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8 时报独家-
8时报独家
  • ·广电总局“新政”整治电视“套娃”收费

把“遥控器”还给观众 把“消费权”交给用户

广电总局“新政”整治电视“套娃”收费

2“缺位”补全“越位”收权

电视首页成为广电总局此次整治行动的关注重点之一

  

IT时报记者沈毅斌摄影报道
  70岁的曾先生是篮球迷,为了收看当下正在进行的男篮世界杯直播,不得不多次向孙子学习电视机的“正确”打开方式:先用白色遥控器打开电视,进入首页后找到“我的”,下翻找到“设置”,将信号源接入HDMI1,再用黑色遥控器打开机顶盒,才能看到直播……对了,还要防止误触弹窗广告……
  如今,繁琐的打开步骤、烦人的广告、无休止的会员充值提醒,正让互联网电视用户逐渐失去耐心。是时候让电视回归“清净”了。
  近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联合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消费者协会等有关单位,召开治理电视“套娃”收费和操作复杂工作动员部署会。要求今年年底前,开展试点工作和专项整治,解决“收费包多、收费主体多、收费不透明”问题,基本实现有线电视和IPTV开机即看直播电视频道。
  流媒体网CEO张彦翔表示:“电视行业正在进入一个从‘免费有线电视’到‘电视市场化’(付费),再到‘电视公益化’(人民需求优先)的新周期。”1 解不开的“收费”难题
  “以前电视剧中插播广告,现在广告中插播电视剧。”本以为只是一句调侃的话,如今竟然逐渐变为现实。
  “00后”阿武(化名)家中使用的是一台康佳智能电视,原本的有线电视费用为每年326元,由于每次都需要经过繁琐的信号源切换步骤才能打开电视直播,于是他干脆停掉了家中的有线电视,采用电视家App收看电视直播。
  不曾想,这正是套路的开始,阿武向《IT时报》记者介绍,电视家App自称有上千个频道,会员价格为首月9.9元,三个月27元,一年99元,两年198元,相比有线电视费便宜不少,但若不开通会员,能观看的频道就只有央视和部分地方卫视台。
  虽然资费看似便宜了不少,但观看体验非常差,经常卡顿。对此,阿武专门花一百多元购买了一个Wi-Fi信号加强器。而最让阿武烦恼的是无休止的广告,“换一个台就会跳出一个购物广告,尤其是在会员快到期的前一周,充值提醒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直接在大屏上弹窗!”
  在遭遇电视直播类App的糟糕体验之后,阿武又想到用投屏来解决问题,拥有优酷会员的他发现,使用投影仪投屏后却只能试看几分钟,想要继续观看就要开通酷喵VIP。对此,优酷官方客服回应,优酷VIP会员权益不包含投屏,目前支持在手机、平板、电脑端观看,不包含电视端。
  电视端另外收取会员费,如今是各大视频类App的主流模式。
  王女士7月在自家的电视上开通了芒果TV全屏会员,但用同一账号登录海信电视却无法观看,联系芒果TV客服后才知道,要在海信电视上观看还需要开通聚好看会员;彭先生购买爱奇艺白金会员后显示可以在电视端使用,但登录奇异果后却发现一些影视还需要开通银河奇异果VIP……类似案例在新浪黑猫平台上的投诉已经多达9098条。
  开不完的会员、看不完的广告,似乎总是没个尽头。
  小米之家电视销售员表示,投屏免费,但有80%的视频内容需要开通会员才能观看,而且没有“一键开通会员,全平台都能观看”的功能选项。小米影视VIP仅限小米平台,爱奇艺、优酷、腾讯等还是需要再次购买。“因为不同的视频App分属不同的商家、不同的App又拥有不同的影视作品版权,这其实和电视厂商没关系,完全是用户自己的选择。”
  北京浩天(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谷晓垚告诉《IT时报》记者,在购买互联网电视时,卖方有权告知消费者电视机品牌质量、频道数量、画面、用途、价格等相关信息。在后续使用中的收费环节,无论哪种收费方式,责任方都需要做到价格公开透明,不得侵犯消费者的知情权、选择权和公平交易权。
  另外,谷晓垚表示,《广告法》第四十四条规定,利用互联网发布、发送广告,不得影响用户正常使用。在互联网页面以弹出等形式发布的广告,应当显著标明关闭标志,也就是说,用户有拒绝观看广告的权利,不得以开通会员才可关闭广告等形式来强制推送。
  今年7月,江苏省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发布的《智能电视相关问题消费调查报告》指出,有85%的消费者表示在没有开通会员情况下,仅可收看少量免费节目;另外,超过60%的消费者认为,在已经购买智能电视的情况下,还要再购买视频平台会员或智能电视会员才能观影不合理。
  8月21日,广电总局治理电视“套娃”收费和操作复杂的“重拳出击”,让苦“套娃”久矣的用户终于迎来曙光。
  “我认为这次整改的目的就是让电视行业做到‘缺位’部分补全,‘越位’部分收权。”在张彦翔看来,此次针对“套娃”收费到操作复杂性的一系列整改,将从OTT(通常指互联网公司越过运营商,发展基于开放互联网的视频业务)扩展至整个大电视领域。专项工作分为明线和暗线同步进行,明线是基于操作体验感知和付费包的大整顿;暗线则是整改与收权的博弈。随着整改的深入,电视行业将开始“一条线拉平”,也就是业务模式同质化,管理一体化。
  张彦翔判断:“电视行业正在进入一个从‘免费有线电视’到‘电视市场化’(付费),再到‘电视公益化’(人民需求优先)的新周期。”
  对于未来电视的内容形态和要求,张彦翔也向《IT时报》记者做出解释,首先直播入口将不再隐蔽,有线电视和IPTV的直播入口所占画面比例将达到首页的50%以上;免费专区和入口首页占比达20%以上,而付费节目源不超过两个。互联网电视上的免费专区和入口推荐位所占画面比也应达到首页的50%以上。
  以上述首页形态为标准,《IT时报》记者先后走访了小米、创维、海信、三星等多家电视线下店体验。
  结果显示,小米和三星电视情况最好,免费专区与付费专区两大板块有明显划分,基本做到五五开,免费专区首页占比也达到50%;创维电视首页呈现多个付费推荐框,会用“影视VIP”字样标明,同时顶部也有“免费看”快捷入口;海信电视无论是顶部的快捷入口,还是下方的推荐板块,都没有明显的免费专区标识,最大的推荐框入口也为付费内容。
  其次,电视首页的推荐功能将大大弱化,节目回看将成为大屏电视中的一项必备服务。而这也要求广电总局加大对版权的关注和影响。
  最后,未来有线、IPTV和OTT的最大竞争优势将尤其体现在CDN成本(带宽、建设和维护成本)上。相较于前两者,OTT直播缺乏优势,很可能会导致投入大于产出,倒逼电视厂商寻找新模式。
  据流媒体网报道,广电总局将电视治理分为两个工作组,从今年至明年底按时间划分为三个阶段,将分别逐一落实完善。其中,2023年8月21日~12月31日为第一阶段试点期,并制定出《治理电视“套娃”收费工作指南1.0(适用于第一阶段试点)》。3“卖硬件”才能治本
  追根溯源,“硬件收入+内容付费”的盈利思路最先来自2012年的乐视,其创新模式大大拉低了互联网电视的零售价格,而当时的消费者也表达出了积极欢迎的态度。尝到甜头后,国内其他电视厂商纷纷开始效仿,逐渐形成如今由“硬件销量+内容收入+广告收入+应用分成”四部分组成的盈利模式,并借此在与索尼、松下、三星等国外电视品牌的竞争中夺得主动权。
  这样的盈利模式催生出一条复杂的产业链。目前,持有牌照的顶层“玩家”有央视国际CNTV、华数TV、芒果TV、百视通BesTV、南方传媒等七家,爱优腾等互联网视频内容平台必须与牌照方合作,并交纳一定的费用才能在其App等上开启电视直播。
  随着硬件越来越难卖,也想从内容上分一杯羹的电视厂商组建起自己的OTT运营公司,通过与上述牌照方和视频平台合作,为用户提供内容,并收取会员费、服务费、广告费等成为主要盈利手段。
  《2023中国家庭智慧大屏消费白皮书(OTT篇)》显示,2022年,受冬奥会、世界杯等国际赛事的影响,OTT广告市场规模突破200亿元,同比增幅超过30%。2023年,在经济形势复苏和亚运会的助力下,OTT广告市场规模预计仍将增长,但增幅将收缩至13%,整体市场规模达到236亿元。
  下转09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