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5 新闻产业-
5新闻产业
  • ·上海打造“五大新城”构建新发展格局
  • ·青浦新城要打造万亿级数字经济发展带

上海打造“五大新城”构建新发展格局

  

IT时报记者王昕
  2021年的春天,环抱上海主城区的“五大新城”面向新的目标定位,蓄势待发。
  按照上海“十四五”规划建议,“新城”指嘉定、青浦、松江、奉贤、南汇五个新城。这一次,“五大新城”的使命是重塑城市空间格局,其定义与过往人们的认识有着很大不同。“五大新城”不再是城市副中心,而是独立的综合性节点城市;新城也不是卫星城,而是拥有差异化优势特色甚至尖端产业的聚集区;新城不应是卧城空间或睡城空间,而是连接上海和整个长三角的特殊节点,拥有吸引人才扎根落地的完整配套环境;新城更不是房地产增值空间,而是融合科技、农业、生态、服务于一体的综合城市体,是人和工作、生活相结合的新型城市空间。
走“产城融合”“产业强城”之路
  “五大新城,单听这4个字并不陌生。”农工党中央参政议政咨询专家、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区域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姚耀向《IT时报》记者表示,早在2001年,上海市就曾提出过打造包括嘉定新城、青浦新城、松江新城、奉贤新城、南汇新城、金山新城和崇明城桥新城在内的七大新城;“十二五”期间,上海市也曾提出要将建设重心从城中心转移到郊区的七大新城。“值得关注的是,此前长三角一体化还未上升为国家战略。如果站在这个新的战略要点来看,当前,要让五大新城发挥在长三角乃至长江流域综合节点的辐射功能、新型城镇化示范样板,落到实处的‘产城融合’是基本思路”。
  姚耀提醒,不能简单地把“五大新城”仅仅当作疏解市中心人口、吸引外来人才的所谓“卫星城”,更不能一开始就用招商思维急于框定相关产业的发展模式。
  今年上海市两会期间,上海市人大代表、上海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王振表示:“五大新城如何发力,事关上海城市发展空间,事关上海经济发展后劲,不能把新城作为中心城区疏解人口的卧城空间、睡城空间,更不要把新城作为房地产增长的依赖空间。”
  王振还强调了“产业强城”的重要性,他认为,“产业发力点应在制造业,尤其是制造业中的战略新兴产业或是先导产业。在整个长三角地区制造业布局空间中,郊区五个新城也是最具区位优势和发展潜能的区域之一。”
让“新城人”也有“新上海人”的获得感
  上海交大安泰经济管理学院教授陆铭分析,上海当前面临着发展空间的局限,在人口、土地、产业等方面必须寻找新的增长空间。他认为,上海提出建设“五大新城”“五型经济”,就是要进一步突破约束,在“五大新城”形成对于人口、土地和产业发展空间的突破。
  姚耀认为,在扩展空间的过程中“生活先行”很有必要,“习近平总书记曾说过,城市不可能漫无边际蔓延,城市人口也不可能毫无限制增长。五大新城在疏解市中心过于密集人口问题的同时,首先应考虑的是如何在新城范围让各自集聚的百万级人口有一个在综合生活品质不输于市中心,甚至超过市中心的居住环境和工作环境。”“更进一步说,如果能让那些没有上海沪籍的人在新城也能体会到与本地人和新上海人一样的融入感与获得感,这样的新城才会有持久的活力和吸引力。”姚耀举了一个很接地气的例子。
勿忘生态、文化和农业
  “城市发展要有个性,新城有很重要的特质,就是江南水乡生态。上海不缺高楼大厦,如果把生态搞起来,相信新城就有竞争力。”奉贤区委书记庄木弟认为。
  姚耀建议,“五大新城”以主体功能区规划为基础统筹各类空间性规划,推进“多规合一”,也就是说,推动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城乡规划、土地利用规划、生态环境保护规划等多个规划相互融合、统一筹划的改革。
  姚耀举例,“五大新城”的规划与发展应是在严格设定生态保护红线基础上。与之相呼应,一方面可以将为引进企业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相关的技术配套和服务等作为新的增长点,形成各具特色的生态建设模式,加快形成绿色产业链的样板;另一方面挖掘潜力,争取实现新城居民对减碳、脱碳的自觉行动,建立脱碳经济基础上的“产城融合”新模式。与此同时,在“产业强城”的同时,不要忽略农业发展,“上海维持一定的粮食生产、特色蔬菜水果的生产,是城市安全的需要,也是生态保护、丰富城市底色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