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11 特别报道-
11特别报道
  • ·藏品的故事
  • ·无标题
  • ·二三线城市成“外包”主力军码农收入比北上广少一半

二三线城市成“外包”主力军码农收入比北上广少一半

  

上接第1版“干了半年干不下去了,和华为员工干一样的活,收入不足人家的一半。”一位从华为南京某外包项目中离职的人士抱怨外包工作的收入不公。“对企业而言,外包与非外包的成本差至少在10%以上,有的甚至能达到20%。”一位从事IT外包服务的人士透露,互联网企业的外包业务过去主要集中在深圳和江浙一带,如今成都、武汉、合肥、重庆却在异军突起。其中重要的原因是这些地区用工成本更低。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在北京,企业负担一名普通技术岗员工的成本,平均每月16000元,但在成都,相同岗位的用人成本则只需要9000元;同样,在北京,一个工位成本在2000-3000元,但在成都,可能只需要800-900元。较低的运营成本吸引了一大批互联网企业将大量外包项目向二三线城市转移。目前,新浪微博内容审核、腾讯社交平台内容审核、阿里浙商银行呼叫中心项目等设在成都;阿里天猫、支付宝客服团队、腾讯视频审核项目等均设在无锡。
在这些地区,外包人工的成本也相对更低,包括Java、Php、Android、C语言等热门外包技术岗在二三线城市人才市场都能找到充沛的供给,“目前的月工资在1.5万元左右。”一位在河北廊坊参与华为开发测试运维项目的员工透露,他从大城市回到了河北,按照他的岗位性质看,如果在北上广城市,月收入至少能达到2万元以上。但在当地生活成本也相对更低,同时,他也希望能从华为的外包项目中,学到一些前沿的技术知识。
据了解,目前,互联网企业与第三方外包服务公司之间的合作模式大致有“按人头”和“按业务量”计费两类,企业都按月支付给外包企业一笔固定费用,五险一金、节假日福利以及加班补贴等均由第三方外包服务企业从这笔固定费用中支出,从《IT时报》记者了解到的情况来看,所有互联网外包项目为员工缴纳的五险一金均按最低标准;同时,支付加班费的情况也十分罕见。
企业降低成本的同时,也导致员工缺乏归属感,流动性强。

转移劳务纠纷风险月薪8万的架构师只用两年
  “互联网企业最近两年对外包岗需求不断上升,除了降低用人成本外,同时也将劳务纠纷的风险向第三方服务企业转移。”上述人力资源公司人士表示。
记者查阅相关法律后发现,根据《劳动合同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劳务派遣单位应当与被派遣劳动者订立两年以上的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第六十三条规定被派遣劳动者享有与用工单位的劳动者同工同酬的权利。“很少有企业能做到上述两点,因此我们建议企业以项目外包的形式与员工签订协议。”成都一家从事IT服务外包的咨询机构透露,尽管工作性质没有发生变化,但在雇佣关系上却有了“升级”。从过去的劳务派遣到业务流程外包,最近在IT外包服务领域,将这类人员外包形式定义为“数字运营”,也是为了规避法律上存在的风险。“在我们外包的项目中,从客服、大数据标签到架构师,几乎包罗万象。”一位行业内人士透露,不少高端岗出现在外包需求列表中,“互联网更迭节奏快,随着经济紧缩,企业不得不面临人员结构的优化,如果按照相关法律,企业要辞退员工必须承担N+1的赔偿,这对企业将形成很大的负担。”因此,近年来,不少互联网企业会将重要的研发项目外包,据一位项目负责人介绍,每月工资接近8万的架构师如今也是IT服务外包市场的热门岗位。不少互联网企业不惜重金外聘高薪架构师,原因就是考虑到一两年后项目结束后,无需为此承担“解聘”的风险及成本。
但通过“人员外包”真是解决所有麻烦的首选途径吗?在一位律师看来,目前不少企业都存在“真派遣,假外包”的行为,以此逃避法律规定的“同工同酬及与员工签署固定劳动期限的劳动协议”等义务。但事实上,法院针对这一类行为有明确的鉴别标准,员工如果发现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侵犯,完全可以起诉用人单位,得到赔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