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2 新闻消费-
2新闻消费
  • ·定位别人
  • ·上海英语熟练度全国第一
  • ·无标题

无标题

  

上接01版
  罗永浩发布公告后,种草姐的该条微博被删除,记者无法确认视频中是否为官方产品链接,而在该品牌官方旗舰店中,99.9%抑菌和去牙渍口臭是两大效果,并没有标明有洗牙功能。
  不过,在抖音平台搜索“星空漱口水”时,有一条挂有罗永浩形象的官方旗舰店视频中,有用户留言:“牙结石能去除吗?”官方客服的回答是:“坚持使用,是可以的。”
  王海回复《IT时报》称:“得知产品涉及虚假宣传却依然给它带货,按照《广告法》(罗永浩)需要负连带责任。”律师答疑
虚假宣传责任需品牌承担而非主播
  抖音直播断链淘宝、快手转型电商,不得不说,最近罗永浩和辛巴遭遇售假危机,是抖音、快手转型阵痛期的缩影。而在消费者看来,自己是因为信任罗永浩、辛巴的才在直播间下单,在一定程度上,主播也成了品牌代言人。
  遭遇二次加工的不只是罗永浩,在罗永浩被质疑虚假宣传的视频中,也出现了薇娅直播带货该款漱口水时的声音。极具李佳琦个人风格的“Oh My God买它”声音也被商家利用,让人误以为是他推荐的,李佳琦曾试图申请声音商标,结果被驳回了。
  当主播与品牌深度捆绑后,主播往往会和品牌产生高黏性,成为消费者购买该款产品的重要背书。
  就像花西子之于李佳琦,李佳琦不仅在直播间售卖花西子,而且还参与到花西子的研发环节中。如果主播推荐的产品出现负面舆情,主播是否要承担相应责任呢?“涉嫌虚假宣传的主体只能是品牌方,如果主播在直播期间没有出现虚假宣传行为,不需要承担法律责任,如果存在主播有虚假宣传行为,最终法律责任应当仍然是商家承担,”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李旻告诉记者,“事后商家可以依据委托合同向主播进行追偿或者根据过错对责任进行划分。”
  李旻还指出,主播作为委托销售方有义务审核产品的相应资质,包括使用情形、不符合国家法律法规的生产要件或者是生产可能会对消费者人身安全带来影响的。
  浙江泽鼎律师事务所律师夏谨言补充,“如果主播在获知推荐产品是假冒伪劣或者不合格时,依然帮品牌宣传,则需要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