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6 新闻产业-
6新闻产业
  • ·微信禁令再生变 10月15日前不影响使用
  • ·智能制造“沃野千里”“AI+制造”耕云播雨

本报记者专访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

微信禁令再生变 10月15日前不影响使用

  

IT时报记者孙鹏飞
“我们开创了先例(We set the precedent)”,句末连加三个叹号。当得知当地时间9月27日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地区法院裁决暂缓实施从美国应用商店下架TikTok的行政令后,曹英在微信群中感慨。
  当地时间9月20日,针对特朗普的微信封禁令,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以下简称“美微联会”)代表美国境内微信用户上诉,并获得禁令被临时暂停的成果,曹英是美微联会五位发起人之一。
  尽管美微联会在对抗微信禁令方面获得了阶段性胜利,但又一场战役即将来临。
  当地时间9月25日,美国司法部再度向法院提出申请,要求恢复对微信的禁令。因此,原告美微联会需要在10月1日前提交抗辩书,美国司法部在10月6日前提交回复,新一轮庭审时间为当地时间10月15日下午12:30。
  《IT时报》记者再度联系美微联会并独家获悉,在新一轮庭审结果出来前,美国微信用户仍不会受到影响。
这场诉讼是持久战
  《IT时报》:要在10月1日前提交抗辩书,美微联会目前在着手哪些工作?
  美微联会:司法部的起诉在我们的预计之内,我们需要把之前提交的资料和素材修整得更严谨、细致,以应对下一轮战役。不过,美国司法部提交了一份长达37页的新证据,以证明他们认为使用微信会危害国家安全,并说明美国华人还有其他途径进行社交,而不是非得使用微信。
  不过,美国司法部提交了一份需法官单方面审阅的机密文件,该证据不会向原告和公众公示,我们认为美国司法部提交这一证据的动机和时机值得怀疑。对于具体信息情况我们还需要通过听证会梳理清楚,这是一场持久战。《IT时报》:司法部上诉是否意味着对微信的总统禁令依旧有效?
  美微联会:10月15日之前美国用户还是能正常使用微信,只有等10月15日判决结果出来之后才会真正决定微信要不要禁。如果法官维持原判,美国政府可以上诉到第九巡回法院,但上诉过程中美国政府将无法再提交新证据。《IT时报》:案子打到第九巡回法院,对你们而言,有哪些利弊?
  美微联会:第九巡回法院相对而言更加开明,也出过多起类似的诉讼判例。不过,因为每个案子都有特殊性,不能说大法官一定会站在我们这边。关键还在于政府能否拿出关键有利证据说明微信会威胁到国家安全,包括法官对事件的考虑点等都是不可控因素。《IT时报》:这起诉讼是否可能会打到最高法院,为什么?
  美微联会:最高法院每年要裁判几千个案子,会不会选我们的案子很难说。但我们认为这个案子有一定代表性,涉及宪法权利、政府行政权力以及特别法律间的关系,也可能会有机会。
缺钱、缺人,挺过来了
  《IT时报》:美微联会最初选择上诉时,面临着资金、人手不足的困境,如今这些问题都解决了吗?
  美微联会:8月8日,我们发起捐款倡议书,但当时资金很紧张,甚至联会的两位发起人,德恒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朱可亮和AFN LAW律师事务所创始人倪非都计划自己上,尽管他们熟悉的领域分别为跨境投资、商业诉讼,都没打过民权官司。
  好在经过一周众筹,美微联会聘请了有四十多年经验、在第九巡回上诉法院和最高法院有多次诉讼经历的资深律师麦克·比恩,两位发起人停下手中工作,免费花了上百个小时扑在案子中,协助比恩。
  暂停微信封禁令后,我们的捐款额飞速增长,两天内筹集超过50万美元。截至当地时间9月21日下午4时,美微联会筹款达100.98万美元,不仅补齐8月份欠款27.22万美元,同时筹集到了9月份预支的律师费。
  不过,目前我们只有50多个来自世界各地的志愿者,人手还是有点紧。《IT时报》:在起诉过程中,你们还遇到哪些难题?
  美微联会:一开始除了需要找律师、筹钱,还需要找原告、手机证据、找专家出证言、写复杂文书、调查所有相关案例,工作量大,时间很紧迫。特别是一开始很少有人愿意站出来做原告,我们需要花费很大力气去沟通。
  也是这个时候,我们的发起人还受到电话骚扰和人身安全威胁,甚至有人说要将发起人的资料、原告私人信息披露到网上。《IT时报》:在美国加州联邦地区法院听证会时,发生了哪些令你印象深刻的事情?
  美微联会:加州法院位于硅谷,比较熟悉科技公司的案例。此前美国商务部承诺封禁微信不会影响私人用户的权利,但商务部细则又要求下架微信,这等于个人无法再使用微信,自相矛盾。因此,主审这起案子的Laurel Beeler法官对商务部律师说:“这些有关科技的东西,你们别想糊弄我们。”(大致意思)
  事实上,因为美国商务部临时披露细则,令加州法院的法官无法休假,他们不得不加班工作。而在开庭时,Beeler法官的一句“禁令到底什么时候生效”,让我们安了心。他说这句话,应该是想知道有多少时间写判决书,尽力在生效前拦截禁令。
  《IT时报》:等待结果时,你们是怎样的心情?
  美微联会:我们原本预计会在加州时间午夜之前出裁判,赶在禁令生效之前。但事实上,因为Beeler法官做事比较严谨,一直到第二天上午7时才披露裁判结果。当时我们特别紧张,最怕法官在最后一刻改变主意。好在结果出来,我们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华人草根抗争的首次胜利
  《IT时报》:美微联会为何会采用民权诉讼的方式抗争总统令?
  美微联会:我们是一个联会,最初的形态是一个只有186人的北美华人、华裔律师微信群,本身是草根性质,因此提出的诉求是保护个人权益,为的是不让在美华人与在华亲友失联。联会成立以来不带有商业、政治立场,所以捐款都靠个人众筹。《IT时报》:你们认为成功暂停微信禁令的意义有哪些?
  美微联会:美国有很多华人,但处于弱势,特别是老年人不懂英文,只能通过微信社交。如果微信被封禁,他们的生活如同回到80年代,只能靠打电话联系,这令他们无法接受。
  另一方面,如果微信被封禁,将会在美国起到不好的示范,总统可以用同样的理由封禁任何与中国有联系的App,无疑会挤压在美华人和华裔的生存空间,我们不能默不作声。《IT时报》:美微联会的故事登上了很多美国主流媒体,你认为这会对华人、华裔群体带来怎样的影响?
  美微联会:这个案子是在美华人首度抱团在法院成功挑战总统令,很多时候,在很多事件中,华人都会明哲保身,但通过这件事情,大家意识到,在美国,华人的权益只能自己争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