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7 特刊-
7特刊
  • ·寻找不一样的李白烈士
  • ·穿越,成为他的革命朋友

穿越,成为他的革命朋友

  

记者札记
  张困斋和李白、秦鸿钧并称为“电台三烈士”。1948年12月,李白被捕后,张困斋和秦鸿钧并肩作战,为上海解放战争的胜利流尽最后一滴血。
  乍浦路、天潼路路口,这里是张困斋曾经的家,表面上是一间名为“联合西服号”的商铺,实际是中共隐蔽战线斗争的秘密联络点。遥想当年,上海解放之前,张困斋曾伫立在这里,守望着上海的解放和国家的新生。
  1945年秋,为了掩护当时上海地下党组织刘晓、刘长胜、张承宗、吴学谦等同志的活动,党组织在福煦路916号(今延安中路、威海路附近)开了一爿米店,名为“丰记米号”,张困斋是“米号掌柜”。当时的张困斋日夜奔波,既负责机关工作,又照顾米店的日常业务,此外,他还直接领导党的一处机要工作秘密电台,也就是“秦鸿钧台”。
  1948年12月,担任与中共中央秘密通报工作的李白电台遭到破坏,秦鸿钧和张困斋在极端危险的环境下坚持发报,将一份份关系中国革命胜利的重要情报发送给党中央。
  1949年3月,张困斋和秦鸿钧双双被捕,并曾被关在同一间牢房,受尽严刑拷打。1949年5月7日,距离上海解放还有20天,张困斋、秦鸿钧、李白等12位烈士在浦东戚家庙被国民党秘密枪杀,事后草草掩埋在郊野的壕堑内,直至6月才被找到。
  在本报此次“石库门里的红色通信”系列报道中,张困斋可以说是形象最丰满的人物之一。
  我和同事李丹琦尝试联系了张困斋烈士的多位直系和旁系亲属与后人,但令人遗憾的是,张困斋烈士的儿子张亚圣和堂侄张培康都因年事已高、身体等原因不便接受采访。
  张培康在张困斋老家宁波镇海区管理着一座小型的张困斋纪念馆,而张亚圣更是多年前曾与张困斋朝夕相处,少年时期就参与过党的地下斗争,在党的秘密联络点之间传递情报信息。
  与这两位重要采访对象失之交臂,让我们更加珍惜正在进行的采访和报道,希望擦去这段故事上的岁月尘埃,让它清晰完整地展现在人们的眼前,否则历史终究会离我们越来越远。
  非常有幸的是,中共上海地下组织斗争史研究中心副主任,同时也是张困斋烈士的侄子张亚林接受了我们的邀请,并专程前来《IT时报》报社接受采访。
  张亚林向报社提供了中共上海地下组织斗争史研究中心精心搜集的20多位张困斋生前家人、朋友、同志、同事的回忆记录以及大量珍贵照片,同时还向我们赠送了一本《张承宗传》,并向我们嘱托,讲张困斋的故事,就永远离不开他的哥哥张承宗,他们兄弟俩感情笃深,在革命和生活中始终牢牢联系在一起。
  所有这些,让我们终于透过回忆看到一个有血有肉的张困斋烈士形象。
  在张困斋侄女张培芬的回忆里,“阿大”(即“大叔叔张困斋”)生得一表人才,非常洋气,学问高,又有艺术情趣;在张困斋的胞弟张邦本印象中,张困斋一生最大的爱好必是读书;在当时中共上海地下党员洪世卿眼中,张困斋是一位坚韧不拔的“疯子”,敢于为党做任何事情;而好友韩宏绰永远不会忘记他和张困斋在读书会中度过的愉快日子,那是在爱文义路(现北京西路)的一所小学,一群年轻人利用星期日在那里学习读书……
  通过张亚林的介绍和大量史料研究考证,我们发现,张困斋是一名非常有魅力的党员。他激情四射,永远对党的事业充满热情,一生执着追求心中的真理;他爱打抱不平,对恶势力恨之入骨;他热切地爱着党,爱着他的家人、同志和朋友;他性情豪爽,总是让身边的人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他保护家人、鼓励朋友、无畏工作;他酷爱读书,一生以书为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在任何年代,我们都很难不喜欢这样一位进步青年。如果可以穿越,希望有幸能成为张困斋的一位革命朋友。 记者王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