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7 新闻产业-
7新闻产业
  • ·微信10岁:一个艺文中年的“独裁”

微信10岁:一个艺文中年的“独裁”

  

IT时报记者郝俊慧
  10年前,微信“出生”。
  10年后,张小龙的身份是腾讯高级副总裁、微信事业群总裁,或者叫“微信之父”。微信不再只是腾讯登上移动互联网的“船票”,作为拥有12亿用户的国民App,它不仅是一个能聊天的社交工具,还是我们的钱包、交通卡、购物和游戏平台、搜索工具、电子社保卡……
  微信与世界的联系,慢慢从互不相关的单点到线段,再到彼此相连的六边形,如今是密集交织的网络……正如主论坛上到处可见的几何Logo——点、线、多边形、网,带有明显的科技和极简美学风格。
  微信变成了张小龙绝对想不到的样子。张小龙庆幸,至少这些复杂的功能依然以最简单的方式实现。“连接”“简单”,这就是张小龙心中的微信10年。
10年:一种生活方式的养成
  10年,微信到底改变了什么?微信用一长串数字,为自己的10岁生日做了一份成绩单。
  每天,有10.9亿用户打开微信,3.3亿用户进行视频通话;7.8亿用户进入朋友圈,1.2亿用户发表朋友圈,其中照片6.7亿张,短视频1亿条;有3.6亿用户读公众号文章,4亿用户使用小程序,小程序年交易额同比增长超过100%;微信支付分用户突破2.4亿,每日使用笔数达千万级,每年为用户节省超过2000亿元;企业微信连接微信用户数达4亿,小游戏MAU首破5亿……
  如果“产品经理是离上帝最近的人”,那么,张小龙便是被上帝选中的产品经理。
  从人与人的连接开始,到逐步实现人与内容、人与服务的连接,通过微信小程序、企业微信、微信支付分、视频号等产品,发展10年的微信,俨然成为数字社会的“底层基础设施”。
  然而,回望微信历史,张小龙并非一直站在“神坛”上。微信走过的每一步,都在表达一种态度:“你说我是错的,那你最好证明你是对的。”
  朋友圈功能上线时,对于外界铺天盖地的评论,张小龙将之归结为一句话:抄袭path或者instagram,但“他们看不到朋友圈产品形态中有机和精妙之美,看不到这是在ins上做SNS的风险极大之尝试”。
  微信用户突破10亿,张小龙在2019年的微信公开课PRO说:“每天有5亿人说我们做得不好,每天还有1亿人想教我怎么做产品。”
  试运营的视频号被媒体不看好,张小龙说,微信做的东西,如果一开始都不太被看好,可能还有戏,如果都被看好,反而麻烦。
  可以将这种对外界评论的忽视,看作是一个产品经理的“独裁”,或者是一名艺文中年(张小龙喜欢将文艺说成艺文)对自己初心的坚持,“微信的风格从来都是小团队先做,不大张旗鼓,但如果做,就一定要做到”。“如你所知,微信不只是一个聊天工具,如你所见,微信是一个生活方式”。2018年,微信开始探索线下生活;2019年,小程序发力,逐渐成为线上线下连接的管道;2020年,“扫一扫”成为最常见的动作。
  截至2020年底,微信健康码服务了超过8亿的用户、超过3亿用户在微信内购买过生鲜蔬果,完成教育、人社、司法、税务、民政、助残等数百项政务服务以及寻医挂号支付购物……微信用了10年,终于应了张小龙在2012年提出的那句slogan,成为人们某种意义上的生活方式。
视频号:轻舟已过万重山
  “微信是人们向数字时代移民最大的单一入口”,始终拒绝智能手机的作家许知远,直到2013年到伯克利大学做访问学者时才开始使用微信,这种社交工具给独在异乡的许知远带来极大的慰藉,但不断闯入的“叮咚”声却让他焦虑于时间被割裂。
  正如其他12亿人一样,最终,许知远习惯了碎片化信息,直到无所事事的时间被微信填满,尽管他也曾试图反抗。“占用用户时长”从来不是张小龙对于微信的追求,恰恰相反,他曾多次表达,希望大家放下手机,与家人、朋友多聚聚,小程序的设计理念也是“用完即走”。然而,可见的现实是,微信的用户时长数据很久没涨了。
  安信研报数据显示,2020年第三季度的微信月使用时长,与2016年的数据基本持平,4年间,尽管略有起伏,但基本都在35小时上下徘徊。
  这或许是后来者“围剿微信”的信心所在,2019年,多闪、绿洲、狐友等App的90后产品经理曾试图挑战张小龙,基本以失败告终。
  没有证据表明,张小龙曾将这些挑战者放在心上,但他在2019年确实开始思考:如何满足那些新时代新用户产生的新需求。
  视频是毋庸置疑的风口。视频化表达正越来越成为普通人的习惯。数据显示,最近5年,微信用户每天发送的视频消息上升33倍,朋友圈视频发表数上升10倍。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20年3月抖音月活跃用户数达5.18亿,同比增长14.7%,月人均使用时长为1709分钟(28.5小时)。
  尽管对于文字、视频哪一个代表人类文明进步的答案不置可否,但张小龙同意,从个人表达以及消费程度来说,时代正在往视频化表达方向发展,“视频化表达应该是下一个十年内容领域的主题”。
  因此,2021年1月19日晚上,1个小时27分钟的演讲中,张小龙用了50分钟介绍视频号是个怎样的产品以及如何通过一次次迭代,甚至每两天发布一个版本的“魔鬼速度”,在2020年6月跨过了“生死线”。
  这是典型的微信风格,通过产品而非运营的方法,找到事情的撬动点,通过产品能力让事情运转起来。
  视频号上半年内容丰富度不够,因此采用的是半屏式信息流,使用户有选择余地,下半年,随着内容质量快速提升,张小龙毫不犹豫地在“关注”和“推荐”标签下试行视频号全屏展示的灰度测试,结果证明,全屏后“关注”Tab的人均视频播放量下降,而“推荐”Tab上升了。这说明“关注”Tab的命中率不够高,以至于全屏后带来了轻微的选择困难。
  张小龙预测,未来“关注”“点赞”“推荐”的命中率应该是1:2:10,尽管当下,还是朋友点赞会带来更高留存率,但未来一定是机器算法“推荐”的内容更符合用户喜好。
  整整一年前,视频号启动内测,和外界想象不同,它并非“含着金汤匙出生”,直至今日,微视依然是腾讯集团最重视的视频产品。
  不过,视频号已经“轻舟已过万重山”。尽管被身边的公关要求不透露具体数字,但张小龙说,视频号的用户数量和活跃度已经达到一定量级,迈过了内容产品的“生死线”。
“艺文中年”:做一款有灵魂的产品
  正如许知远所言,微信这样一个影响12亿中国人的国民产品,需要有自己的人类学家和社会学家。当然,张小龙算得上一位。
  “连接”和“简单”是张小龙为微信十年总结的两个关键词,或许是因为这位“艺文中年”(艺文,张小龙喜欢如此表述“文艺”)发现了其中蕴含的共同美学内涵。
  在一本名为《微信背后的产品观》小册子中,张小龙提出,要做一款有灵魂的产品。他将这种“灵魂”表述为人的多面性:它是有机联系的,产品结构是很好的;它是有肌肉的,功能要好用;有产品的气质,背后是价值观;反应要敏捷,理性,逻辑清晰,交互合理;谈吐要好,对应到人身上,是和谐而不是精神分裂的。
  从一开始,微信便要做一个“有气质”的工具,虽然它的产品经理是个纯粹的理工男,却并不妨碍他成为乔布斯的东方信徒,10年来始终保持着对“less is more”“think different”的信仰。
  张小龙认为,连接是美的,因为世界运行靠万事万物的连接而来,基于连接演变的结果也是最丰富的,而微信的终极目标正是连接,连接人、内容、服务,这是属于微信的“美”,正如此次论坛logo里那个完美的、立体的、纵横交织而成的圆。
  张小龙认为,简单是美的、优雅的。尽管微信承载了越来越多的功能,但始终坚持用最简单的方式实现这些功能。至少,他可以自豪地说,微信使用还和十年前一样简单,依然有自己的灵魂、审美、创意、观念,而不仅仅是数字的奴隶。
未来:张小龙的“异想天开”
  微信从不为新版本开发布会,但在这次PRO课上,张小龙破天荒地介绍了诸多微信即将发布新版本的功能,有的带有实验性,有的听起来有些无厘头,还有一些是更远的设想。
  做产品是个验证想法的过程。尽管张小龙曾说过,对于产品经理的新想法,99%的情况下,只要否定都是对的。但对于自己的“异想天开”,他似乎更愿意思考、选择、实现,并从中体会做产品的乐趣。毕竟,作为微信最大的“产品经理”,他某种程度上代表着微信的未来。
  视频号自然是微信下阶段最重要的产品,但转发朋友圈未必是个好主意,毕竟已经有2亿人将朋友圈设为“仅三天可见”。于是,张小龙将主意打到了“微信名片”。
  视频号将可以被设置为微信名片,即便你看不到对方的朋友圈,但点击头像里的微信名片却能看到对方在视频号里上传的最新视频。但他并没有解释,一个不愿意开放朋友圈的人,为什么会愿意开放视频号?
  直播将是视频号后微信发力的下一个方向,张小龙认为,这是普通人能够参与内容制作的最简单方式。
  张小龙将直播定义为和微博一样迅捷的自由表达,与视频号相比,它更加无门槛和个性化。作为直播的后来者,微信即将放开直播对于第三方的接口,比如电商,现在“附近的直播和人”会更名为“直播和附近”,今年春节还可能会推出直播拜年。“微信名片”在张小龙设想里,应该是新的人设呈现,比如他对直播的终极形态想象是,每个人都戴着智能眼镜直播自己所看到的世界,而他人点开“头像”,则可以看到“你之所见”,“每个人都是别人的眼睛,别人都可以通过别人的眼睛来看到世界”。
  如此带有浓郁赛博朋克的未来,或许才是热爱摇滚的张小龙,对于未来微信世界的真正想象。
  有人说,“今天,你要么生活在微信里,要么生活在别处”。张小龙说:“现在一个产品要加多少功能,才能不变成垃圾产品?”面对如今功能越来越复杂的微信,张小龙的思考与10年前不再一致。
  简单的微信,已是承载万物的底层基建,如果终有一天,微信即世界,那还是张小龙的微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