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5 新闻产业-
5新闻产业
  • ·148亿元卖身深圳国资苏宁要变“深宁”?

148亿元卖身深圳国资苏宁要变“深宁”?

  

IT时报记者孙鹏飞
  3月1日,苏宁易购迎来近8个月来首个涨停。截至记者发稿,苏宁易购股价徘徊于7元/股区间,市值近700亿元。遥想2015年6月,苏宁创下23.14元/股新高,如今股价已跌去近七成。
  盛极而衰的不只是苏宁易购的股价。急速扩张后,苏宁主营业务回血缓慢。
  《IT时报》此前曾报道,苏宁易购连续6年不断“卖子”求生,6年间扣非净利润均为负数。2020年三季度财报显示,苏宁账面现金有308.37亿元,可是,单就需要偿还的一年内到期债券、短期银行借款和一年内到期银行贷款就有383.99亿元,如果算上合同欠款等,苏宁存在近百亿资金缺口。
  更糟的是,2月27日,苏宁易购发布2020年度业绩快报,去年全年苏宁净利润亏损3912.34万元,扣非净利润为亏损42.3亿元。
  2月10日,信用评级机构中信诚因苏宁债券集中兑付和再融资压力,将苏宁易购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
  苏宁易购急需资金回血。此前市场曾传出阿里系、南京国资委或入场,但最终的“新郎”却是深圳国资委。
  2月28日苏宁易购公告披露,深圳国资委旗下两家机构深国际控股(深圳)有限公司(下简称“深国际”)和深圳市鲲鹏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简称“鲲鹏资本”)拟以148亿元收购苏宁合计23%的股权。这是3月1日苏宁股价飞升的缘由。
  从江苏省百强企业,到如今成为半个“深圳人”,这桩“联姻”令人疑惑。苏宁易购为何获得深圳国资委青睐?地方国资入场后,苏宁易购又将何去何从?
舍近求远:从“苏宁”变半个“深宁”
  2月25日,苏宁易购发布停牌公告称,公司实控人、控股股东张近东及苏宁电器集团拟转让20%~25%股份,受让方属于基础设施等行业。
  浙江金融监管人士王宇(化名)告诉《IT时报》记者,这和地方国资委的资金实力有关。
  据《时代周报》报道,针对苏宁易购转让的股权,南京国资委出资范围为80亿元至100亿元。与此形成对比的是,深圳国资委受让金额高达148亿元。
  此外,南京国资委计划将这些股份注入与苏宁易购联合成立的新产业基金,但深圳国资委没有该条款。这或许解释了苏宁易购转向深圳的部分原因。
  据王宇透露,多年来,苏宁易购就和深圳资本一直有互动。
  2020年11月底,苏宁易购宣布子公司云网万店完成A轮60亿元融资,领投方深创投正是深圳国资委旗下机构,投资人名单中还有实控人为深圳罗湖区财政局的深圳罗湖引导基金。
  早在2017年11月,苏宁公告称,苏宁物流与深创投共同发起设立物流地产基金。2018年7月,上述基金完成备案手续,首期募资50亿元,其中深创投认缴24.5亿元。
  如今苏宁易购公告称,公司将在深圳建立华南总部及全球采购中心,在王宇看来,是苏宁易购与深圳捆绑更紧的表现。
  苏宁易购公告中还透露出,深国际、鲲鹏资本作为产业投资人,将与其他相关方共同围绕商品供应链、电商、科技、物流、免税业务等领域,对公司进行综合赋能,并推动相关方为公司及业务发展提供必要的政策、税收、金融等方面的支持。
深圳国资委为何押宝苏宁?
  深圳国资委看中苏宁易购的一块业务或许是物流。
  苏宁披露公告当天,深国际在公告中表示,此次收购有望强化与苏宁易购物流基础设施之间既有合作关系,并可适时承接苏宁易购优质的物流资源,加速实现综合物流港项目的全国布局。深圳国资委间接持有港交所主板上市公司深国际43%的权益。
  深国际主要从事收费公路和物流业务,主战场在粤港澳大湾区、长三角和环渤海地区。
  据去年9月份东方财富证券的一份研报显示,苏宁物流仓储模式已覆盖大件、小件、冷链、跨境、社区等多种类型,线下末端服务网点超过26000个,在全国95%以上的区域可以实现24小时达的配送服务。
  将物流配送的触角遍布全国,切入细分市场,或许是深国际的第一重野望。《IT时报》记者通过梳理同花顺i问财数据后发现,目前深圳国资委作为实控人已经入主22家A股上市公司,10家为“深”字头国企。
  另一家深圳国资委入股的企业怡亚通,主营业务为供应链管理服务,涵盖380新流通服务平台、物流平台、平台间关联交易和广度综合商业服务平台。不过去年半年报显示,该公司物流平台营收占比仅为1.12%。
  不止有物流,苏宁还有商流。目前苏宁易购零售注册会员数超过6亿以及线上线下的零售业务模式,让深国际有向物流产业综合服务商转型的憧憬。
  事实上,因地缘优势,深圳有4万多家跨境电商公司,但却很难称之为电商之都。
  提及杭州、上海,你能想到的是阿里巴巴、拼多多,但深圳往往与中兴、华为、腾讯相关联,对应着底层技术输出。未能孕育一家出圈的电商企业,似乎是深圳的一种遗憾。
  疫情期间,跨境电商企业因订单下降,物流费用上涨,举步维艰。2020年4月深跨协调查数据显示,以现有的库存和资金,40%卖家还能支撑1~3个月,19%卖家能支撑3~6个月,20%能支撑6个月以上,另有21%卖家已经支撑不住。
  出口转内销,如何刺激内循环,也是摆在深圳政府面前的一道难题。
  如今,苏宁易购将华南总部建于深圳,或许是上述问题的一种回应。
  今年2月,深圳国资委党委书记、主任余钢接受媒体采访时多次提及,深圳国资委将加快构建城市保障、城市建设、金融投资、新兴产业四大板块。
  另一家入主苏宁的鲲鹏资本主要服务于国企混改,瞄准新兴产业中的信息技术、医疗健康、生物医疗、智能制造和金融科技等领域。
  尽管苏宁易购只是一家民营企业,但令深圳国资委关注的,或许还是其电商及物流基因。
交易后上市公司没有实控人?
  深圳国资委入局,苏宁易购会有什么改变?
  答案是:张近东不再成为苏宁易购的实控人,股权结构上将呈现张近东、深圳国资委和淘宝中国三足鼎立的局面。
  此前张近东以31.71%的股权成为苏宁易购的实控人,《IT时报》记者根据相关公告计算发现,交易后张近东将直接持有15.72%苏宁易购股份,而苏宁控股、苏宁电器的持股比例将下调至0.66%和5.45%。由于张近东持有50%苏宁电器以及51%苏宁控股,又通过南京润贤间接持有8%的苏宁控股,因此张近东直接及间接持有18.83%苏宁易购股份。而苏宁易购第二大股东淘宝中国的持股比例为19.99%。
  苏宁易购转让了23%的股权,而深圳国资委间接持有深国际43%的股权,并100%控股鲲鹏资本,《IT时报》记者据此计算,深圳国资委实际间接持有苏宁易购18.44%股份。
  如果按投票权看,张近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及关联方合计持有21.83%投票权,深圳国资委系股东持有23%的投票权,淘宝中国系仍有19.99%投票权。三者数据颇为接近,但均未超过30%,说明董事会上不存在具有绝对表决权的股东。“此次交易后,上市公司将处于无控股股东、无实控人状态。”苏宁易购公告称。
  如今股权交易仍未落地,但在今年苏宁集团新春团拜会上,张近东喊出苏宁最新计划:“不在零售主赛道的,该关的关,该砍的砍!”
  此前苏宁集团以多元化布局成立苏宁易购、苏宁物流、苏宁金融、苏宁科技、苏宁置业、苏宁文创、苏宁体育、苏宁投资八大产业板块,其中与零售关系最远的苏宁体育、苏宁文创或将被抛弃。
  2月28日,江苏足球俱乐部(此前名为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公告称,即日起将停止所属各球队的运营。让很多球迷难以接受的是,该俱乐部在2020年11月12日刚刚夺得2020赛季中超联赛冠军。
  这或许是苏宁做“减法”的第一步,预示着接下来更多“卖子求生”的剧情或将上演。
  这一次,苏宁是急切的。张近东公开表示,苏宁易购扭亏的时间点是2022年。事实上,2020年度苏宁易购亏损已是既定事实,根据深交所规定,连续两年亏损后企业将被*ST,若此后业绩再亏损,苏宁易购便有着退市风险。
  苏宁易购还会如何自救?接下来又会如何与深圳国资委磨合,碰撞出火花?一切仍是未知数。但这条通往2022年的路,并不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