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2 时报快评-
2时报快评
  • ·马斯克“封神”前还有四大挑战
  • ·4500亿元!钟睒睒第三次成中国首富
  • ·无标题
  • ·无标题

马斯克“封神”前还有四大挑战

  

■王昕
  在近期上架的畅销书《埃隆·马斯克传》中,马斯克被塑造成一位天才。
  本书作者艾萨克森在结尾处写道:有时候,伟大的创新者就是与风险共舞的孩子,他们拒绝被规训。他们可能草率鲁莽,处事尴尬,有时甚至引发危机,但或许他们也很疯狂——疯狂到认为自己真的可以改变世界。
  马斯克,已经是艾萨克森笔下第五位“改变世界”的人,前四位是达·芬奇、富兰克林、爱因斯坦和乔布斯。
  对此,有美国媒体批评,艾萨克森似乎擅长“造王者”“造神”,但书中很多说法缺乏证据。
  如果你一直关注马斯克,就不难发现,其预言和承诺常常不足为信,但这本大热的传记却给了马斯克更多推销自己神话的机会。
  马斯克的神话到底是什么?追根溯源,从其年少时读过的那本《银河系漫游指南》开始,令马斯克魂牵梦绕的神话故事大多与太空、能源、运输等话题相关,不过想要一步一步实现每一个天马行空的梦想,并最终“称霸”火星,马斯克仍需先面对眼前的“四大挑战”。
  第一个挑战,正是特斯拉。
  特斯拉汽车是所有人最容易读懂的故事。在一路高歌猛进之后,“特斯拉事业部”遇到了小小的危机。特斯拉近期公布的第三季度业绩逊于预期,市值下跌超过10%。金融分析师凯文帕夫拉斯透露,在财报电话会议上,马斯克表现得像个“小婴儿”,几乎要哭出来!
  特斯拉是电动车领域的先驱和领导者,在电动车市场上,特斯拉汽车曾经是iPhone 一般的存在。然而,特斯拉与苹果最核心差异在于,特斯拉没有软件生态的护城河,更接近于“硬件造车”的特斯拉,正在慢性丧失差异化竞争力。
  特斯拉汽车能拥有今天的市场地位,除了强大的产品力,还有亦步亦趋的价格策略,与iPhone在手机市场高举高打的价格定位相比较,特斯拉汽车难免自惭形秽。而且在中国市场,消费者更容易感受到大量电动车品牌对特斯拉产生的挤压效应。
  在电动车未来的市场竞争中,与自动驾驶相关的“软生态”正逐渐占据主导地位,而在电池、传感器、算力、算法等领域,特斯拉都难言绝对领先。
  今天的特斯拉仍是一艘难以阻挡的“无畏舰”,但航速正在缓慢下降。
  第二个挑战来自AI。
  许多人都知道马斯克与OpenAI之间的陈年旧账。根据《埃隆·马斯克传》中的描述,2014年时,马斯克和谷歌创始人佩奇在人工智能未来的看法上出现分歧,一年后,马斯克与OpenAI现任首席执行官奥特曼合作,建立了自己的人工智能实验室。然而,马斯克与奥特曼的心有灵犀仅仅维持了4年时间,2018年,马斯克离开OpenAI董事会。
  当OpenAI成为近一年来科技产业的最大风口之后,马斯克曾多次炮轰OpenAI和相关技术演进路线,甚至称其“背离初心,从造福人类变成赚钱机器”,或是“相比核武器,他可能更害怕人工智能”。
  无论马斯克是不是“酸葡萄”心理作祟,OpenAI本有机会成为马斯克的又一张“神话底牌”。可惜的是,他错过了。
  AI正成为推动人类社会进步的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微软CEO在近日接受媒体采访称,不认同马斯克的AI威胁论,称“AI是最大机会”。
  几乎全球、全产业都在拥抱AI,马斯克暂时错失了成为该领域领军人物的机遇,而马斯克和他的公司看上去也不会甘于充当一个OpenAI或是微软、谷歌AI的超级用户。马斯克对AI不断“放炮”仅仅被看成是一种逃避,他必须正视AI带来的挑战,并尝试与AI共生共存。
  第三个挑战存在于太空。
  马斯克的火星梦,离不开对太空的探索。无论是SpaceX,还是星链,都取得了非凡的成就。SpaceX预计在2024年总共执行144次任务,每月发射约12个航班,其主要任务是让星链的服务更加商业化、泛在化。例如,可以让你我的智能手机直接与星链的卫星连接,如果马斯克没有食言,绝对可以称得上又一次“捅破天”。
  然而马斯克在太空中面临的竞争对手,远比谷歌、微软们强大得多,地球表面以上的太空区域是通往太空的门户、守卫国家主权的制高点,对于太空主导权的争夺往往是国家级的太空战略,正日益受到各国重视。
  近年来,美国、欧盟、日本等都在不断加码和升级各自的太空战略。法国总统马克龙就曾表示,欧洲在太空领域拥有诸多优势,但近年来错失了一些战略转折点,欧洲应强化“技术主权和竞争力”以打造太空战略。瑞银报告认为,“太空经济与全球互联网在世纪之交带来巨大机会的情况类似”。
  随着马斯克在太空影响力的不断扩大,其企业级太空生态如何与国家战略协作共存成为一个不得不面对的课题。
  在太空,没有纯粹的生意,必须考虑政治因素。
  最后一个挑战则来自马斯克自身的寿命。
  马斯克出生于1971年,今年52岁,到2050年时,马斯克79岁。对于马斯克来说,剩下的时间不长也不短,对于一个在少年阶段就开始创业的天才来说,20多年时间足够再创造出许多新的奇迹。
  马斯克提出的最梦幻计划是,在2050年把100万人送上火星,对此,即便马斯克的粉丝们也难免将信将疑。
  不过,马斯克认为自己有的是时间。人类寿命,一直都是他非常感兴趣的话题。马斯克认为,自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长寿问题,但是他却不想这么做,因为如果所有人都能活得很久,社会会变得懒惰、陈旧和僵化,人类不应该对抗衰老,死亡对人类意义重大。
  为此,马斯克提出了可替代的解决方案——“数字化人脑”,脑机接口是马斯克一直致力于研究的方向。他认为,大脑数字化可以让人类在死后思想得以延续。
  虽然这听上去像是科幻小说中的情节,然而比起移民火星,“数字化人脑”说不定更容易一些。
  至少对马斯克来说,得先解决这个挑战,才更有可能目击“火星神话”实现的那一天。
  “他有一种狂热掩盖了他的笨拙,而这种笨拙又紧紧包裹住他的狂热。”用《埃隆·马斯克传》里这句话形容马斯克也许最贴切不过——这个“狂热的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