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4 特别报道-
4特别报道
  • ·中国创新指数

美日韩排名前三

中国创新指数

超新加坡升至第14

  

《国家创新指数报告2020》出炉编者按
中国的发展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作为观察我国科技创新发展战略的重要窗口和服务我国国际科技合作的重要平台,已创办13年的浦江创新论坛正在扮演愈加关键的角色。新一轮科技革命、产业变革和各国经济社会转型发展形成的历史交汇点上,大科学的跨界融合特征更加突出,推动产业升级发展的原动力不断涌现。今年浦江创新论坛重点讨论科技如何更好地为人类服务,《IT时报》则选择从国家创新、城市发展、科技数据共享、区块链等角度聚焦本次大会。
IT时报记者孙妍
  世界复制中国。
  疫情之后,中国提出了“数字中国”国家战略,不约而同地,美国、欧盟这两大世界创新主力集团也提出了数字化转型的战略。
  世界有了危机感。
  近日,由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在浦江创新论坛上发布的《国家创新指数报告2020》显示,中国国家创新指数综合排名世界第14位,比上年提升1位,是唯一进入前15位的发展中国家。值得一提的是,该报告采用的数据还只是2018年的。国家创新
  中国位列国家创新指数第14名。
  中国国家创新指数得分为72.5分,比上年提高2.6分,与英国、芬兰、法国、爱尔兰等排名10~13位的国家相差仅为0.2~1.8分,差距进一步缩小。
  中国是唯一一个R&D(科技研究与试验发展)经费投入强度超过2%的中高收入国家,这意味着,在同一经济发展水平的国家中,中国的创新能力是突出的,其他中高收入国家存在科技创新产出效率较低的共同短板。
  2018年中国人均GDP为9771美元,在世界40个主要国家中仅高于印度、南非、巴西、土耳其和墨西哥。但是,中国创新指数得分已接近人均GDP在5万美元左右的欧洲国家。
  世界创新格局基本稳定为三个集团,但整体创新版图重心逐渐东移。
  从各国排名来看,美国优势全面,是世界创新能力最强的一极,国家创新指数综合排名继续占据首位。欧洲地区是创新能力整体表现强劲的地区,9个国家进入第一集团,第二集团国家也主要被欧洲国家占据。其中,瑞士综合指数排名第4位,瑞典排名第5位,丹麦排名第6位,德国排名第7位,荷兰排名第9位,英国排名第10位。
  亚洲地区主要国家表现优异,日本和韩国依托其突出的企业创新表现和知识创造能力,分居第2和第3位;中国超越新加坡,其综合排名分别居第14位和第15位,成为亚洲乃至世界创新发展亮点。
解决一项短板中国创新指数将实现跃升
  在构成国家创新指数的5项一级指标中,中国的“创新资源”与“创新环境”均比上年提升1位,“知识创造”和“企业创新”排名与上年持平,“创新绩效”则存在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
  创新资源是一国开展创新活动的基本保障。中国“创新资源”排名第18位,比上年提升1位。2018年中国研发经费达到2974.3亿美元,占全球的17.5%,稳居世界第2位;R&D人员总量继续位居世界首位。
  知识创造水平是国家创新能力的直接体现,反映了一个国家的科研产出能力和科技整体实力。中国“知识创造”排名第7位,与上年持平。2018年,中国SCI论文数量达到39.8万篇,占到全球总量的18.1%;国内发明专利授权量达到34.6万件,位居世界第1位;中国有效发明专利数量达到181.3万件,排名第2位。
  企业是开展创新活动的重要主体。中国“企业创新”排名第11位,与上年持平。中国三方专利数量占全球总量的比重快速提高,排名第3位。
  创新环境是提升国家创新能力的重要基础和保障。中国“创新环境”排名第19位,比上年上升1位。中国政府对创新的支持力度仍位居世界前列,“政府规章对企业负担影响”和“风险资本可获得性”均排名第8位。“产业集群发展状况”和“职业培训质量”分别排名第19位和第24位,均比上年上升1位。“创业文化”排名第19位,比上年提升2位。
  创新绩效是一国开展创新活动所产生的成果和影响的集中表现。中国“创新绩效”排名第15位,与上年持平。知识密集型产业增加值占世界比重排名世界第2位;高技术产业出口占制造业出口的比重为31%,排名第3位;劳动生产率和综合能耗产出率与创新型国家还有较大差距,分别排名第38位和第36位。
  这意味着,中国若能解决创新绩效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特别是在劳动生产率和综合能耗产出率上下功夫,中国的创新指数将实现跃升。工业互联网、碳中和等产业的火热,已经体现出中国在努力补上这块短板。
高新区每天新注册1697家企业人均薪酬是全国城镇平均2倍
  国家高新区是极具中国特色的创新模式,利用创新资源集聚效应,加速了中国整体创新实力的发展,这也是中国创新指数能够跃升全球前15位以内的重要举措。
  国家高新区形成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创业生态,对中国整体创新能力的贡献较大。2019年,全国169家国家高新区园区GDP达到12.14万亿元,相当于全国GDP的12.3%。国家高新区创新能力总指数提升至326.4点,指数较上年增速达到了15.5%。
  企业是高新区的活跃元素,2019年,高新区全年新注册企业数达61.9万家,平均每天新注册企业1697家。仅企业R&D经费内部支出为8259.2亿元,占到全国企业近一半的研发费用。
  高新区也是人才聚集地,企业从业人员平均薪酬为15.1万元/年,同比增长10.2%,是全国城镇单位从业人员年平均工资(72053元/年)的2.1倍。2019年高新区入统企业从业人员数从2091.6万人增长至2213.5万人,同比增长5.8%。他们贡献劳动生产率是36.3万元/人,是全国全员劳动生产率的2.8倍。
  但是,发展的不平衡仍是国家高新区的突出问题。东部地区有70家国家高新区,数量占比41.4%。国家高新区关键的创新资源和创业活动大多集中在东部地区。东部地区集聚了高新区63.9%的研发人员、52.7%的研发机构、65.7%的当年新认定高新技术企业、59.0%的创新服务机构、78.3%的创投机构风险投资、57.0%的在孵企业。
  近年来,贵州成为全球互联网巨头大数据中心的落户之地,并且成为东数西算的重要枢纽节点,中国西南边陲的村落实现了数字变革,都是缘于它利用自身优势找准了定位。东北地区、西部地区、中部地区都要找到新的创新力。
  毕竟,硅谷并不诞生于最繁华的纽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