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6 新闻产业-
6新闻产业
  • ·“阿里女员工案”周某被副总裁起诉!索赔1元公开赔礼道歉15日
  • ·网易云音乐赴港上市

网易云音乐赴港上市

首日即破发 丁磊“赔钱”赚吆喝

  

IT时报记者崔鹏志图东方IC
  “好好吃一顿饭,然后忘记上市这件事。”
  今天上午,站在港交所的红毯上,刚敲完锣的网易创始人兼CEO丁磊说道。这是他勉励网易云音乐员工的话,但或许也在暗暗说服自己。
  12月2日,网易云音乐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9899.HK”,公开发行1600万股普通股,每股发行价格为205港元,对应市值425.9亿港元。但开盘不久后,网易云音乐股价一路下跌。截至发稿,网易云音乐以2.49%的最大跌幅收盘,股价已跌至199.9港元,总市值跌去10.6亿港元。
  网易云音乐,丁磊“光环”下的独苗,至今未能盈利,仍在音乐流媒体赛道苦苦摸索。热情与现实碰撞,一场上市首日的“蒙太奇”呼之欲出——赔钱是假,但赚到网友的“吆喝”却不少。
1 首日破发下的“狂欢”
  上市现场,丁磊提及,这是自己“第四次敲锣”。
  21年前在网易上市现场,29岁的丁磊曾公开表示,自己的愿望是开一家唱片公司。网易云音乐或许不能算作“唱片公司”,但这款如今已混杂音乐、直播、社区等业务的产品却是丁磊“一手带大”。曾有媒体报道,丁磊在网易很少过问游戏以外的项目,但网易云音乐却始终是其亲自下场主抓的产品。
  尽管不露声色,但丁磊未能将这份激动完全掩盖。
  在线下仪式之外,网易蹭了一波“元宇宙”热度,将上市仪式搬到网易伏羲沉浸式活动系统“瑶台”中,让2000年29岁的“丁磊”与2021年50岁的“丁磊”两个虚拟形象在线上一起敲响铜锣,号称“全球首个元宇宙上市仪式”。
  上午9点59分,丁磊在网易云音乐App“云村”分享一条网友创作的上市版《好运来》短视频,配文道:“我的第一条云村动态,是2013年4月23日发出的……作为村长,希望把这份好运传递给你们。”
  而在现场的上市致辞中,丁磊用四首歌“表达”四次敲锣的心境——《领悟》《海阔天空》《回家》《追梦赤子心》,前三首分别对应网易、有道在美上市以及网易回港二次上市,对于留给网易云上市的最后一首,丁磊解释道:“向前跑,才有无限可能。”
  同时,一篇丁磊写就的公开信《相信音乐的力量》被网易云音乐贴出,在这封信中,丁磊依次回顾自己对音乐的热爱、网易云音乐发展之路上的三个关键问题以及三个愿景,并在落款处署名“一个音乐爱好者,丁磊”。
  年轻人的“热情”同样在蔓延。打开网易云音乐App,“点击领取,今日好运”的滚动海报出现在首页,这是一条网易云音乐官方发布的“上市”歌单,但在众多评论中,不乏一些“叩问”,瞬间将网易云音乐拉回现实。“恭喜!但是我好多‘无音源’的歌能搞回来吗?”一名用户的话获得400多个赞。
2 买“周杰伦”钱够吗?
  今年7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对腾讯控股收购中国音乐集团处以50万元罚款,成为我国《反垄断法》实施以来对违法经营者集中采取必要措施,恢复市场竞争状态的第一起案件。
  国家版权局音乐版权禁令下发后的第6个年头,音乐流媒体平台市场逐渐形成的独家“版权冰河”正在逐渐松动,存活下来的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咪咕音乐等需要“练习”共存。
  8月26日,腾讯发布《关于放弃音乐版权独家授权权力的声明》,引来丁磊喊话唱片公司:“请放开授权,我们有足够的资金。”
  但后续据媒体报道,网易云购买版权的路并不顺畅,知情人士透露,问题出在网易云同唱片公司在成交价格上的协商不一致。最近两个月,网易云才先后宣布与摩登天空、英皇娱乐以及中国唱片集团的合作计划。《IT时报》记者登录网易云音乐App,发现大多数周杰伦的歌曲仍显示灰色。此前独家版权模式造成的音乐资源沟壑,网易云尚未完全弥合,这无疑需要大量的成本。2021年上半年,网易云音乐内容服务成本占总营收的86.7%。此次IPO进程中,网上不乏一些“快去拿钱买周杰伦”的声音。
  网易云音乐急需“输血”。早在今年5月,网易云音乐就曾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随后,在滴滴等App遭遇审查的政策背景下,丁磊暂停IPO。
  局势平稳后,网易云音乐再次出手,并赶在年底完成IPO,几番急切的动作不难看出它对资金的渴望。
  据招股书,截至第三季度,网易云今年的净亏损总计达到5.33亿元。而在2018年到2020年的3年内,网易云音乐营收分别为11.48亿元、23.18亿元、48.96亿元,经调整后净亏损为18.14亿元、15.89亿元、15.68亿元,累计亏损逼近50亿元。
  据企查查数据,网易云音乐在IPO前的最后一轮融资为2019年9月,由阿里巴巴、云峰基金投资的7亿美元B+轮融资。
3 年轻人,网易云音乐的底牌
  显然,想要持续得到“输血”,网易云手上需要有几张让资本方信得过的底牌。
  面对老对手腾讯音乐,当前的网易云音乐在用户规模、营收、净利润等方面都无法与之相抗衡。以今年上半年财务数据为例,截至6月30日,网易云月活用户为1.84亿,付费用户为2614万,总营收为31.83亿元,净亏损为38.09亿元;腾讯音乐月活用户则为6.4亿,付费用户达7000万,总营收为147.5亿元,净利润为18.06亿元。
  在招股书中,网易云并不避讳谈及亏损,并提到做好“未来3年继续亏损”的准备。这份底气的来源,或许同其得到“Z世代”年轻人的喜爱不无关系。据灼识咨询数据,中国在线音乐娱乐市场近半数用户为90后。而截至去年,网易云音乐90后音乐用户占比已达到89%。
  值得注意的是,近3年来,押注社交带来的回报效应正在释放。网易云音乐“社交娱乐”板块的收入稳步上升,2018~2020年以及2021年上半年营收占比分别为10.62%、23.35%、46.43%以及49.61%。
  反观腾讯音乐,今年第三季度同样依靠“社会娱乐服务收入”撑起63.67%的营收,但该板块其主要营收源于全民K歌、酷狗音乐及酷我音乐直播板块等相对成熟业务,而在这方面起步较晚的网易云音乐,靠着强大的社交属性,在播客引流和收益上,效果明显。
  在招股书中,网易云音乐介绍此次IPO融资的主要用途:约40%拟用作继续深耕社区;约40%拟用作继续创新并提高技术能力。
  首日上市的狂欢已经落下,“坦然”拿钱的网易云音乐,能讲出一个怎样的新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