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4 新闻产业-
4新闻产业
  • ·回程载客!
  • ·SHEIN“收编”英国时尚品牌Missguided

司机:请让我

回程载客!

  

跨城该不该付“空返费”?IT时报记者郝俊慧图东方IC
  明明只坐了单程,下车时却被司机要求支付空返费,这算不算“霸王收费”?
  不久前,“网约车被收空返费”冲上热搜。司乘双方都有话要说,乘客认为,我没享受服务,为什么要支付返程费,而司机认为回程漫漫,还有各种路桥费,成本太高吃不消。
  《IT时报》记者调查发现,同城远距离订单可能产生的空驶费,在网约车定价中其实已有所体现,司机再以此收取空返费并不合理,然而,当订单需要跨域执行时,由于各地对网约车管理要求不一,的确有部分网约车只能空返。
  该不该收空返费的背后,是对网约车政策能否更加人性化,且统一执行的呼吁。
争议:谁该为空返掏钱?
  对于空返费,经常出差的王全(化名)并不陌生,有时直接打车去邻近城市出差时,往往网约车司机会提出,王全是否可以承担回程的高速费和路桥费?通常情况下,这部分费用会作为一项司机可手动添加的费用,在App中一并收取,或者直接付给司机。虽然王全并不反感司机的要求,但对于需要报销差旅费的他来说,这种操作并不太方便,因为属于车费之外的支出,网约车平台并不会对这部分费用增开发票。
  四川成都的钱女士遇到的情况更为复杂,当她深夜从成都高铁站去广汉时,司机提出的返程费远远超出了必需的高速费、路桥费,而当她提出拒绝支付时,司机表示“这是行业惯例,而且这么晚很难打到车。”
  《IT时报》记者对多名乘客的采访发现,常见的空返费包含两种费用:空驶补偿费和回程路桥费,是否跨域也会对费用高低产生影响,反对者往往认为,自己不应该对未享受的服务支付费用,但司机却也苦水涟涟:一旦回程空返,这单等于白干。
  “我认为,基于路程的空返费不应该收取,因为在出租车和网约车的定价体系中,其实已经考虑了空驶成本,并做了适当补贴,但路桥费属于不可抗拒的费用,可以由双方协商处理。”上海鼎力律师事务所所长赵山如是认为。
远程加价已明示
  《IT时报》记者查阅了几个主流网约车App发现,各家平台几乎都约定了远程加价的规则。
  以上海市区至江苏省苏州市为例,除了基础的起步费、里程费、时长费,滴滴规定超过20公里,加收每公里0.75元的远途费,超过35公里,远途费提高至每公里0.9元,而且,如果周围空车较少,平台需要从较远处调度车辆,同意调度的乘客需支付远程调度费给司机。
  其他出行App规定也大同小异,超出一定里程后,都会有额外远程费的加成,出租车也不例外。记者看到,一份上海市金山区今年3月调整的价格表显示,出租车可收取超运距加价,超过15公里部分加价50%。
  “无论是出租车,还是网约车,其实都有空驶和路边巡游的时候,这时产出等于零,甚至为负,而长途订单可以保证司机在较长的时间段里始终处于计费阶段,再加上平台对远途费的额外计费,综合来看,远程订单的返程成本是可以被覆盖的。”赵山认为,在同一城域内,按照目前的计价规则,以“路远”回程无订单”为理由要求乘客支付空返费并没有太多依据。
  不过,也有网约车司机表示,一些长途特惠订单原本总价就低,而且是一口价,单程已经不赚什么钱,如果回程接不到单,油费、高速费、时间成本加起来,就真的是一笔“亏本买卖”。
  记者发现,相比出租车50%的加成,网约车的远途费在里程费中占比较低,比如,滴滴普通时段费用是每公里2.4元,而远程费是0.75元,加成约31%,而且远途起始的计算里程点也更远,普遍要从20公里以上开始计算。因此,从一些长途订单来看,行驶同样里程,出租车司机比网约车司机收入更高。
  但一位网约车内部人士认为,这个定价体系有合理性,“原先传统出租车靠巡游接单,空驶距离较长,长途订单的空驶费是为了平衡这方面的成本,但网约车平台通过大数据高度匹配司乘双方需求,大大降低了空驶时长,司机成本相应也降低了。”
已有平台上线“跨城费”
  据了解,有不少网约车平台已上线跨城费,这笔费用通常被认为可用来抵消回程产生的路桥费用。
  享道出行在系统计价规则里明确约定,如果是跨城订单,且终点超过起点城市边界1公里的,会根据行驶距离收取30~80元不等的跨城费,但路桥费只能收取去程的费用,且由系统直接收取。
  广州曹操出行也在近日宣布,将于11月9日00:00起收取跨城费,且全额给司机。满足条件的订单,系统会自动结算给司机,无需手动添加返程费。
  今年9月,滴滴在嘉兴区域上线了特惠跨城费,司机如果是到杭州、上海、苏州三个城市,而且愿意接特惠订单,里程超过15公里就会有跨城费,并且分为15-40公里、40公里以上两个档次,费用标准从30元到70元不等。
  滴滴相关人士告诉《IT时报》记者,上线“跨城费”的城市,司机接到去往其他城市的跨城单时,系统会将“跨城费”自动加到账单中,并全额给到司机,司机不能再向乘客收取任何返程费用。未上线跨城费的城市,司机可以在行程开始前与乘客协商返程费用,返程费用不能高于去程实际产生的高速路桥费用,若未就返程费用协商一致,司机可无责取消订单,但不允许司机在未与乘客协商一致的情况下,以跨城费、空返费等名义收取额外费用。
  无论如何,对乘客而言,空返费都应该是一笔事先在系统内约定好的费用,而不是游离于平台外,甚至可能被半强制性要求支付。
网约车回程应可接单
  “我送客人到XX市,回程是接不到订单的”“跨城经营在我们这边属于违规,不仅平台不给派单,如果自己接单,还很可能作为非法运营被抓”……采访中,多地司机收取空返费的另一个真实原因逐渐浮出水面。
  按照规定,网约车是属地化管理,所谓人证、车证都由当地车管部门发放,不能异地经营。但在2022年11月30日,交通运输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等部委联合修正后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第二十二条写明,“网约车应当在许可的经营区域内从事经营活动,超出许可的经营区域的,起讫点一端应当在许可的经营区域内。”
  根据这条规定,如果回程的目的地是网约车被许可经营的城市,不属于异地非法运营。但多名司机向记者反映,有的网约车平台系统设置为,一旦监测定位网约车在非发证区域,便不再派单,司机接不到回程订单,甚至连回程的路桥费也要自行支付。
  在一些跨省交界地段,这样的矛盾更加凸显。尽管直线距离并不远,但跨城后的网约车,很多时候只能空驶返回。
  “政策的制定和平台的设置需要更加人性化。”赵山认为,从根本上看,限制回程异地接单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将加剧乘客出行“打车难”,尤其是长三角等流动性大的一体化区域,更应该打破这些障碍,让网约车平台能够借助自己的技术优势,为解决打车难题提供更有效的匹配订单,从而使司乘双方都能获利。
  由于各地出行政策不同,目前“跨城费”还只是在部分城市试点。不过,对司机而言,这句话或许更能代表他们的心声,“如果回程能顺路载客,谁还在意有没有跨城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