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8 时报独家-
8时报独家
  • ·九成平台不达10亿元门槛

九成平台不达10亿元门槛

“被网贷”乱象有望被整治

  

IT时报记者孙鹏飞潘少颖图东方IC
  网贷江湖再起波澜。11月2日,央行、银保监会就《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办法》)公开征求意见,其中对跨省业务、对外融资、贷款金额、联合放贷出资比例和控股股东及注册资本五个方面做出限制。
  一切似有预兆。今年8月份,最高院对民间借贷利率红线从原先的36%下降至4倍LPR一年期利率。根据10月20日央行披露的LPR一年期数据3.85%计算,目前非金融机构的利率红线是15.4%。彼时《IT时报》曾报道,网络小贷企业可能受到波及,清退潮或不可避免。
  如今,五重枷锁下,网络小贷公司首度被纳入监管范畴。一切浮华被画下休止符,而一度泛滥的“分期贷”“信用贷”乱象或将慢慢消失。
10亿元门槛,九成网贷平台不合规
  大众对于网络小贷的直观体验,或许反映在借呗、微粒贷、京东金条等这些互联网巨头近几年推出新业务上。但实际上,网络小贷平台近几年有泛滥趋势,“被网贷”的投诉也层出不穷:“××金服,强制下款”“××教育,诱导我用高额利息贷了学费”“手机丢失,骗子用我的信息贷款数万”……
  业内基本共识是,一旦《办法》正式实施,网络小贷业务将迎来一轮较大的调整,而通过网络小贷业务扩张的大型互联网企业将受到明显冲击,因为即便是大公司,也并不一定符合《办法》的要求。
  企查查上查询可知,借呗、微粒贷、京东金条这几个互联网小贷对应的公司分别是蚂蚁商诚小贷、微众银行、重庆两江新区盛际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注册资本分别为40亿、42亿、16亿,落户于重庆、深圳。
  另一家落户重庆的还有小米系小贷公司,其注册资本4.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30亿元)。
  尽管魔都市民可以轻松在借呗、小米贷款上贷到款,但如果按照《办法》,这两家公司并不具备跨省开展业务的资质。《办法》给出跨省业务的注册资金门槛为50亿元。
  在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黄大智看来:“当下市场中,整个小贷行业超过50亿注册实缴资本的公司仅有5家。”
  跨省运作,意味着规模带来收益的野望。但《办法》要求,50亿元是一次性实缴货币资本。
  即使退而求其次,只做区域化业务,《办法》也给出了10亿元注册、实缴资本的要求。“门槛比较高。”黄大智说。
  按照2008年出台的《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小贷公司的注册资本全部为实缴货币资本,有限责任公司的注册资本不得低于500万元,股份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不得低于1000万元。东北证券一份研报显示,截至2019年12月末,全国共有小额贷款公司法人机构9074家,全行业实收资本9478亿元,贷款余额10043亿元。
  但小额贷款公司一旦触网,门槛被大大提高。
  企查查给出的数据显示,正常运作的网络小额贷款公司有300多家,其中注册资本不少于10亿元的不到20家,意味着九成网络小贷企业仍未能符合监管要求。
  即使迈过50亿注册资本的门槛,跨省网络小贷公司的新烦恼也随之而来。《办法》将网络小贷的经营地域范围,限定为与传统线下小贷公司一致,同时要求同一投资人及其关联方、同一投资人及其关联方、一致行动人作为主要股东参股跨省级网络小贷公司数量不得超2家,或控股跨省级网络小贷公司数量不得超过1家。
  根据光大证券数据,现阶段网络小贷牌照数量大约250家,其中约100家集中在重庆、广东等地。
  令黄大智担心的是,跨省小贷公司在功能上已经无限接近消费金融,但按照征求意见稿,大多数小贷公司都要回到当地运营,这会存在很多不确定性,比如当地的税收、监管、市场等,“未来,多数网络小贷公司会失去跨省经营资质,大部分网络小贷的跨省业务将会消失,退化为省内小贷公司,当然,有的小贷公司在个别省市还是有价值的”。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限制跨区域运营的要求,借鉴的是网约车模式和银行模式,“到任何一个省开展业务都要获得当地的牌照,也加强了在资金侧的管理力度,预计能获得跨省经营批准的网络小贷并不会太多,而资金对于头部公司来说并不是问题,它们的市占率有望进一步提升。”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院副研究员陈波告诉《IT时报》记者。
联合放贷被限杠杆现金牛得“慢慢走”
  入门门槛,只是监管的第一步。更多的要求落在网络小贷的业务运营上。《办法》规定单户小贷余额不得超过30万元或最近3年年均收入的1/3,两者取其低。银保监会对此有着现实考量。
  由于小贷平台往往对应着收入较低的长尾用户,目前国内有6亿人月入仅千元,这部分人实际可贷额度不过1.2万元。后者的额度可以在防范借贷风险的同时惠及他们的贷款需求。光大证券数据显示,目前蚂蚁借呗的户均余额在1万-3万元间。
  另一面,更低的额度令吃日息的网络小贷行业意识到未来的风险。“这招对网络小贷公司而言可能是最致命的。”一位前互金从业人士所指的是《办法》里对小贷公司联合贷款业务的约束。目前网络小贷公司主要采用自营、联合贷、助贷模式,自营模式一般由自有资金通过杠杆放贷,企业赚取利差。
  联合贷的资金方除了企业本身,还有银行,收入模式为对应出资比例贷款利差和服务费。助贷则是轻资产模式,由金融机构出资,赚取服务费。
  联合贷款模式之所以兴起,核心原因在于流量与资金分布不匹配,联合贷款有助于优化行业资源配置,常见模式是,拥有巨大流量的互联网公司出资10%(或更低),拥有资金而无合适贷款人的商业银行负责剩下的贷款比例,二者联合向互联网用户放贷。于是,互联网巨头可以用较少自有资金撬动10倍的放贷规模。《IT时报》在此前对30家金融App的测试中发现,苏宁消费金融、百度有钱花、借呗等巨头旗下的网贷小贷公司都是联合放贷。
  以蚂蚁为例,招股书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蚂蚁集团促成信贷余额21536亿元,其中98%的资金来源于合作银行和发行ABS。
  ABS(资产证券化融资)是另一种杠杆融资方式,比方说,某网络小贷公司有1亿元资金,将这部分资金放贷给用户,然后将借款包装成ABS,以债券的形式发行至资本市场融资,获得3亿元。此后,再将这3亿元资金放贷给用户,再融资。如此循环往复,便可以得到更高资金和放贷规模。
  多次循环的ABS,令小贷风险被同步放大。因此,今年9月,银保监会要求网络小额贷款通过银行借款、股东借款等方式融入资金的余额不得超过其净资产的1倍;通过发行债券、资产证券化产品融入资金的余额不得超过其净资产的4倍,即杠杆率是500%。
  也就是说,以往叠加联合贷款和最高5倍的ABS,一家出资比例只有10%的网络小贷公司,可以至少撬动50倍的杠杆。开源证券的数据甚至显示,有的网络小贷公司在联合贷款中出资比例低至1%-2%,杠杆率超过百倍。
大量头部平台竟无贷款合同
  《办法》规定,单笔联合贷款中,网络小贷公司的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按此计算,杠杆率可降至12-16倍。“这主要是为了避免市场风险的提升和放大。”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告诉《IT时报》记者,这一条对蚂蚁、京东等头部企业影响较大,降杠杆必须要消化存量,而新业务又受到很多限制,势必会影响其利润。
  招股书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以花呗、借呗为主的小微贷款业务收入占比高达39%,是蚂蚁集团的现金牛业务。但新规之下,降杠杆、降额度,令现金牛业务能否持续,成为谜题。更令人担忧的是,《IT时报》记者测试多款网络小贷联合贷款产品时发现,很多头部网贷平台贷前并未提供合同,有的即使提供合同,却并不在联合贷款产品中明确标注小贷公司和金融机构的出资比例。也就是说,产品是否合规,普通借款人无法感知,监管机构也无法判断每一笔交易的联合比例,从而无法判断产品是否存在流动性风险。
  事实上,尽管监管部门近几年出台了很多制约平台的规定,但从消费者和贷款者层面来看,很多规定是否落实,很难在实际操作中加以判断。
被“航空管制”巨头转型消金
  前述网贷业内人士似乎对网络小贷的未来多了几分悲观的预判。政府敲下的休止符,意味着大部分网络小贷平台将成为过去。
  不过,《办法》仍是一份征求意见稿,有一个月的征求意见反馈时间,正式版本仍然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此外,在新规中,还约定了整改过渡期,新规实行前,经监管批准从事网络小贷业务的小贷公司,应该在1年之内完全达到各项规定要求;对未经监管批准已经跨省从事网络小贷业务的小贷公司,要在三年过渡期内完全达到各项规定要求。
  但是,如果按照征求意见稿施行,网络小贷公司还有生存机会吗?
  下转09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