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5 时报独家-
5时报独家
  • ·下沉市场依旧是电商第一战场
  • ·抖音向左 快手向右
  • ·互联网造车的“拷贝不走样”

互联网造车的“拷贝不走样”

  

成语罗雀掘鼠原意指张网捉麻雀、挖洞捉老鼠来充饥的窘困情况,后比喻想尽办法筹措财物。鼠年新解近期Model 3的降价是对国内造车新势力发出一击绝杀,随着风投界开始对造车退避三舍,2020年造车新势力若想告别寒冬,就得努力找钱了。
  2020年1月7日,国产特斯拉Model 3举行首批车主交付仪式。而就在一年前的2019年1月7日,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在临港产业区正式开工建设。
  特斯拉CEO马斯克曾在推特上写道:“目标在夏天之前完成初步建设,年底前Model 3开始生产,并在明年实现大面积投产。”就这样,当年开工、当年竣工、当年投产三连发在特斯拉上海工厂身上一气呵成,证明马斯克开出的并不是空头支票。
  然而,在这个国产特斯拉捷报连连的2019年,国内的造车新势力却经历了叫苦不迭的寒冬。
  扬言要打造“中国版特斯拉”的游侠汽车,在创立一年内就被业界冠上了“PPT造车始祖”的“光环”。再一次大动干戈,便是2年前高调落户湖州打造游侠超级工厂。游侠的“起飞”完全是乘上了国内互联网造车潮的“顺风”,造车界2018年全年风投金额最高达到77亿美元。可惜2019年,游侠的量产步伐一拖再拖,终致地方政府决定将土地回收再利用,徒留一片杂草丛生的工厂,重复了乐视汽车的“凉凉”命运。
  另一家已实现量产的蔚来汽车曾几何时也是资本界的宠儿,累计融资超过300亿元。可讽刺的是,成立4年间,蔚来的亏损额达到50亿美元,相当于特斯拉15年累计的亏损总额。由于补贴退坡,新能源汽车市场自去年7月以来遭遇断崖式下降,2019年国内新能源汽车累计销量120.6万辆,同比下滑4%,出现近10年来的首次负增长。
  在2019年的“金9银10”期间,蔚来汽车被曝出正在与湖州市吴兴区洽谈一笔50亿元的融资。CEO李斌也承认蔚来正在跟不少地方政府接触。然而不出1天,吴兴区就以“投资风险过大”为由终止了洽谈。无论是风投资本,还是地方政府,似乎都逐渐收回了对新能源汽车趋之若鹜的热情。
  相形之下,特斯拉在太古汇与长宁来福士的两家体验店近来人气高涨。这种热闹的场面与国产特斯拉的降价不无关系,从原本的近35万元直降到约29万元。客流量水涨船高的同时,也让国内造车新势力遭遇了降维打击。续航短、掉电快、换电池贵、贬值快等弊端在国产电动车身上轮番出现,即使是“白菜价”也已经不“香”了。
  面对珠玉在前的特斯拉,造车新势力总是想要“越过山丘”,至今却只演出了一幕幕拙劣的“拷贝不走样”。在业内人士看来,资
  本界将会重新考虑行业的投资重点,更多地往上游产业转移,如功率半导体、电容、传感器等。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常务理事贾新光表示,尽管国内新能源车企众多,但大多没有核心技术,整个行业还是在靠补贴支撑,因此随着补贴消失,它们也将离开这一赛道。
  记者李蕴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