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5 新闻产业-
5新闻产业
  • ·“野蛮增长”将止步
  • ·一周三连 电子烟“监管战车”启动

“野蛮增长”将止步

  

上接04版
  全球范围内,电子烟的持证生产、批发、售卖是即将到来的必然。10月12日,美国FDA发布首个PMTA许可产品,允许英美烟草旗下Vuse Solo系列3个产品,包含1款封闭式电子烟设备和2款烟草味烟弹,这被业内解读为美国监管部门对电子烟的松绑。英国政府部门NHS则发布消息称,将把电子烟作为处方药物纳入医疗系统。
  国泰君安认为,未来随着细则落地和国标进度推进,行业发展将进一步规范化,有利于规范程度较高的龙头企业市占率提升。
  另一个因《条例》而来的必然是,电子烟明确由国家烟草专卖局管理后,一场行业洗牌即将到来。艾媒咨询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2月4日,中国存续电子烟企业共计174399家。可资对比的是,2019年,中国烟草行业规模以上的企业只有106家。
  2021年,电子烟企业开店堪称神速。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6月,悦刻拥有15000多家专卖店。截至5月16日,铂德门店数量已经超过3600家,一个半月新增门店数超过1600家。“疯狂”造成的后果是,电子烟柜台仿佛一夜间铺满了全城。短短500米内,记者便遇到两家同一品牌电子烟,其中一家只在某商场拐角处租了一个约2平方米的柜台。
  “今年夏天以来,生意便不好做了。”对于落地的“靴子”,肖云并不太担心,而是认为“加盟店太多,还有微商在恶意价格竞争。”
  虽说国家三令五申不许线上销售电子烟,却依然有微商通过各种隐蔽的链接销售电子烟,烟弹价格低于专卖店十几元,有几次,肖云的老客户就这么流失了。
  “有个核心商圈商场里的好位置,刚想投钱,看到政策马上打消了念头”“微商明年彻底不能做了,支付宝静态二维码不能远程付款,没有证卖电子烟,很可能也涉嫌违法。”26日之后,不少电子烟渠道商开始焦虑。
  华安证券研报显示,4-10月受品牌商加速渠道扩张、门店密度加大、渠道内卷等影响,电子烟终端门店经营情况环比持续下滑,分析师马远方认为,完善市场准入机制后,将分环节建立牌照/资质管理体系,Q4电子烟门店经营状况将环比改善。国泰君安证券也认为,短期内渠道端博弈将加剧,对生产端可能造成一定扰动。“对头部企业来说,是件好事。”上述业内人士分析,此前行业无序竞争,为了抢夺线下渠道,不少电子烟企业给经销商开出高额补贴,导致营销成本直线上升,监管收紧后,一批中小电子烟生产和批发企业,应该会在申请许可证时受限于条件,加上零售端也可能执行特许经营制,头部品牌商的渠道成本或将因此下降。
税率或将提高
  重税是电子烟渠道将面临的另一个挑战。
  根据2009年6月调整的卷烟消费税税率,甲类卷烟税率调整为56%,乙类卷烟的消费税税率调整为36%。而目前电子烟此前被视为普通消费品,税率一般在13%左右,不缴纳消费税。“参照卷烟”被业内普遍认为将主要体现在征税上。马远方撰文分析,参考日本,电子烟税率或提升至卷烟税率的80%。
  对电子烟征税亦是全球趋势。2019年10月23日,美国众议院筹款委员会批准尼古丁征税措施,法案将对尼古丁雾化液按照1810mg征收50.33美元的税。以Juul为例,Juul烟弹的平均尼古丁含量为5%,烟油液体为0.7mL,应课税为1.15美元。目前,美国各州电子烟税率在40%~92%不等。
  显见的是,电子烟税率提高后,行业的利润空间也将大大压缩。二季度财报显示,思摩尔国际毛利率为54.9%,净利率为41.4%,所得税为5.18亿元,占除税前溢利比例约为14%,在总营收中的比例约为8.3%。
  如果按照马远方预估,税率提升至卷烟的80%,参照甲类卷烟的话,税率会提升至45%左右,而且是总营收的45%。显然,上涨幅度将吃掉电子烟企业主要的利润空间。
  渠道也将重新洗牌。以美国宾夕法尼亚州为例,该地区开始对电子烟征收40%高额消费税后仅8个月,宾夕法尼亚州就关闭了120多家的电子烟批发、零售商(占该州电子烟企业的25%)。
  不过,长期来看,分析人士都给出乐观的预测。中泰证券研究所政策组负责人和首席分析师杨畅撰文表示,从效果来看,开征消费税之后的短期,电子烟销售可能受到影响,但两三年后,又修复至开征前水平并继续增长。
标准有望半年内落地
  “后续政策面关注点为《烟草专卖法》细则,《电子烟国标》有望半年内落地。”马远方指出。
  多名受访者向记者表示,《条例》明确电子烟身份只是第一步,业内迫切等待更多细则和标准落地。
  11月29日,记者在全国标准信息公共服务平台上看到,《电子烟液烟碱、丙二醇和丙三醇的测定气相色谱法》的标准已经处于“正在批准”状态,《电子烟》标准则进入“正在起草”阶段。
  这两个标准分别下达于2017年10月11日和12月15日,项目周期为12个月和24个月。然而,原本应于2019年底实施的两项标准,却一直“难产”至今。这并不难理解,在电子烟无法“正名”之前,标准无据可依。
  从《电子烟》标准说明中可知,要规范的主要内容包括烟液、器具、释放物、包装标识、贮藏及运输,其中,烟液标准无疑是最重要的,涉及烟液中烟碱(尼古丁)限量要求及评估方案、电子烟添加剂技术要求及评估方案、污染物评估方案及相关技术要求。
  换而言之,《电子烟》标准要对烟弹中的尼古丁含量和口味进行规范。
  对烟弹口味的限制被认为是电子烟监管的重要方向,美国FDA目前仅批准烟草和薄荷两个口味,以减少青少年触烟的可能。国内刚刚公布的《电子烟》标准(征求意见稿)则采用白名单制,共有122种电子烟添加剂被视为合法产品列入草案清单,并明确了这些添加剂的最大使用量。
  烟弹的尼古丁含量预期也将发生较大变化。据《IT时报》记者观察,目前市面在售的烟弹,大部分尼古丁含量为3%,少量品种含量为5%。但根据《电子烟》标准(征求意见稿),尼古丁含量被限定在2%,这将对烟弹的技术创新提出新的要求,头部公司尚能快速调整产品,保住优势地位,粗制滥造的品牌将被洗刷出市场。“希望新的电子烟国家强制性标准能够早日出台并发布实施,有效规范电子烟生产经营活动,解决电子烟存在的产品质量安全风险等问题,切实保障消费者合法权益。”中国电子商会电子烟行业委员会在近日公告中表示。
  11月30日,记者再度登录全国标准信息公共服务平台,《电子烟》标准已进入下一个环节——“正在征求意见”,距离上次状态发生变化,仅过去12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