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11 特别报道-
11特别报道
  • ·网红潮妈
  • ·被诧异目光笼罩着的“最大增量”

被诧异目光笼罩着的“最大增量”

  

篇在一线城市,医美已经是一件很时髦的事情,于是三四线城市成了医美最大的增量市场。当小镇妈妈们开始频繁地往返于大城市进行整形手术,到底是单纯地想要变自信,还是企图靠颜值挽救婚姻危机?
  最近半年,陈欣(化名)过起了双城生活,工作日在上海,周末回老家,一个浙江的三四线城市。每次来回,他都兼职当顺风车司机,降低奔波中的成本,这也让他接触了很多不同类型的人,比如那些为了追求美而做医美手术的妈妈们。“就在半年的时间,我便接到了四位从老家到上海做医美的女性。”陈欣说道。
  前两位是年轻的90后宝妈,“我们俩是室友,从大学起就有了做医美的念头。”她们讲述着如何从小红书上了解到水光针、线雕等医美项目,进而升级到新氧等平台来寻觅医院付诸实践,这些充斥着美图和“亲身体验”的美丽日记让她们对整形放下了戒备。
  她们的目的地是一所整形医院,隐匿在一个别墅区里,这里的房租比写字楼更便宜,私密性比商业楼宇更好。
  满脸包着纱布,只在眼睛处留了一条小缝,第三位女性在朋友的搀扶下上了陈欣的车,返回浙江老家。大概是看到陈欣难以掩饰的惊讶表情,这位包着纱布的女客人主动打破了尴尬的气氛:“医生说割双眼皮是最小的整容手术了,水也不用挂,医院也不用住,开完刀就让我回家了,我现在麻药开始退了,很疼。”
  还没等我接上话茬,她又激动地拨通了先生的电话,用撒娇的口吻说道:“老公,我好疼啊,啊,有血,我的耳朵边怎么在淌血?”她话音未落,电话那头便传来一句呵斥,“疼,疼,疼,是谁叫你去做的啊!让司机开到家门口,别让人看见,我出去吃饭了。”旋即挂掉了电话。
  顾不得麻药引起的疼痛,她对小姐妹们发牢骚说,再也不会去做第二次了。说罢,群里的“过来人”纷纷回答道,“好了伤疤忘了疼”“等你眼睛恢复好了,变美了,会越看鼻子越不顺眼”“我鼻子没一个月就恢复好了,最近我老公晚上很少出去打麻将了,哈哈哈”“我最近在App里团了一个抽脂的项目”……
  最后一位顺风车乘客是陈欣家里的长辈,她的起点竟然也是一家整形医院。瞒着家里人,她自己掏出5万元,偷偷跑到上海整了鼻子,因此牵出了一场婚姻危机。
  50多岁的她,思想极为新潮,从安利到美乐家,一直在直销圈做得风生水起,当然,大部分的收入都化成了自己吃的保健品。
  她把大多数的精力放在了工作室上,每天睁开眼就在微信群里分享励志鸡汤文,自己读书的感悟等等,因此她串联起了一批为家庭辛劳牺牲了健康的宝妈们。
  无奈的是,她的丈夫极为传统,不理解她为何这把年纪还整形,更不理解她为何如此大手大脚地花钱;不理解她为何不在乎周遭的眼光,更不理解她为何只顾自己提升生活品质,而不顾儿女子孙的前程。然而,促使她整形的原因,也正是隐藏在生活细节里的矛盾和不理解。
  四个人,三个年龄阶段,不同的原因,却都前往了同一个目的地。尾语篇
  时代在变,人在变。
  对于小镇妈妈来说,结婚前听从父母的指挥,结婚后追随爱人的脚步,职业生涯的一起一伏均以孩子为中心。她们不是自由的掌舵者,对自己的人生缺乏足够的话语权,战战兢兢地对待每一笔支出。面对生活的变故和挫折,她们往往手足无措,这曾经是她们的生活状态。
  如今,随着信息壁垒的打通,不仅打破了地理的局限,也让小镇妈妈走出往日的生活圈子,无论是变成网红潮妈,还是从互联网获取知识的力量,还是赚钱补贴家用等等。小镇妈妈的生活正在发生巨变,有了更多学习和展示自我价值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