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2 特刊-
2特刊
  • ·70年,红色闪亮的

70年,红色闪亮的

李白烈士曾使用过的发报机

  

7个印迹
  70年,我国信息通信业从小到大、从弱到强,跨过一道又一道沟坎,突破一个又一个难关,取得举世瞩目成就,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做出显著贡献。
  70年,红色基因传承。李白、秦鸿钧、张困斋等烈士用永不消逝的电波,为新中国的建立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们是永不暗淡的英雄;众多邮电职工,开展护局护台斗争,为解放事业和新中国成立后的经济社会发展贡献了巨大力量;在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时,大家捐飞机捐子弹,踊跃支前;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电信人用热情、钻研、奋斗,加快提升通信发展水平,为人们带来更好的通信服务;在新时期,电信人用新技术、新平台不断提高党建工作的信息化、智慧化水平。
  先烈的事迹、英雄的故事、奋斗者的荣光、创新者的激情,浸透入《IT时报》及前身《上海邮电》《上海邮电工人》等报纸的血液中。70年,红色基因一直都在。
献礼国庆为奋斗者高歌
  老报纸:1949年10月15日《华东邮电》;1950年10月1日《上海邮电工人》创刊号;1959年9月29日《上海邮电》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隆重举行,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
  1949年10月9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召开第一次会议,一致决议通过将10月1日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日的建议案。之后,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发布公告,自1950年起,每年10月1日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庆日。
  1949年10月15日的《华东邮电》报上,刊登文章《上海百万人大游行,邮工队伍整齐严肃》。1949年10月8日这天,上海举行了百万人大游行,这在上海历史是从来没有过的,从当天早上五六点到次日凌晨4点,上海的马路上人流络绎不绝,实际上连观众在内,总人数达到三四百万人。
  1950年10月1日,正值《上海邮电工人》创刊,也是庆祝国庆节的特刊。上海邮电工人举行了演讲会、座谈会、庆祝晚会等各种形式的活动,庆祝第一个国庆日的到来。当时,上海组织了劳动模范代表团赴京参加全国英模大会,来自邮电行业的普荣琛就在其中。普荣琛在《上海邮电工人》特刊上撰文,介绍了赴京参加大会的过程和见闻。
  195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周年,据当时《上海邮电》报道,上海邮电工人举行了万人参加的庆祝建国十周年大会,电报局送报员鲁绍兴作为上海市劳模、先进生产者代表,赴京参加国庆盛典。在当时的报纸上,也回顾了上海邮电事业建国十年来取得的巨大成就。
红色电波秘密电台的地下斗争
老报纸:1959年5月18日《上海邮电》,刊登李白夫人裘慧英的回忆文章《李白烈士》
  上海是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地,也是中共通信事业的摇篮。1929年,第一部地下无线电台在上海诞生,自此红色电波始终没有消逝,李白等人为此付出了生命。上海的秘密电台,为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
  1927年,中共中央在上海创建了情报保卫机构——中央特科,下设总务科、情报科、行动科。1928年秋,中央筹建电台工作,中央特科为此设立第四科,即交通科(后改为无线电通讯科)。1929年秋,中共第一部地下无线电台在上海诞生,周恩来亲自编制了第一本密码本。
  抗日战争期间,设在上海的秘密电台主要是中央机要电台,先后由田保洪、李白任报务员。1942年9月,秘密电台被日军侦悉,李白和妻子裘慧英被捕。他们扛住了敌人的严刑拷打,李白十个手指指甲全部被拔光,双手血淋淋,但是他们始终未透露党的秘密。后来经过党组织的营救,被关押了大半年时间的李白得以保释。随后,党组织安排李白打入了国民党国际研究所浙江淳安电台工作,李白利用这里的电台将上海、杭州送来的情报发给党组织。
  解放战争期间,上海市委使用由秦鸿钧任报务员的电台与中央和中共中央华中局、华东局通报联系。后来,中央又在上海设置了电台,李白任报务员,上海市委和上海局用李白电台与中央通报,秦鸿钧电台继续与华东局通报。
  1948年,随着解放战争进入战略决战阶段,之前因担心遭敌人破坏而曾暂停联络的李白电台重新启用,李白将敌人的长江江防计划等许多战略情报发给了中央。由于需发送的情报量很大,李白顾不上被敌人发现的危险,频繁发报,1948年12月电台被敌人发现。李白被捕后,秦鸿钧电台承担起向中央传送电报的重任,但不幸的是,1949年3月,秦鸿钧和电台联系人张困斋也被敌特逮捕。1949年5月7日,李白、秦鸿钧和张困斋英勇就义,20天后上海解放。
  在李白牺牲十年之后,也就是1959年,李白夫人裘慧英在《IT时报》报前身《上海邮电》上,撰写了回忆李白烈士的文章,谈起李白两次被捕经历和最后的壮烈牺牲。
  正如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呈现的场景,李白正在发送最后一份紧急的重要情报,这时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李白继续敲打着电键,最后发送的是“永别了,同志们。”
  之后,李白被押到国民党军统特务的秘密监狱,在一位地下党同志的帮助下,裘慧英来到一位老百姓家的阳台上,和关李白的房间遥遥相对,两人只能这样远远地对视。1949年5月19日,上海即将迎来解放,这一天裘慧英又去看李白,但对面铁窗里面露出的一个陌生面孔说道:“李先生不在这里了。”一直到解放后,裘慧英才找到李白的尸首,据当地老百姓讲,李白和其他烈士在就义前,唱着“东方红”。李白等烈士虽然没有看到上海解放,但是他们的的确确看到了“东方红”,看到太阳正在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