者经过走访后了解到,在上海,ofo也搬离了原来的办公地点。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上所显示的信息,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即ofo上海分公司)成立于2016年10月,2017年5月,ofo上海分公司的营业场所从宝山区吉浦路545-551号2281室变更为杨浦区国安路518号601室。
但是《IT时报》记者来到国安路518号601室后看到,是一家浙江企业上海办事处在此办公。大厦物业负责人告诉记者,ofo已于去年年底搬离此地。而在一楼的楼层指示牌上,还留有ofo共享单车的信息,显示的正是601室。
ofo上海分公司搬去哪里?物业并不知晓,记者多方寻找,也没有找到ofo目前的办公地点。
之后记者碾转联系上ofo上海分公司内部人员,在她带领下,记者来到位于上海市黄浦区延安东路某大厦的ofo上海分公司办公地点。
记者看到,在办公室外和办公室里面,没有贴任何ofo的标识,外人很难知道ofo在此办公。ofo上海分公司租赁的是共享办公空间提供商WeWork的办公区域,室内有超过35个工位,但多数工位处于闲置状态。记者等待观察20分钟左右发现,除了室内已有的8人之外,只进入了1名工作人员。内部人员表示,大部分同事是以室外运营工作为主。
记者了解到,ofo上海分公司鼎盛时期的办公人员大致为60人左右,而现在已经缩减至45人左右,办公区域面积也缩减不少。
一位从事ofo车辆现场运维工作已有两年的人士向记者表示,在ofo鼎盛时期,仅黄浦区ofo运维人员最多时达到50-60人,而现在人数已经缩减至15人左右,“负责人之前也对我们说,让我们另谋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