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10 特刊-
10特刊
  • ·无标题
  • ·向过去告白 对未来致敬

消逝的电报、寻呼机、大哥大:

向过去告白 对未来致敬

大哥大成为身份的象征

早期开办的长乐台寻呼话房还较为简陋

1995年左右,寻呼业蓬勃发展,全国规模最大的长阳128中文寻呼话房先进了不少

  一段段兴衰、一个个告别、一次次跨越,每次信息通信技术迭代背后,是整整一代人的艰辛付出,也是一段时髦生活方式的流行,既有技术升级带来的挑战,又伴随着行业告别的叹息,更多的则是百姓信息生活日新月异的变化。
  电报、寻呼机、大哥大……曾经最热门的产品、最红火的通信方式,随着技术的进步,也经历了一场场必然的告别,一次次焕新重生,新技术、新职业、新服务、新品牌接管了我们的生活。
  这是社会进步和通信行业快速发展的见证,是向新中国建设巨大成就的一种致敬。
电报声声不欲归
  电报的历史相当悠久,新中国成立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它一直是人们传递信息最快捷的手段。生老病死、高考高中、新生儿出生,几个字、十几个字之间,人们利用电报传递着喜怒哀乐,那时候电话还远没有普及,最紧要的信息基本都是通过电报传递到对方手中。
  20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电报是生活中的必需品。那时的电报量非常之大,就算在晚上也有很多人来电报室发电报,每天19:00之后,电报室依然排着长队,电报大厅24小时灯火通明。上海的百姓将信息通过电报发向全国,而全国各地的电报也蜂拥至上海。
  “电报量多得不得了,我每天要送150多封电报。”姜保荣曾是一名送报员,他的工作可不轻松,风里来雨里去,“电报一天送4个班次,最晚21:01之前用户发的电报我们都要当天送完,报房理好后往往要21:30~ 22:00了,我们拿到电报后就赶紧出去送,送完之后差不多到凌晨1点。”
  由于电报中常常都是非常重要的信息,所以送报员也总是不惜一切代价将金子般的信息送到居民手中。姜保荣曾拿到过一封只写着大楼地址和用户姓名的电报,他跑遍了这幢大楼的每个楼层,都没找到这位收报人。他又到附近的派出所查询,还是没有找到收报人,这时他想到收报人可能是外地来沪探亲的,于是他又折返回去,果不其然,仔细询问之后终于找到了这位收报人。
  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随着固定电话的普及以及手机、传真机的慢慢兴起,电报业务量迅速下跌,电话和互联网的兴起让“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梦想成为新中国人民和全球人民的现实。
众里寻他千百度,呼之即来
  1983年,上海第一个寻呼信号从华侨商店的一间盥洗室走廊内发出,那时仅有一个寻呼座席,面积只有2.6平方米,服务30多个用户。
  上海寻呼业真正红火起来始于1992年,也正是那年,上海国脉通信股份有限公司挂牌上市,迈出了中国寻呼业同时也是通信业历史上里程碑式的一步。
  那时候,寻呼业的常规发展已经满足不了市民高涨的购机入网需求,和装固定电话一样,申请BP机,老百姓也得排队等待。销售BP机的营业部忙不过来,经常从寻呼话房里调人支援销售工作。
  之后的数年中,上海寻呼业发展越来越快,话房一个接一个“开出来”。寻呼小姐也是一个很不错的职业,90年代中期就可以拿到每月1000多元的收入,很受年轻女孩子的向往。寻呼台负责人总是马不停蹄地招聘人手,而在人才市场上,招聘寻呼小姐的柜台前总是人满为患,甚至被挤爆;寻呼台也很挑剔,个人素质、长相等各种条件都要看,能被选中的应聘者绝对算得上“白富美”。
  1997至1998年间,上海寻呼业迎来最高峰,最多时寻呼座席数量达到600个,邮政大厦、长安大厦、平凉分局等多个话房人员爆棚,顶峰期寻呼小姐数量高达3000人。
  截至1995年11月,国脉坐拥70万用户,独占上海50%的市场和全国市场的十五分之一,作为全国邮电系统第一家上市股份制公司,其资产从创立时的7000万元跃升至10亿元,126人工寻呼系统、127自动寻呼系统、128中文寻呼系统,分别荣登全国同类城市寻呼枢纽的榜首。
  中国和上海的寻呼业高峰期大概延续了10年左右时间,2000年后,由于手机和短信的兴起,寻呼业走上了下坡路,业内有句话叫作“一条短信,摧毁了一个行业”。2005年以后,寻呼业务总量已经极度萎缩,寻呼小姐的形象逐渐淡去。
  寻呼业从其技术特征就决定,它必将是移动通信行业快速发展过程中的一个过客,而在全球范围内,寻呼机曾经最火的地方也在咱们中国。
凤毛麟角大哥大俯拾皆是国产机
  在闻名遐迩的中华商业第一街——南京路步行街上,有一栋始建于1932年的19层建筑——七重天大楼,这里是我国移动通信的起源地,在这栋楼的楼顶,曾竖起我国最早的通信基站。1982年,我国自行研制的150兆赫兹移动电话系统向社会开放,上海公众移动电话网正式诞生,基站就设在七重天宾馆的楼顶。
  1987年11月,第一个模拟蜂窝移动电话系统在广东省建成并投入商用,广州开通了我国第一个移动电话局,首批用户有700个。1988年,上海移动电话投入商用,也就是俗称“砖头手机”的大哥大。没过几年大哥大进入黄金时期,火爆程度导致2万元一部的大哥大被黑市炒到5万元。
  由于大哥大必须通过烧号与号码绑定,1992年大哥大爆红后,“放号小哥”连夜烧号,甚至创造了一个星期都没有回家的纪录。
  那时候买大哥大可是真“饥饿”,先去受理处预约登记,缴纳50元的登记费,拿到登记单。由于网络容量的限制,并不一直开放登记,而是隔几个月开放一下,每次开放也限定数量。因此,登记单在黄牛市场可以卖到1000元。
  当时在上海长途电信局负责烧号工作的凌斌就是大哥大市场“红红火火”的亲历者,他清楚地记得,1995年大哥大进行过两次集中大放号,总计卖出7万台大哥大,上海的大哥大用户一口气突破了10万。现场是现金购机,不但长途电信局从交通银行请了10名工作人员带着点钞机来到放号现场,上海武警还派了一个班来维持排队秩序,毕竟人人怀里都揣着巨款。
  有一次,凌斌和其他3名工作人员将200台大哥大存放在一间教室里,总共价值400万元。因为害怕夜里有人来偷,他们一到晚上干脆就将教室反锁,人躺在装大哥大的盒子上。在他们的人生里,想必也是最贵的一张床了。
  1997年前后,“大哥大”仍是奢侈品,不过称呼逐步被“手机”取代,各种手机品牌多了起来。现在,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强大的手机设计生产和消费国之一,国产品牌智能手机不但彻底支配国内市场,还在海外攻城略地,没有任何工业品像手机一样,能最集中地代表中国的工业竞争力,颠覆了全球手机市场的版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