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14 特别报道-
14特别报道
  • ·15亿学生无法上学疫情吹响教育平权号角

15亿学生无法上学疫情吹响教育平权号角

  

编者按
疫情之下,凸显了全球范围内一直存在的“数字鸿沟”,“完全离线”的36亿人成为“弱势群体”,更容易受到疫情的伤害。新冠疫情还带来严重的教育危机,15亿学生“失去”返校机会,加剧了学习不平等现象。在国际电联、世卫组织等多个机构的倡导下,启动全球网络应急平台、全球教育响应计划等项目,缓解正在加剧的“数字鸿沟”“教育鸿沟”。这是一场全球化危机,也是一场全球化战役。疫情带来的伤痕,不仅在于失去,还在求而不得。学校关门,全球15亿学生“失去”返校上课的机会。在线课程,是多数学校的无奈之举。当发达国家通过在线网站、App、学习平台等方式实现在线教学时,部分发展中国家举步维艰。根据国际电联疫情前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发展中国家仍有53%人口无法触网。如何线上复课,这群人“求而不得”。似乎很难想象疫情下这群人的挣扎。没有网络,无法学习,未来对于他们或许是无奈和迷茫的。为此,国际电联推出全球网络应急平台,协助各国保持网络能力进行抗疫。国际电联、世卫组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等多个机构则启动“Covid-19全球教育响应计划”,帮助各国学生在疫情造成的学校停课期间,能够获得学习机会,尽量化解“学习不平等”的现象。但是,真正要实现教育平权,实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的“2030年确保包容和公平的优质教育,让全民终身享有学习机会”,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仍是一条漫长的路。
IT时报见习记者孙鹏飞钱奕昀
通信基础设施薄弱之苦
  去年12月,中国伟东云教育集团的海外推广人员侍世杰第一次来到巴基斯坦第二大城市Lahore(拉合尔)。城市道路两边,都是陈旧的老式房屋,色彩昏暗。“就像20世纪90年代时候的中国。”他说。
  和那时中国相似的,还有巴基斯坦的通信基础设施。目前巴基斯坦有7100万网络用户,其中6900万为3G/4G网络用户。但对这个2亿人口的国家而言,超过六成人口仍生活在无法被网络触及的角落。
  根据华为发布的全球联接指数2019,其选取的79个国家中,巴基斯坦的排名仅76位,其中ICT、电信、宽带投资指标远低于全球水平。
  那次出行,侍世杰是为了参加巴基斯坦首个智慧教室在拉哈尔工程技术大学落地的活动。
  智慧教室具有协助教室制作慕课(MOOC,即大规模开放课程)及课程资源共享功能。侍世杰需要将系统推广至更多巴基斯坦大学。只是,他受挫了。
  在很多当地人看来,互联网+教育不过是“走走形式”。尽管2002年巴基斯坦便成立了虚拟大学,学生可以通过在线课程的方式获取学位和文凭,但当地人似乎对于网络依旧有着偏见。
  或许,这源自于和互联网接触还不够深入。
  据侍世杰介绍,目前巴基斯坦20GB流量的4G套餐,月费在50元人民币左右。这对当地人来说,不算便宜。观望,是低收入巴基斯坦人的普遍选择。
  巴基斯坦不是个例。昂贵的通信资费,也是大多数欠发达国家面临着的共同痛楚。
  根据廉价互联网联盟(Alli-ance for Affordable Internet)去年10月份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非洲国家消费者为互联网接入支付费用占收入比例世界最高。其中乍得、刚果民主共和国和中非共和国的公民要为1GB的移动数据支付超过月平均收入20%的费用。
  网络通信基础设施不足,转变为当地人对网络偏见和犹豫,最终阻碍着当地居民得到更好的教育资源。
  而当疫情来临,一切开始改变。
疫情下的转机和本土化痛点
  今年2月底,侍世杰再度来到拉合尔。令他始料未及的是,从3月21日晚,巴基斯坦停飞了所有国际航班。他由此被困在拉哈尔工程技术大学安排的宿舍里,一直到现在。
  但是,他看到了ICT在巴基斯坦落地的转机。
  疫情期间,拉哈尔工程技术大学部分教师开始通过这套系统为部分能够触网的学生上网课,实现“停课不停学”。
  巴基斯坦一位省高教委主席计划在所在省的所有大学都各设置一所智慧教室。
  由于网络条件,加上教师不熟悉系统,一开始线上教学效果不尽如人意,但毕竟迈出了第一步。“受限于通信网络基础设施,在ICT布局方面发展中国家较发达国家相对滞后。当制约因素被打破后,ICT技术将在发展中国家高等教育领域更受重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高等教育创新中心主任李铭告诉《IT时报》记者。拉合尔工程技术大学的智慧教室,正是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高等教育创新中心牵头,与中国南方科技大学合作推进并落地。
  目前埃及、吉布提和柬埔寨等发展中国家的大学中,均有智慧教室和智慧课堂应用,令这些国家已有的教育资源转为在线学习资源成为可能。
  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高等教育创新中心计划,一期智慧课堂将在11所亚非国家的大学中率先应用,其中伟东云教育和广州创显科教各捐赠6套。
  如果说引入智慧教室和智慧课堂是实现发展中国家在线教育的第一步,但在当地应用过程中,仍有痛点,本土化缺位。
  以巴基斯坦为例,当地大多数年轻人使用的是乌尔都语,只有大学阶段学生才会掌握英语。因此,如果要对儿童、妇女开展教学,教师需要率先将课程资源中的英语转为乌尔都语才能真正实现教育资源普及。“这不是简单地将课程翻译成另一门语言,而是一个再创造过程。”李铭表示。
  此外,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高等教育创新中心的构想中,学生通过在线课程测验后,要与巴基斯坦虚拟大学一样,获得一张当地教育局颁发的文凭。这意味着在课程内容设置还需要和当地的教育框架、教育体系融合。
  这需要的是长时间的合作、沟通和磨合。
需要更方便、更便宜的在线教育
  疫情之下,越来越多通信、互联网企业开始参与保障在线教育的活动中。
  国际电联为此推出全球网络应急平台(REG4COVID),通过协助各国政府和部门保持网络的抗灾能力,向所有人提供电信服务的平台。
  针对网课,尼泊尔电信最近推出e-Shiksha流量包,有效期28天的6GB流量和15GB流量分别售价260尼泊尔卢比(约16元人民币)和500尼泊尔卢比(约31元人民币)。官网中,尼泊尔电信声称该流量包比普通业务价格更低。
  越南电信运营商Viettel承诺为在Viettel学习社交平台上网课的老师和学生免费提供3G、4G流量,直至疫情结束。
  国际电联秘书长赵厚麟称,当前REG4COVID是信息工具,不久将扩大成为全球网络交互参与平台。
  运营商以低价甚至免费的方式提供网络服务,正迅速促成网络信号外的群体触网。这是未来可以预测的。
  不过,某些发展中国家及地区因环境特殊,无法铺设基站和光纤。对这些地区的学生而言,网络依旧遥不可及,这或许需要卫星互联网时代的到来。
  同时李铭预测,未来发展中国家学生进行在线教育的载体很可能是比笔记本和电脑更便宜的智能手机。
  未来,同样做通信技术服务和智能手机终端的华为、中兴是否也进入这一领域,不得而知。但可以预见的是,随着通信技术的提升和更便宜方便的在线教育载体诞生,发展中国家面临的数字鸿沟,终会缩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