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3 数字上海-
3数字上海
  • ·一键“巡飞”机器喂兔 无人播种

一键“巡飞”机器喂兔 无人播种

走访上海奉贤区数字“智”理乡村农业

  

IT时报记者沈毅斌摄影报道
  无人机“外卖员”穿梭在楼宇之间送餐;无人公交车行驶在街道上接送乘客;机器人餐厅为人们做菜送餐……这是在城市中较为常见的数字化应用场景。但是,当无人机、机器人、数字大屏进入乡村,又会是怎样一番景象呢?
  无人机在上空巡查每一条道路、河流以及村子各个角落;智慧大屏从物防、人防、技防三方面为村民保驾护航;机器人不仅能定时给兔子喂食、清扫,还能用红外线为兔子量体温;无人农机播种、插秧、施肥、收割一步到位……这是最近《IT时报》记者走访上海奉贤区南桥镇江海村和庄行镇腾达兔业专业合作社的所见所闻。
  近期,在奉贤召开的2023年上海市数字乡村发展统筹协调机制会议暨国家数字乡村试点现场交流会上,市委网信办主任徐炯表示要坚持数字赋能,切实提升乡村数字基建能级、乡村数字经济活力、乡村数字治理效能。
  浦东新区和奉贤区也成为上海市首批通过国家数字乡村试点终期评估的两个试点区。
飞在天上的乡村“巡警”
  江海村全村面积5.4平方公里,耕地面积4036亩,总人口8390人,其中户籍人口仅1700人。如此巨大的人口比例差异是由于江海村靠近奉贤区中心南桥镇,许多外来人口选择来此暂住,这也给江海村的治理方式升级提出了更大挑战。按照传统让村委、安保等进行巡查,不仅会消耗大量人力,还容易出现疏漏,尤其是发生紧急状况时难以及时预警。
  对此,江海村引入了一位会飞的“巡警”——无人机。江海村书记助理沈乐天向《IT时报》记者介绍,无人机会按照规定的路线定期巡飞,重点巡查河道、车道、农业耕地等地方。例如夏天天气炎热,村子里的小孩在河边嬉戏,无人机飞过时会进行警报,并用摄像头记录下来,反馈到江海村党群服务中心的数字大屏上,村委干部可以及时赶到现场,避免发生危险;节假日期间,村子人员流动大,道路常常拥堵,无人机会提前飞到拥堵路段查明原因,及时疏通拥堵;清明节、中元节这样因祭祖产生明火的节日,无人机也会到墓园巡飞,保障安全的同时让村民安心过节。
  无人机还有另一个功能就是帮助村子建模,例如耕地面积测量、楼房高度、占地面积、每户村民的区域划分等,不仅能减少村委上门次数,为村委干部工作减负,明确建模之后还能减少村民之间的土地纠纷问题。
  除了飞在天上的“巡警”,江海村建设的智慧停车管理系统也成为一名“数字保安”。沈乐天介绍,做智慧停车系统最开始是因为许多在南桥工作的人,他们为了方便,将车辆停放在江海村,导致很多村民无法停车,并因此产生了不少投诉。所以,江海村设立了26处智慧停车道闸用来区分村民车辆与外来车辆,具体分为村民免费车、个人包月车和临时车。
  随着录入系统的车辆数据越来越多,摄像头也变为智能鹰眼,超级广角能自动追踪数据内的车辆,并放大拍照记录。这位“数字保安”正式上岗之后不久,就成功抓到一个盗窃村内一家企业护栏的小偷。当时,一家企业向江海村村委会反映,放在仓库里大概两公里长的护栏不见了,希望能动用监控查找小偷。于是,村委便利用智慧停车管理进行分析,通过图层叠加的方式锁定到车辆可能出入的道闸,找到短时间内出入多次的外来大型车辆,最后通过鹰眼拍下的照片对比,成功找出嫌疑车辆,辖区派出所以此为依据帮助企业找回丢失的财物。
会养兔子的机器人“保姆”
  走进一扇巨大的木质大门,笔直的小路通向深处,两侧是一望无际的稻田,沿小路大约步行10分钟,堆满兔笼、贴着不同品种兔子图片的养殖基地映入眼帘,这里就是庄行镇腾达兔业专业合作社。
  本以为养殖基地内会满地粪便、臭气熏天,但进入基地后,科技感扑面而来,宽敞的走廊上摆放着两台绿色机器,红色的机械臂配上一个大漏斗,这就是给兔子喂食、测体温的机器人;低下头还会发现地砖上有几条黑线,从走廊一直延伸至兔笼房间,这是机器人的投喂路线;而兔子被安放在专门的养殖房间内,干净整洁;数据大屏上还能显示每只兔子的体温状态,监测健康。
  腾达兔业专业合作社负责人顾永豪告诉《IT时报》记者,之所以选择用机器人喂养,和兔子的特性有关。作为一种易受惊动物,兔子对其他生物异常敏感,若采用人工喂养的方式,测温、打扫等工作容易影响兔子,动作稍大甚至会惊吓到它们。同时兔子的粪便、尿液的气味非常大,对饲养员来说也会有怕脏怕臭的心理负担。
  采用机器人喂养首先就能解决脏臭问题,在机器人底部有一个清扫装置,每次投喂的时候就能打扫一遍养殖环境;导轨为红外线识别,配上静音轮子,进出养殖房间能做到悄无声息,避免兔子易受惊;机器人机械化的重复工作也能减少养殖者的工作量,将更多精力放在提高兔子品质上。
  “机器人喂养的兔子年龄一般5—6个月,这个年龄投喂量、饲料都比较统一。”顾永豪表示,尽管机器人已经能实现大部分喂养自动化,但类似刚出生的小兔和待产的母兔因为投喂标准难以统一,还需要人工悉心照顾,而这也将成为养兔机器人的升级优化方向。“一手包办”农活的“无人”农机
  腾达兔业专业合作社除了养殖业外,粮食种植业也是其主要经营项目。说到种植,脑海中浮现出来的画面是农民们面朝黄土背朝天,播种、插秧,等到秋收季节又会挥舞着镰刀在田里辛勤劳作。随着科技时代的到来,农民的双手逐渐从播种、施肥、收割等工作中解放出来,由无人农机“一手包办”。
  今年4月,无人插秧机按照设定好的程序在腾达兔业专业合作社稻田中来回运行,所经之处被均匀插上秧苗。待到8月底,白色的收割机便会转动镰刀,将一粒粒金黄饱满的稻谷“收入囊中”。而种植者只需要坐在阴凉处,用手机远程操控这些无人农机,收割、脱粒、卸粮,并运至仓库。
  《IT时报》记者采访那天正好是庄行镇2023上海金秋品米节,顾永豪告诉记者,无人农机的使用极大地提高了粮食的生产效率,今年大米的亩产量相较于去年提升了100斤左右。想要建设好数字农场,做到真正的无人农业,少不了5G网络的使用。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上海市9个涉农行政区共完成了55766个室外5G基站建设,5G网络平均覆盖率达到97%。
  如今看来,无论是5G网络覆盖率,还是无人农机使用情况,都已经成为农业生产中必不可少的一环。“无人农机只是其中一条‘手臂’,想要更加精准操控这条‘手臂’还需要一个‘大脑’。”顾永豪坦言,目前缺少的是一个将养殖业、种植业、设备等数据汇总起来的数字管理平台。
  对此,腾达兔业专业合作社与上海电信奉贤局达成合作,计划通过云计算、物联网、精密智控、实时感知数据等技术手段,从农场环境、设备控制到动植物体征检测、个体跟踪等,进行全方位数字精细化管理,以此来代替传统的人工养殖和种植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