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7 新闻产业-
7新闻产业
  • ·AMD称“中国区裁员15%”消息失实
  • ·2023年是5G-A标准制定关键年
  • ·中小品牌:夹缝中呐喊

中小品牌:夹缝中呐喊

  

上接08版
  也就是说,如果“李佳琦直播间”提供的价格高于其他平台,消费者有权退货,属于协议里约定的最低供货价格。就目前披露的条款来看是符合市场惯例的,没有出现“限定向第三人转售商品的最低价格”相关条款,“目前看来并不违反《反垄断法》”。
  无论是京东还是美ONE,“所占市场份额是否达到相关市场的垄断标准”是判断垄断的关键,而“相关市场”的判定,往往是反垄断调查中最“艰难”的一环。
  在海氏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实名投诉函中提及,(京东强行改价)造成与其他客户和友商的契约违约,从而陷入需产生巨额赔偿的境地。
  这被认为侧面印证了海氏与“李佳琦直播间”至少有价格上的某种约定,那么海氏是否真会为此赔偿?赵山表示,一般而言,合同双方订立的协议,不对抗产品在第三方平台的特别销售行为或特殊销售行为,包括赠与行为,比如买手机送烤箱,这种行为属于其他平台赠予,为0元销售,“目前披露的条款里也未能看到有这样的细则,因此也很难判断海氏是否违约。”
  10月25日,海氏官网上的24小时客服电话及销售渠道电话,都始终处于暂时无人接听状态。据接近海氏品牌的知情人透露,目前该公司暂时不接受外界对此事的询问。
  不管有没有二选一或底价协议,有没有保价赔偿,对于今年将“最低价”顶在头上的各家平台而言,“价格战”都必须打到底。
  蓝鲸财经一篇报道表示,底价协议普遍存在,只是说法不一样,而且并不是主播专享,掌握话语权的平台也有类似的权利,“在有关部门明确禁止二选一之后,这一策略开始以‘最低价’的争夺形式重返江湖”。
  在今年的双十一启动仪式上,天猫宣布预计将有超过8000万商品降至全年最低价;京东喊出“真低价”,并且表示,“京东的低价,不只要帮消费者把商品价格打下来,也要让厂商赚到钱。”
  或许,对于像海氏这样的中小品牌,神仙打架,自己只能在夹缝中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