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8 时报独家-
8时报独家
  • ·中小卖家出海生意“停摆”

外贸订单“消失”跨境物流涨价

中小卖家出海生意“停摆”

空荡荡的巴黎,奢侈品店都关门了,代购们的生意也暂告一个段落图东方IC

  

全球一体化中的
  抗又战争编者按
  疫情“冻”住了全球化。
  随着全球数十个国家和地区“封城”“封国”,国人突然发现,以往寻常的全球“买买买”,是无数人跨越重洋接力而成,如今,这场“接力赛”暂停了。
IT时报见习记者孙鹏飞IT时报记者孙妍
  全球化的时代,仿佛一切被新冠病毒敲下暂停键,随之而来的是多个国家紧闭国门。
  从4月3日起至4月末,日本禁止73个国家及地区的外国人入境。同时,4月2日起,日本邮局将停止受理意大利等153个国家的包裹,此前日本已停止发往中国的快递业务。
  航班停飞,快递停发,这背后还有停滞的业务往来和停摆的工厂订单。对于跨境电商、跨境物流从业者而言,他们在停顿的缝隙中挣扎求生,2020年的上半年,注定是这群人无法抹去的记忆。
国际物流成本最多涨3倍
  4月6日起,联邦快递将收取临时航线调整附加费。据《IT时报》记者了解,从中国大陆出口的所有国际包裹和重货货件,联邦快递每公斤增收7元人民币,而亚太地区及非亚太地区进口到中国大陆的国际包裹和重货货件,每公斤分别增收7元和1.6元人民币。
  对于涨价的原因,联邦快递表示,全球疫情爆发令许多国家和地区颁布相关限制,在新挑战和运营模式下,公司的成本上升。
  一位联邦快递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多数物流会优先输送医疗物资,C端寄快件的需求依旧强劲,“不怕因为涨价单子变少,就怕单子太多忙不过来。”
  UPU(万国邮政联盟)统计数据显示,从今年1月23日至3月23日,UPU成员国邮件吨数和件数分别同比减少10%和15%。与之前一年相比,万国邮政联盟成员少运送至少1万吨邮件,其中2kg以下的小件数量同比下降16%。
  3月2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进一步提升我国国际航空货运能力,努力稳定供应链。而国家对民航航班的限制,也令不少民用飞机转为货机。
  但在广州合联物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联物流”)市场总监史攀攀看来,虽然货机数量相比之前已增加,但总体上还是不够。
  合联物流主要负责中国往返中东地区物流业务。史攀攀明显感受到疫情下行业的变化。从2月底开始,史攀攀经常遇到航班取消的情况,导致货物运达时间的不断拉长。
  疫情前货物运至阿联酋、沙特、卡塔尔及科威特分别需要4~5和6个工作日。如今,抵达阿联酋的时间被拖长至7天,沙特和科威特需要10天。由于卡塔尔国家封闭,合联物流目前暂停了运送至卡塔尔的物流业务,这大约是先前1/3的业务量。
  雪上加霜的是,货机航班供不应求,开始涨价。史攀攀告诉《IT时报》记者,“如今公司的成本比疫情前高了差不多3倍!”
  成本压力陡增,合联物流不愿降低员工薪资,只能在部分非核心业务上提价。据史攀攀透露,传统贸易业务都在涨价,现在空运一公斤口罩,运费要70元人民币。
  史攀攀感受到了公司的压力,但他很乐观。他认为疫情结束后,报复性消费的时间点会到来。
外贸订单“断崖式”下跌
  嘉兴桐乡人华景(化名)本以为2月10日企业复工后,一切都会回归正常。可是风还是变了。目前国内取得抗击疫情的阶段性成果,但海外疫情却变得愈发严峻。
  根据世卫组织预计,在未来几天内,全球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将达到100万例,累计死亡人数将达到5万人。
  疫情影响了华景所在公司的羊毛外贸订单。华景曾期待,2月份复工时会有报复性的外贸订单。只是由于彼时物流跟不上,即使用户有需求,华景还是无法将货物送出国门。
  现在,他用惨淡形容3月份的外贸生意,随着国外疫情加剧,他预计4月份的外贸订单要比3月份再少三成。“接下来几个月外贸生意基本都完了!”华景告诉《IT时报》记者,由于海外客户停工,导致订单推迟,但推迟到什么时候,成为谜题。
  华景所在的公司出口、内销的业务比重一般在1:1左右,公司会预留两个月的周转库存。如今海外订单占比愈发微弱,华景只能寄希望于出口订单转内销,“跨境物流费用在涨,国外订单下降,还是得靠国内疫情恢复,消化产能。”
  如今,华景不再巴望着海外订单邮件,更多的精力放在维护原有客户以及阿里巴巴平台上。“希望公司能够撑过去吧。”华景说,他不想在而立之年失业,遭遇“中年危机”。
  与华景一样,陈勤(化名)也在电商平台蹲守。他创立了自己的螺蛳粉品牌。去年年底,他将淘宝上一笔20箱螺蛳粉的订单称作“高光时刻”,订单的目的地是新加坡,象征着螺蛳粉出海。
  为此,他专门找了广东省某集运港口,通过海运的方式寄送,加上货物用的木头架子费用,这笔订单的运费在300多元。
  只是如今面对海外订单,陈勤有了抗拒情绪。快递费用上涨,运输时间拖长,他怕用户等不及。他决心守好国内的一亩三分地。
海外电商平台“封店”
  或许江海(化名)是幸运的。这位亚马逊中国卖家的店铺被归入了亚马逊的必需品名单。江海强调,他们卖的主要是自研宠物产品,包括止吠器、驯狗器、无线栅栏等,即便他们仍在卖万能遥控器等与宠物无关的智能硬件,“只是我们一个分支产品线,为了赚点小钱。”
  3月17日,中国卖家都收到了亚马逊的一封邮件通知,关闭非必要商品入库,优先配送生活必需品和抗疫物资,这个政策将一直持续到4月5日。亚马逊所指的必需品包括婴儿食品、卫生与家用品、美容和个护用品、宠物食品和书籍。
  必需品和非必需品之间划着一条明显的分界线,被归为前一类的中国商家,可以争取一个月的窗口期进行补货。
  江海还坚守着外贸生意,尽管空运物流费是之前的2.5倍左右(60多元一公斤),订单下滑了一半多,第三方海外仓还涨价了。海淘望眼欲穿代购现货为王
跨境电商生死系于一线
IT时报记者孙妍IT时报见习记者孙鹏飞
  王萍(化名)用望眼欲穿形容她最近一次海淘经历。3月13日,她购买的货物已经打包完毕,直到3月19日,包裹才从美国离境。要知道,疫情前,包裹从美国送到国内,只要花费大约两周的时间。
  但美国代购李苏(化名)告诉她,包裹能够在一星期内搭上回中国的飞机,王萍已算是一个幸运儿。受疫情影响,回国的航班并不多,快递离境的时间不断被拉长。
  海淘、代购、买手……巴黎、东京、纽约、伦敦……经过近10年的发展,国人学会了如何通过最便捷的方式,从互联网上买到全球好物,一大批华人代购和转运公司、电商平台一起完成了这场接力赛。但现在,这场接力赛暂时画上了休止符。
中小转运公司的危机
  3月30日,王萍的货物抵达中国清关口岸。
  王萍是幸运的,她的代购李苏所在俄勒冈州属于免税州,寄送包裹不需要过转运仓,在疫情期间,少一道关口,可能就能快出一个数量级。
  另一名美国代购于玲(化名)却是烦恼的,她选用的快递公司会为用户提供30天的免费仓储,之后按每件一天1美元计费。她担心两周前寄出去的快递仍躺在快递公司里,之后怎么计费还是个未知数。
  不久前,于玲所在的城市封城了。于玲了解到该快递公司的站点已经关闭,员工不知所踪。她曾打电话要求上门取件,却被工作人员拒绝。“有部分小公司能够提供上门取货的业务,只是我怕寄丢了。”于玲称。此前于玲遭遇过小快递公司中途跑路的情况,尽管货物追回了一大半,只是这场耗时耗力的拉锯战仍令她心有余悸。“希望这家公司不会在疫情期间消失吧!”
  美国疫情日益严重,商场、奥特莱斯纷纷关门,于玲和李苏的代购副业告一段落。
现货为王的代购
  “只卖现货,无法采购了,卖一件少一件,建议宝宝们囤半年到一年的护肤品。”在跨境电商平台洋码头上,隔离在英国、意大利、法国、美国的买手们轮番直播,奢侈品、护肤美妆、珠宝首饰是他们的“三大件”。
  现货为王,赶在全球疫情爆发前囤货的买手们掌握了主动权。LV停产、古驰停产、香奈儿停产、法尔曼停产……甚至连欧洲的化妆品原料工厂都悉数停工。买手们在直播间传递着焦虑,在他们的预期里,奢侈品将面临一波涨价。洋码头也顺势推出了“6期免息”的服务,鼓励消费者囤货。
  “光有现货不行,得在国内有现货,才能保证发货时间。”苏在意大利威尼斯的一家美妆店工作,兼职做买手。全球疫情爆发前,她们每日每夜联系品牌方调货,将意大利的存货分批发往国内,至今还有几批货仍在路上,“平日里意大利平邮到国内都需要一个月。”
  疫情期间,物流极不稳定,一天一个价。但是囤货的风险依然大,“一个品类花几十万囤货,这一般只有大买手才能做得到。”苏说,小买手们依旧会选择直邮的方式。
  相比欧洲,美国直邮到中国的时间最长,“现在美国直邮回国的运费是原来的两倍,要做好1到2个月收到货的心理准备。”燕子专门帮人海淘代下单,拼单回国赚个差价,最近她基本已经停止美淘,转而专攻英国亚马逊。
  大买手攻欧美,小代购跑日韩。
  疫情爆发的两个月以来,日韩代购璇儿的朋友圈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主推日韩护肤美妆,到售卖山寨奢侈品鞋包、T恤,代理国货品牌,贩卖自制零嘴甜品,“总得有货卖啊。”
  疫情之下,现货为王。
跨境电商的危与机
  疫情期间,代购、旅游都无法进行,需求向跨境电商转移。隔离在家,极大触发了人们在电商平台上买买买的欲望。罗永浩的直播处女秀,薇娅的火箭攻势,直播带货场里短兵相接。主播带货、跨境电商的兴起,让国人养成了海淘各国好物的习惯。
  数据显示,今年前两个月,广东跨境电商进出口额同比增长33.4%,海南的跨境电商业务增长达5.5倍。今年2月,天猫国际、京东国际、考拉海购等进口跨境电商平台订单大增。京东国际进口商品第一季度整体订单量同比增长近100%。“3·8女神节”,天猫国际上进口家用脱毛仪的成交同比增长850%,这跟主播选品集中有很大的关系。
  这无疑是跨境电商的机遇,然而,随着疫情加剧,供应链断裂、物流受阻,危机来临,会在旦夕之间。
  洋码头和买手在供应储备这一点上达成了一致。“每年3月,洋码头都有开年大促,平台上的买手会在1~2月份囤货,加上我们平台对疫情在全球蔓延的预判,2月初就组织全球买手大量扫货。”洋码头认为,买手模式会比保税仓模式更灵活,不用担心库存压力。
  京东国际则是以保税仓模式为主,疫情以来,京东国际对海外商家入仓给予补贴,推出流量扶持帮助商家提升库存周转。“飞机确实很难调”,洋码头内部人士表示,疫情之下,物流的问题是所有跨境电商都必须直面的,此前澳洲关闭国门,一些原本正常从澳洲到北京口岸入境的跨境电商件,要紧急转至香港入境清关,增加不少人力物力成本。另外,在洋码头海外仓以外的地区,还采取增加中转站、增加货运包机等变通方式,最大限度维持国际寄递网络畅通。
  以海外直邮为主的亚马逊对《IT时报》记者坦言,由于国际货运的运力受到影响,部分海外购订单的配送时间可能会延长,部分商品可能会因需求增加暂时缺货。
  2019年开始,跨境电商奥买家就频繁在澳大利亚、欧洲各地招商,拿到了意大利美容沙龙品牌ROBEUS的独家代理,这一动作让他们在疫情中掌握货源调拨的话语权,也让品牌方避免了货物积压的风险。
海外市场销量下滑 高端面板、闪存依赖进口
亚洲相继“封城”“封国”国产手机或两个月后遭“重击”
IT时报记者李丹琦
  一只蝴蝶在巴西扇动翅膀,就有可能让美国德克萨斯引起一场龙卷风。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蔓延至全球,各国都受到疫情的影响。截至目前,全球至少有60个国家宣布全国性限制措施,意大利、南非等6个国家全国“封城”,禁止非必要的人员流动。尤其在亚洲,印度、马来西亚、菲律宾等全球制造业重镇也相继宣布“封城”,情况堪忧。
  据《IT时报》记者了解,由于亚洲疫情相对企稳,对手机供应链暂时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但如果疫情失控,依赖国外面板和核心配件的国产高端手机产业链或将遭受重创。
  印度
“封国”:OV、小米都涨价了
  坐拥13.24亿人口的印度,是仅次于中国的世界第二大手机制造国。该国销售的95%以上的手机都产自印度。此刻处于封国状态中的印度,比手机供应链更为要紧的,是疫情危机。
  此前,印度总理莫迪当地时间3月24日晚发表电视演说,宣布从午夜起在全国范围内实施21天的封闭措施,以遏制新冠病毒的传播。目前,生产苹果、三星、小米、OPPO等手机品牌的工厂全面关闭,工厂或将暂停运作至4月14日。
工厂、销售渠道全部关闭
  工厂停工,手机生产陷入停摆。手机报印度团队负责人王欢告诉记者:“目前印度面临两个问题,工厂停工但工资照付,苹果、三星、小米等企业的生产都受到影响;因为无法工作,这也让非正式员工的印度底层工人失去了收入来源,大量工人返回老家,交通工具出现拥挤,目前印度已经出现了‘回家荒’。”
  在印度的大诺伊达和诺伊达境内,布局着密集的制造工厂。据印度媒体显示,两地目前大约有16000家公司,包括中国、日本、美国在内的十几个国家的工厂坐落于此。印度中资手机企业协会秘书长杨述成告诉《IT时报》记者,印度手机及零部件制造厂商有200家左右。
  印度是小米的“重仓”,小米在印度拥有6家手机工厂;OPPO方面,据此前的公开报道显示,OPPO的印度工厂位于大诺伊达,占地110英亩,拥有1万名员工。早在2019年,该工厂每月既能生产约400万部智能手机,且该公司也已做好了扩大工厂运营的准备,2020年目标生产1亿部智能手机。除了诺伊达工厂之外,在海德拉巴还有一个研发中心,该地已成为OPPO除中国外最大的研发中心。
  vivo方面,诺伊达的vivo工厂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第三季度,以710万部智能手机的出货量以及15.2%的市场份额,位居印度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第三。在进入印度市场的5年时间里,vivo收获了7万家线下销售网点,产线工人、线下导购、售后服务等相关从业员工有4万名。
  不过,雪上加霜的是,小米、realme等线上品牌赖以生存的电商flipkart暂时关闭,亚马逊也只接受部分生活必需品的订单;OPPO和vivo在印度遍布的数万家线下门店也不得不关闭,使国产手机在印度的销售之路变得更为曲折。
  3月30日,小米向印度政府发出请求,希望可以将手机列入生活必需品以便可继续销售。“就像疫情爆发2月份的中国,人们开始关注餐饮、医疗以及在家办公的需求。平板、手机、耳机都是必要需求。”王欢说道。
疫情加快印度本土化
  据调研机构Canalys最近发布的报告显示,在最坏的情况下,印度智能机市场全年将下滑4.2%,最好的情况下会同比增长3.2%。与去年相比,印度市场今年很难恢复元气。
  不过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飙表示,印度“封国”对中国手机供应链暂时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封城是阶段性的,封城期间需求也会渐弱。从一般的工厂层面到市场层面还有一些库存消化,疫情对生产链的影响也是阶段性的,未来一两个月内市场上不会出现缺货、没有产品卖的情况。”
  印度中资手机企业协会秘书长杨述成补充道:“去年的存货和供应链还在继续正常运作,疫情对于品牌和供应链具体影响需要等到第二季度才能真正体现。”
  需要注意的是,印度近期宣布消费税修正,4月1日起,消费税从12%上调至18%。据印度媒体的报道显示,OPPO智能手机(包括最近推出的Reno 3 Pro)的价格上涨了2000卢比,小米手机也宣布提价。
  对此,杨述成表示,消费税的提升对品牌和供应链的影响不大,最终要加到消费者身上去。“加税的目的还是印度本土化和本土制造,主要是想解决印度的税收,这是印度一直想做的事情。只会影响越来越多的中国工厂、供应链在印度交互,使得更多的供应链在印度设厂。”
  日韩
高端面板、闪存“控场”中高端手机或受影响
  日本的疫情防控最近似有反复。4月1日,日本政府宣布,4月3日起,73个国家和地区的外国人禁止入境。
  对中国手机产业链而言,日本与韩国是最为密切的上游国家,无论是面板还是闪存,都“羁绊”极深,而疫情的反复,对第二季度的国产手机产量,产生不确定影响。
AMOLED市场三星占九成
  “就面板而言,国内的OLED屏幕只有从韩国选,至于DRAM(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的供货方可以选择三星、SK海力士和镁光。如果他们关厂,对国内的手机产业链会影响很大,但涉及备货和库存的问题,这一影响会延后,不会是立竿见影。”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表示。
  半导体行业专家李寿鹏补充:“日本方面,国内很多手机厂商大多会选择他们的被动元件、连接器。但如果疫情发展至工厂关闭,问题也是同样的。”
  CINNO Research高级分析师刘雨实告诉《IT时报》记者,以智能手机LTPS-LCD面板为例,2019年中国大陆面板厂出货大约占到61.8%,天马与华星光电分别是全球第一和第二大智能手机LTPS-LCD面板供应商,日本和韩国面板厂合计占33.2%,可以说在LTPS-LCD方面,国内对日韩面板供应商的依赖相对较小。
  不过,AMOLED方面,三星2019年仍然占到全部出货量的92.8%,国内HOVM四大品牌2019年采购的OLED屏幕仍有84.7%来自三星,在国内OLED面板厂量产交付能力提升以前,未来一段时间三星在OLED上的产能、技术优势仍将持续。
关键材料仍难替代进口
  “不过以上仅仅是面板供应角度的情况,”刘雨实补充道:“上游材料、设备等环节,国内起步较晚,对日韩方面的依赖程度更甚。总体而言,国产设备可以在模组段等后段制程上部分替代进口产品,而在前段制程和先进工艺制程方面,日本和韩国设备厂仍走在前面。材料方面由于专利密集、工艺难度大,目前大多数关键材料也仍以海外供应为主。”
  总体而言,目前日韩疫情控制状况好于欧美,且显示行业卫生和安保条件较好,因疫情导致的停工风险相对可控。但国际疫情发展迫使各国采取停航、入境隔离等措施,人员往来受到很大限制,跨境物流也受到影响,日韩作为面板厂和材料厂集中地,当地疫情会使日韩供应商的技术人员难以来到中国面板厂现场服务,从而可能导致新产能落地推迟、新技术导入延期、新产品开发缓慢等一系列问题。
  不过目前国际其他地区疫情非常严重,对终端消费需求的破坏更甚于东亚地区疫情对面板供应的影响。
  马来西亚
半导体封测暂停芯片运输受阻
  东南亚现已经成为制造业中重要的一环。相关数据显示,东南亚在全球封装测试市场的占有率为27%,仅马来西亚就贡献了其中13%。AMD、恩智浦、ASE、英飞凌、德州仪器、ASE、意法半导体、飞兆半导体、英特尔、安世半导体等均在当地设有工厂,马来西亚的半导体公司超过50家。目前,马来西亚已经是亚洲最重要的半导体出口市场之一,仅次于中国大陆、中国台湾、日本、韩国、新加坡。 下转10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