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11 乐活电信-
11乐活电信
  • ·让医院从“家门口”走入“家门”
  • ·华为与爱立信签订专利交叉许可协议
  • ·苹果、三星包揽

让医院从“家门口”走入“家门”

“上云”“立地” 宝山区打造社区互联网医院新生态

  

IT时报记者郝俊慧
  一座超大型城市要如何解决市民就医难题?上海的答案是,“顶天、强腰、立地”:既要有实力雄厚、金字塔塔尖的顶级医院,还要有水平高、看病快、服务好的家门口好基层医疗机构。
  8月上旬,随着最后一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完成核心应用系统“网络安全三级等级保护”(以下简称三级等保)测评,上海市宝山区社区互联网诊疗建设走完关键一步,预计年底前,宝山区所有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均将开通在线复诊、配药到家、健康咨询等互联网诊疗服务。
  随着宝山区社区互联网诊疗建设完成,加上已开设互联网医院“全专联合门诊”的上海市宝山区吴淞中心医院(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吴淞医院),宝山区域性医疗服务的“强腰”和“立地”战略布局正逐步形成,从而加快优质医疗资源均衡布局,打造高质量医疗服务体系。
最佳方案:上云
  三年疫情之后,应用互联网技术拓展医疗服务空间,推动互联网诊疗全覆盖成为各地政府推进“健康中国”建设的必选项。
  今年年初,宝山区卫健委发布《宝山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强基增能三年(2023-2025年)行动计划》,其中明确提出建立全区统一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互联网诊疗信息化平台,开展互联网诊疗服务(主要包括:常见病和慢性病患者随访和复诊、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建立区域性互联网配药平台,有序衔接转诊、慢病随访等健康管理、医保费用管理等服务。然而,在推动居民身边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成为“互联网健康版图”一员时,却面临现实困境。
  “建设统一的互联网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是一项复杂的系统性工程。”多年来,宝山区卫健委信息中心一直希望通过互联网,帮助社区里的老人足不出户便能诊疗、配药,但不同于大型三甲医院,无论资金还是人才储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很难满足申请互联网诊疗牌照的各类软硬件要求。
  2018年7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印发的《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显示,“互联网医院信息系统按照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和规定,实施第三级信息安全等级保护”。此外,随着《个人信息保护法》《数据安全法》等法规出台,作为个人信息的重要资源池,医疗行业的数据安全问题变得越来越重要,网络安全人才缺口也越来越大。奇安信发布的《2023网络安全人才市场状况研究报告》显示,2022年3月至2023年5月,国内网络安全科技人才的市场需求累计增长高达40%。
  上云成为必选项。
  宝山区卫健委信息中心仔细算了一笔账:全区共有18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若社区全部自建符合网络安全三级等保机房的话,存在“一次性投资大、建设周期长、信息科网络安全管理人力配置和管理能力不足”等一系列问题,通过社区核心应用系统迁移上云的方式,不仅有效规避上述建设过程各类问题,成本集约效应则更加明显。每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通常配备两名IT专业人员负责日常维护,开通互联网诊疗后,这个配置显然捉襟见肘,由云服务商提供7×24小时运维服务,显然更系统、更安全。
  2023年初,医疗服务“零距离”、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互联网诊疗全覆盖被确立为当年度宝山区政府重点工作,兼具效率、成本、安全、服务等多方优势的上云方案一锤定音。
遭遇“不可能三角”
  时间紧、无感迁移、工程复杂,负责此次迁移上云项目的中国电信上海公司(简称上海电信)宝山局分公司工程师杨小艳面前摆着一个“不可能三角”。
  两个月,是留给宝山区所有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迁移上云的所有时间。2020年、2021年,大场镇第三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罗店镇第三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曾先后试点上云迁移,每家耗时近五个月。但在2023年,如果想实现年底前互联网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全覆盖的目标,这是唯一可行的时间表。
  当军令状摆在项目团队面前时,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顶天、强腰、立地”分级诊疗体系中最“接地气”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是离居民最近的医疗服务机构,为了便捷居民求医问药,宝山区不少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在周六周日上午都正常接诊,并在一些较大社区配置了小型社区卫生服务站,“服务不能断,改变最小化”的无感迁移,是宝山区卫健委对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上云的核心要求。
  此外,经过多年建设,上海市已形成分级多层的医疗信息系统体系,拓扑关系复杂,数据调用接口不胜枚举,一个小小的偶发因素,都可能造成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迁移上云失败。
“特种兵”式迁移
  这是一场“特种兵”式的迁移,亦是一次击破“不可能三角”的奋战攻坚。
  宝山区卫健委确定“统一平台、统一入口、统一支付、统一配送、统一安全标准、统一质控”的应用框架体系之后,杨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成为第一家快速迁移上云的试点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传统社区医院信息化系统(HIS)大多是本地化部署,出于安全和工作量考量,IP地址已固化于相关应用系统配置代码中,如果更换新的云服务器IP地址,各个应用系统之间的服务接口需要重新进行全面联调测试。时间急迫,一旦这个流程出现任何失误,都有可能影响后期统一平台的上线。
  根据“最小化改动”要求,杨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服务器、数据库相关IP地址均不可变。几经讨论后,上海电信天翼云能力中心提出三层NAT(网络地址转换)方案,通过将原内网IP地址层层映射转换,在不做任何改动的情况下,使域名与原IP地址形成关联,从而实现无感迁移。
  错综复杂的医疗信息系统成为最“顽固”的那个“角”。那段时间,深夜两点的上海春夜,是整个项目组最熟悉的景色。Bug随时可能出现,解决它却需要枯燥漫长的反复调试。有几次,现场迁移团队“捉完虫”,抬头一看,已是夜色最深时。
  经过与HIS厂商连续两周不眠不休的调试,杨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核心系统终于顺利上云,并以此形成了一套SOP(Standard Operation Procedure标准化作业流程)标准,实现了相关程序接口、配置的可复制。
  路走通了,奔跑自然要提速。
  如今,时至夏末,这场起航于今年春天的大考成绩斐然,从第一家杨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完成迁移所用的两周,到最后阶段三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一周内全部上云,“上海电信完美诠释了区卫健委制定的‘顶层设计、试点建设、快速复制’建设原则,整个项目跑出了‘刘翔速度’,如果评分的话,毫无疑问是优秀。”宝山区卫健委信息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
下一站:打造互联网医院生态系统
  今年6月初,宝山区所有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核心系统全部上云后,上海电信又马不停蹄地开始为各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申请三级等保认证以及互联网医院牌照,预计年底前,在线复诊、配药到家等服务将首批上线。
  “数字化手段将增强基层医疗机构的韧性。”作为分级诊疗体系中的“底座”,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数字化转型具有更加普惠的意义,宝山区卫健委信息中心认为,无论是核心系统上云,还是在线复诊开药,都只是第一步,最终目标是医防融合,构建起连续、高效、综合、便捷的健康服务体系,建立完善平战结合的预警响应和协调机制,“即便疫情再来,我们也有充足的能力确保居民不再缺医少药。”
  随着健康中国战略不断推进,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正成为城市医疗体系中的重要支柱,除了不断提升就医的便捷性,智能化、网络化、自动化的数字化诊疗平台,不仅为优质医疗资源“插上翅膀”,更让医疗体系的服务能力变得更加有弹性。
  以家庭医生签约服务为例,截至今年7月,宝山区老年人、儿童、慢性病人、孕产妇等重点人群签约超过43万人,签约率超过85%,由于签约家庭医生基本都扎根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随着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统一诊疗平台建成,无论线上线下,患者都会优先被熟悉的家庭医生接诊,也可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医疗服务。
  如今,通过远程医疗中心,居民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即可获得上级医疗机构影像、心电诊断等优质服务,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检查报告也可由区域医疗中心(宝山区域内二、三级综合性医院)专家读片诊断。按照《社区卫生服务强基增能三年(2023—2025年)行动计划》,到2025年,健康档案、电子病历、家庭医生签约服务都可以在平台上完成,真正将智慧健康驿站打造为互联网诊疗服务场景,区内计划新建“移动家床”占新建家庭病床数量的一半以上。
  “互联网医疗健康覆盖的服务场景非常多,我们希望借助一体化的互联网诊疗平台,培育以患者为中心的互联网医院生态系统。”宝山区卫健委信息中心上述负责人认为,随着数字医疗、人工智能等更多新技术手段的介入,社区互联网医院线上功能和应用场景将越来越丰富,甚至重塑传统医疗服务体系,打造“互联网医联体”和“数字健共体”,构建“云上诊疗服务体系”和“便捷就医服务”,为最终形成具有区域特色的全民健康制度体系提供有力的信息支撑和数据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