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2 时报快评-
2时报快评
  • ·IPv6规模发展,要回答5G一样的“考题”
  • ·无标题
  • ·无标题
  • ·燕山大学教授称已推翻爱因斯坦相对论
  • ·无标题

无标题

  

上接01版
  值得一提的是,一支雪糕离开冰柜只需十几分钟便会融化,但从生产完成到送达你手中,却往往经历数个日夜。李阳表示,行业内一般保证的最长冷藏运输时间是50小时,时间超过一律无法配送,而真正到50小时也并不多——成本太高。
“网红”钟薛高遭遇流量反噬
  面对冷链物流上的掣肘,钟薛高会坚持敲响下沉市场的门吗?它的商业打法让这个话题变得耐人寻味。
  据钟薛高此前公布的数据,钟薛高的物流成本为46%,高于行业平均物流成本32%。
  中国食品行业分析师朱丹蓬向《IT时报》记者表示,尽管在生鲜电商销售规模较小时,冷链物流成本通常会比较高,但钟薛高披露的这项数据不免有些夸张。某位冷链业内人士对此持同样看法,他认为,尽管和普通商品相比,雪糕有着对温度敏感的特性,但物流成本占比最多也就20%~30%。
  抛开貌似高企的物流成本,钟薛高的“营销咖”身份,也被认为是高售价的源头。钟薛高创始人林盛曾操盘过中街、马迭尔等品牌的营销,记者也发现,钟薛高与薇娅、罗永浩、李佳琦等一圈头部主播都曾合作过,也舍得签约佟丽娅、王子文等明星作为代言人。而在小红书上,搜索关键词“钟薛高”,有超过1万篇笔记。
  曾经,10元的梦龙被认为是便利店雪糕的天花板,但钟薛高等网红后浪显然拉高了这个上限。这也是为何此次风波中,人们普遍质疑网红雪糕将大部分成本花在营销上。
  如今,成名于网络的钟薛高正在遭遇流量“反噬”,进退间如何取舍,可能是钟薛高面前的难题。记者手记
不必担心失去“雪糕自由”
  钟薛高会让你失去雪糕自由吗?来看两个数据。
  中研研究院的《2021-2025年冰淇淋行业市场深度调研及发展策略咨询报告》显示,国内冰淇淋市场规模在2020年达到1470亿元,稳居全球第一。
  另一个数据是,冰淇淋市场基本呈“三足鼎立”的局面:一是以和路雪、雀巢、明治为代表的外资品牌,约占全国26%的冰淇淋市场;二是以伊利、蒙牛、天冰、红宝莱、龙凤、思念等企业为代表的全国品牌,约占全国41%的冰淇淋市场;三是由各个地方小型企业生产的产品占有了约30%的当地市场。钟薛高呢?应该还无法撼动大局。
  换句话说,正如茶饮市场同时存在喜茶与蜜雪冰城,广阔的市场容得下不同类型玩家的竞争。即便是曾经10元的梦龙,如今在某些超市也可以5.5元的价格入手,年轻人大可不必担心雪糕引发内卷。
  与其关心雪糕,不如关心粮食和蔬菜,还有你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