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9 特刊-
9特刊
  • ·无标题
  • ·公话亭诉说红色记忆
  • ·记录历史,记住恰同学少年

记录历史,记住恰同学少年

  

“在上海攻城战斗中,没有停过电,没有停过自来水,电话局照常工作,成为战争历史上的奇迹。”指挥上海解放战役的粟裕将军曾如此评价。
  1949年5月,在临近上海解放的10天里,数百名电信系统职工日夜守护局房,保障上海的通信在黎明前不曾中断一刻。
  1949年5月25日,地处苏州河以北的横浜桥电信总局还未解放,仅在那一天里,先后有三股国民党残兵闯进横浜桥电信局,以炸机房、枪杀人质来威胁,要车、要司机、要银圆。手无寸铁的电信职工勇斗国民党,打发了两股残兵后,几位地下党员两次翻墙而出搬来“救兵”——解放军,逼迫百来号人的国民党宪兵队缴械投降。
  这场护局斗争的“主力军”是在一次次斗争中发展壮大的,当时国统区物价疯涨,民不聊生。经历了怠工斗争和饿工斗争后,电信职工又在百万雄师横渡长江前夕,开展了争取“应变费”的斗争。亲历斗争的上海电信离休干部刘长前回忆道,当时不仅让职工拿到了应变费,留下了上海电信局长,还成立了经济委员会,为护局打下了组织基础。1949年5月27日,天亮了。站在美商上海电话局中央交换所大楼上,正对着原上海市政府大厦,眼看楼顶升起红旗的那一刻,电信职工们振
  臂高呼:“上海解放了!”记者札记
“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没有一丝丝改变,时间只不过是考验,种在心中信念丝毫未减。”
  在那个不留文字资料的年代,如何用一部微型的口述史,复原上海解放战争中的“通信奇迹”,还原数百名普通的电信职工护局护台的故事,是这一站寻访之旅的难点。
  2019年,上海解放70周年之际,我们采访过数位亲历护局护台斗争的上海电信离休干部
  1949那一年,与党同龄的百岁老人胡宏琪当年才28岁,身穿绿色报差服,脚踏自行车,护送上海解放的漫画;刘长前,25岁,亲历围困局长三天两夜、争取26块银圆应变费的斗争,后又成为护局主力安全组组长;张佩川,22岁,隐蔽在国民党军政专线的“断头台”上,“偷听”到国民党准备逃走的消息,冒死汇报给地下党组织;叶克文,24岁,不惧枪林弹雨,在深夜张贴《解放军约法三章》《告上海人民书》;吴士清,20岁,在机房日夜巡逻,直至解放那天通信设备没被国民党破坏……
  忆起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他们或记忆惊人,或潸然泪下,所谓“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
  今年建党百年之际,当我们想再次回访几位亲历者时发现,时隔两年,他们中有人或已过世,或久卧病榻,身体条件不允许接受采访。
  这时,我深刻地体会到口述史的意义所在,我们此次寻访上海红色通信之地的意义所在。每过一年,故事的主角就少一些,如若无人记录,一段段鲜活的历史也就随之尘封。“那时我们地下工作基本是不留书面资料的,现在可以参考的只有《上海电信系统职工运动史料》这本书。”今年再次采访参与此书编撰的原邮电管理局纪委书记刘长前时,我才意识到,用数年时间留下这本口述史的不易,他们珍视真实的历史,近乎苛刻。
  今日寻访之旅,相形见绌。厘清这场护局护台斗争的脉络,寻访原横浜桥电信总局、原美商上海电话公司路升交换所和中央交换所等几处旧址,我竟花去一月有余,寻找上海电信老员工对照老照片确认现址,再对照《上海地方志》等资料一一核对。
  聆听老人忆往昔峥嵘岁月,眼前这个少年,还是最初的那张脸,他们生在觉醒年代,将进步刊物视若珍宝,“干革命哪有不苦的,可这苦是我自找的,我情愿的,乐在其中”。
  走过百年人生,归来仍是少年。
  记者孙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