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9 时报独家-
9时报独家
  • ·无标题

无标题

  

上接01版
  疫情后,一二线城市开启抢人大战,李佳琦落户上海,薇娅们得到了杭州的直播人才奖励,全国前100位头部主播,年销售额在5亿元以上的,按贡献给予200万元以上的奖励,并在落户、购房、子女入学、车牌竞价补贴、医疗等方面享受相应待遇。
  三四线城市也相继出台各种人才政策,抢人大战进入白热化,大众对直播的认知也上升到助力经济复苏这一层面,各地纷纷与抖音、快手、淘宝直播等平台成立直播产业链基地。
  比起入局较早的元心,宋迪从2020年12月才开始做抖音直播,她更愿意将自己的试水成功归结为运气。
  选品的独到,是宋迪能够脱颖而出的原因之一,当寒潮一视同仁地侵袭大江南北时,宋迪直播间里每晚都能涌进800多人,小童的厚款家居服一售而空,第一个月的成交额就高达七八十万元,净赚了一二十万元。
  直播一个月的成绩,让宋迪有勇气继续做下去。她和母亲,盘下了童装城里一个两层楼的沿街店铺,总价600多万。楼下,是母亲的布行,楼上,是宋迪的直播间。
  政策扶持是一方面,但直播事业能否持续还存在很多不确定性。
  虽然第一个月赚了不少,但利润基本化成了库存。元心每天都有一辆货车载着样衣从杭州四季青发往她的店铺,预售后再下单,货款月结,这靠的是她10年来与服装档口建立的信任,但新入局者,无此优待。
  疫情期间,湖州织里充斥着靠熔喷布实现过亿收入的神话,但宋迪的直播间只是湖州织里童装城里普通店家们的缩影,几乎所有外贸工厂、布行都在尝试转型直播,抖音、快手、拼多多,一个个都在试水,砸入十几万、几十万却不见水花的,大有人在。记者手记:
疫情,改造了乡村
  直播下乡,只是疫情改造乡村的一个侧面。
  视频拜年时,老家的小侄子穿着抖音爆款家居服。
  大舅给新装修好的拆迁安置房来了个“一镜到底”的直播,“福”字红木镂空花纹的客厅吊灯十分夺目,“所有灯具加起来不到1000块,我都是在拼多多上买的”。
  在1688上做七八年童装批发商的婶婶,自己也想不到竟然会迷上在1688上买东西,批发成沓的袜子、抹布,都不到10块钱,不停在微信群里安利薅羊毛的攻略。
  村口的农村淘宝店,以前是妈妈的快递驿站,每隔一两个月,她会收到女儿在直播间里秒到的好货,因为妈妈从来不用淘宝。如今这里却成了妈妈的社区团购取货点,几乎每天都有写着她名字的一大塑料袋,“你就差把超市搬回家了”,奶奶在一旁嘀咕道。
  下沉市场的购买力正在被释放,短视频、电商、社区团购,几乎所有平台都在扫村,下沉是它们获取新增流量的最好方式。
  小城被科技和互联网改造的速度,甚至超乎了想象。
  如果不是身穿白大褂的医生穿梭其间,谁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有星巴克、超市、服装店的综合体,竟然是一座三四线小城的公立医院。穿过住院部旁的图书馆,来到急诊楼,大厅中央琴声悠扬,透过玻璃穹顶的阳光,让崭新的钢琴熠熠生辉,倒吸在天花板轨道上的送药机器人,帮护士小姐分担咨询工作的导航机器人,竟一时令人恍惚,分不清是未来还是现实。
  “请出示健康码,从石家庄等中高风险地区回来的人员,请出示核酸检测报告。”要不是喇叭里循环播放的引导语音,真该忘了自己来医院是为了做返工前的核酸检测。
  疫情下,一座小城里处处可见的是,互联网和科技下沉的痕迹。这些现象,在一定程度上解答了逆流的原因,直播下乡,年轻人回农村去,因为这里还有更多被改变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