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1 时报要闻-
V1 时报要闻 下载阅读 下一版
1时报要闻
  • ·还能用芝麻分、微信分“刷信用”吗?
  • ·微信10年

征信新规征求意见 非持牌机构不能从事“个人征信”

还能用芝麻分、微信分“刷信用”吗?

  

IT时报记者潘少颖郝俊慧
  每月6日,是支付宝芝麻信用分的更新时间,每到这个时候,小薇(化名)总是习惯性地打开支付宝看看自己的分数。“信用极好。”小薇有756分。这意味着,她可以免押金骑哈罗单车、借充电宝、住威斯汀酒店、租车出行……
  阿里系的芝麻信用分和腾讯系的微信支付分,来自中国两个最大的互联网巨头,当人们的生活越来越被这两个庞大系统裹挟时,每个行为产生的数据便成为构成信用分的一粒原子,其应用触角也深入各个领域,分数越高,获得的权益及使用场景更多,甚至有人把信用分几乎等同于征信报告。
  然而,1月11日人民银行公布《征信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界定了“信用信息”和“征信业务”的概念、明确要求只能由持有征信牌照的央行征信中心、百行征信以及新成立的朴道征信三家合规机构做征信。
  如此一来,芝麻信用分、微信支付分等“民间信用数据”还有用吗?
信用分免押已普及
  旅行网站上,不少酒店都有“信用住”的标识,这意味着无需押金,即退即走,不再像以前那样需要等酒店工作人员查好房才能离开;餐厅的前台上摆放着各种品牌的充电宝,但无论哪种品牌,充电宝柜上都贴有“免押金”标识;曾因“小黄车暴雷”而让退押金成为必选的共享单车,大部分也都采用信用分免押金模式。“芝麻信用分可以精准评估用户的信用历史和履约能力,免押使用小电,消除了用户对押金的顾虑,简化了租借流程,带来不少新增用户,同时也降低风控成本。”共享充电宝企业小电公关总监刘彬告诉《IT时报》记者,最近,小电还加入了支付宝会员特权服务,支付宝黄金会员及以上等级用户可以每周享有一次30分钟的小电充电宝免费服务。
  2018年,共享租赁汽车EVCARD也在部分城市开启了芝麻信用免押金模式,EVCARD的押金不低,根据不同车型从1000元~4000元不等,用来作为用户违章、损坏车辆等赔付保障。如果用户的芝麻信用分超过650分,便可以免押租用,如需借用高端车型,则需700分甚至更高的信用分。“我们设置的违章违约期(一般是20天),如果用户没有按时处理违章,系统会通过支付宝进行代扣违章费。免押的芝麻信用分用户,分数相对较高,信用是有保障的,目前还没有发生过代扣不成功的情况。”EVCARD相关人士向《IT时报》记者表示。
  微信支付分出现相对较晚,直到2019年1月微信公开课PRO才首次全量向用户在场景中开放。刚刚结束的2021年微信公开课PRO上,微信团队透露,一年中已经上线1800个服务、覆盖五大类目、超过30多个场景。包括了共享租物、购物娱乐、交通出行、生活服务的板块以及住宿预订等板块,每年为用户节省2000亿元押金。
  除了支付宝、微信,美团、360金融、京东均已布局个人信用服务领域。企查查数据显示,我国信用采集相关企业从2014年起就呈现出加速增长状态,截至2021年初,我国共有1.1万家相关企业。
信用分不能为网贷授信
  那么,《征求意见稿》落地后,这些服务还能用吗?
  金融科技专家苏筱芮认为,当初推出信用分,流量巨头本质是将个人信用服务分作为自身金融生态链的一环进行发展,信用服务分捆绑场景内的理财、贷款、消费等诸多业务,通过“评分”提升用户活跃度,加强用户黏性。
  2015年初,央行曾同意芝麻信用等八家民营机构试水个人征信市场,不少网贷平台接入芝麻分作为征信依据,但此后纯粹靠信用的网贷平台大批暴雷。
  2017年,中国人民银行征信局局长万存知公布,八家试点企业无一合格。万存知曾表示,如果没有个人征信合法资质,就不能做个人征信业务,也不能对外提供所谓“信用评分”。
  此后,芝麻信用分陆续切断对外放贷接口。腾讯征信也曾于2018年1月推出“腾讯信用”平台,但很快宣告下线。
  根据《征求意见稿》,“征信”的定义是为金融活动提供服务、用于判断个人和企业信用状况的各类信息,包括身份、消费、通信、财产、支付等,也就是说,只要使用数据提供金融服务,行为就涉及征信。此外,要想使用征信数据,只有两个合法路径,一是自己申请征信牌照,二是向征信机构查询。
  目前国内有三家个人征信持牌机构:央行征信中心、2018年成立的百行征信以及2020年底成立的朴道征信。
  相关人士解释,这意味着,即使互联网公司在自己系统内做借贷业务,也不能直接使用平台沉淀的数据和信用分产品,只能向这三家查询。
  已有机构因此受到处罚。中国人民银行2020年12月30日的行政处罚信息显示,鹏元征信因存在未经批准擅自从事个人征信业务活动等违法行为,被没收违法所得1917.55万元,并处罚款62万元,合计罚没1979.55万元,这是有史以来征信机构收到的最大罚单。
  苏筱芮认为,此次罚单是金融监管“开正门、堵偏门”的表现,征信行业属于金融业,必须持牌经营,现有市场上以“大数据征信”“个人征信”为名的机构基本都是违规操作,预计2021年,将有更多市场化机构积极参与申请个人征信牌照。
免押、信用住服务不受影响
  中国并购工会信用管理专业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刘新海告诉《IT时报》记者,“今后利用消费者数据进行风控服务的合规成本也会增加,比如要增加个人信息保护、数据安全以及模型透明性方面的成本。”
  严格意义上说,监管的标准始终没有变,只有持牌机构才能做个人征信,只是需要明确的是,什么是金融场景。刘新海认为,花呗、借呗等互联网消费贷、信用贷等金融服务,都不能使用芝麻分来做单一征信。
  骑共享单车、住酒店、借充电宝等高频场景,在两位专家看来,则属于一般商业交易场景,不会受太大影响。“传统征信的作用是助力金融风控,如果骑单车、借充电宝等日常生活服务需要动用官方资源,这并不是征信的初衷。”苏筱芮表示。
  从国内两大巨头目前的服务场景来看,大多集中在租赁免押、住宿和购物先买后付等方面。显然,经过5年多的试水,面对监管部门明确的红线,互联网公司的边界十分清晰。截至发稿,芝麻信用显示有超过6000个信用服务,微信支付分有2012个服务,场景基本类似。“不是征信,无关金融”,1月19日的微信公开课PRO上,微信支付分运营人士在回答媒体提问时表示,支付分主要用来解决用户体验,希望能够打破用户和商户之间的信任壁垒,降低交易成本,和腾讯系的微粒贷等其他金融服务没有任何关系。
纯民营征信机构恐难申请
  除了央行征信,两年多来只发放了两张个人征信机构牌照,监管谨慎由此可见。
  下转0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