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2 特别报道-
2特别报道
  • ·科技进步特等奖
  • ·生命通道的救“心”人
  • ·编者按

中山医院心内科主任葛均波

生命通道的救“心”人

  

科技功臣
  中科院院士、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白求恩奖章获得者、世界心脏联盟常务理事……中山医院心内科主任葛均波有很多重量级头衔,能够担当得起这些沉甸甸的称号,不仅因为他在重大心血管疾病诊疗器械研发和心血管急危重症救治体系建立等方面的杰出贡献,更重要的是他对病人、对家国始终满怀敬畏。
  “医生就是敬畏生命、治病救人,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研究了三十余年的“心”,葛均波最为倾心的称呼依然是“医生”。
偶然发现的“葛氏现象”
  “葛老师喜欢看金庸武侠小说,他最欣赏的是乔峰。”中山医院心内科医生李晨光这样描述自己的老师,和乔峰独步武林一样,葛均波在心血管疾病领域的造诣在海内外业界闻名。
  1990年,葛均波前往德国美因兹大学学习,后来被聘为德国Essen大学医学院心内科血管内超声室主任。
  在国内外心内科领域,有一个医学名词叫“半月现象”,它的另一个名字叫“葛式现象”,这是葛均波在德国的一项重大发现。
  那是一个普通的周末,葛均波在Essen大学医学院心内科实验室进行研究,忽然间,他“看见”了一名心肌桥患者血管内超声图像上低回声或无回声的半月形暗区。出于对科学工作的严谨,他找出了以前所有资料重新分析,结果发现每一名心肌桥患者的图像都存在相似的“半月现象”。
  在此之前,由于心肌桥造成的冠状动脉缺血和冠心病造成的心肌缺血在表现上非常相似,但两者的治疗方法却截然不同,如何准确判别这两种疾病,一直是个难题,这一重大发现改变了对某些类型心绞痛的治疗措施,把心肌桥检出率从原来最高2.5%一下子提升到95%以上,成了业界公认的“金标准”,欧洲著名的心血管病专家把才30岁出头的葛均波称作“应用血管内超声检测心肌桥的先驱”。
  牵挂着祖国医学事业的他,在1999年放弃了国外的一切,举家归国。
屡创“首例”手术
  国内首例冠状动脉“高频旋磨术”、国内首例“带膜支架植入术”治疗斑块破裂、国内首例经皮主动脉瓣置换术、上海市第一例切割球囊治疗冠心病……这些没有先例、伴随着高风险的“首例”手术都和葛均波紧密关联。
  2005年10月,美国经导管心血管治疗会议位于华盛顿的主会场,第一次现场通过卫星直播中山医院心导管室的三个手术病例——室间隔缺损、冠脉支架内再狭窄和左主干慢性完全闭塞手术。
  在外国同行们怀疑的目光中,葛均波镇定地完成了三台手术。冠脉慢性完全闭塞病变(CTO)是冠脉介入治疗领域的“最后堡垒”,传统的正向介入技术成功率仅为60%左右,葛均波在直播中创造性地用了“逆向导丝技术”,使手术成功率提升到90%以上。
  据2019年中国CTO介入俱乐部数据库统计,112例CTO病变采用该技术均顺利完成逆向导丝技术,成功率达100%。现在,该技术已成为CTO治疗的三大常规术式之一。
  2010年10月,葛均波又成功完成了国内首例经皮主动脉瓣膜置换术,为那些不能进行外科开胸手术的患者,特别是高龄患者带来了希望。“一些风险非常大的手术,葛老师永远冲在第一个。”葛均波的第一个博士生、中山医院副院长钱菊英教授说。
医学界的“发明家”
  在多年的行医生涯中,葛均波发现,冠脉支架植入是目前冠心病最主要的治疗手段之一,但一个进口药物涂层支架的费用将近4万元,有些患者需要同时放几个支架。进口支架还有“后遗症”,当支架上的药物全部释放后,金属支架有可能引发炎症,甚至有可能死亡。为打破国外垄断、费用贵的问题,葛均波带领团队扑在找材料和药物涂层技术上,主持研制出“国人用得起”的冠脉支架,显著降低国内冠脉支架价格,在全国900多家医疗机构临床应用,获得2011年国家技术发明奖二等奖。在此基础上,2013年,葛均波又成功创制我国首枚“可完全消失”的冠脉支架,该支架植入体内3~5年后会被完全降解吸收,血管结构和功能恢复至自然状态。去年,该完全可降解支架通过国家审批上市。
  在葛均波回国那一年,他发现,大量的心梗患者因院内外流程延误而丧失治疗时机。
  如何缩短院内抢救的时间?钱菊英教授回忆说,当时葛老师向医院申请了3台BP机,组建了抢救团队。只要有急性心梗患者送到医院,3个BP机就会同时响起。无论何时何地,葛均波、放射医生、护士会在第一时间赶到医院抢救患者。
  不久之后,一个24小时抢救急性心梗患者的“绿色通道”在中山医院建立,这也是当时华东地区第一条急性心肌梗死急诊介入救治“绿色通道”。
  在葛均波的推动下,我国重大心血管疾病救治网络初具规模,倡导建立的“中国胸痛中心”“中国房颤中心”等以国家文件的形式得以确立。
  不仅如此,葛均波等人还牵头打造胸痛中心建设示范区域,使胸痛中心走向全方位、全周期保障健康的“2.0时代”。
  葛均波曾说:“我有一个梦想,医学核心技术掌握在国人手中。只有更多的临床医生参与创新,积累更多的关键核心技术和原始创新,健康中国战略的成功就越早一天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