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2 时报快评-
2时报快评
  • ·无标题
  • ·无标题
  • ·部分系统形同虚设
  • ·老柳,“贸工技”早赢了

老柳,“贸工技”早赢了

  

■王昕
  12月18日,联想创始人柳传志正式退休。
  柳传志和联想创造了中国科技制造业史上太多的第一。联想Lenovo是中国第一个全球知名的科技品牌;联想第一个在某一个大型数字消费市场实现销量世界第一;联想第一个实现中资企业对国际顶级品牌的大规模收购;联想是国内第一家进入财富500强榜单的中国公司;联想还是第一个成为国际奥委会全球合作伙伴的中国公司。
  无论你今天用何种心情端详着自己办公桌上的联想电脑,甚至对其来一番大肆吐槽,但无法否定的是,联想曾是最争气的科技产品民族品牌。时至今日,联想也依然是全球顶级的PC等智能终端生产厂商,而这一切都是柳传志和创始团队一起提着裤腰带创造的。
  毫无疑问,柳传志是中国第一代企业家的典型代表,是联想集团当之无愧的符号之一。围绕柳传志和倪光南的“贸工技”“技工贸”之争,让柳传志和联想陷入了对研发投入不足的诟病,几乎所有人都会无法避免地那拿柳传志一手创办的联想来与任正非的华为相比。
  就好像一个班级里,华为同学是一直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从默默无闻到熠熠生辉,集万千宠爱与一身;而联想同学早年成绩一直不错,后来却被华为同学赶超,而且好像再怎么努力也追不回来了。
  难道,联想真的因为“贸工技”错过了成为华为那样令民族骄傲的企业?
  时间回到21世纪初,那时的联想如日中天,而华为则崭露头角。2002年华为跟美国打了一场著名的官司,那个时候任正非就考虑到,如果有一天华为被美国限制了怎么办?于是2004年,海思公司成立。并在之后的15年里持续投入1800亿巨资,海思的芯片也杀进世界前五名。
  2000年伊始,联想新任CEO杨元庆站在公司楼下,与每一位来上班的同事握手,并告诉他们:“请叫我元庆。”而当时的柳传志则跑到了美国,他在美国GE公司总部克劳顿村呆了半个月,当时的行业巨头说倒就倒,柳传志当时的危机感已经非常强,他的焦虑一点都不比同岁的任正非少。也正是那一年,联想的营收被华为超过。
  面对焦虑,柳传志的联想一方面拆分公司,降低风险,另一方面在数年后启动了中国企业史上也许是最著名的收购案,一举拿下IBM PC业务。IBM PC业务在当时就是一个金娃娃,里面有市场、品牌、销售额,也有许多重要的技术储备。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有人说联想错过了移动互联网,而身在那个年代的巨擘又有谁能幸免。微软、英特尔、IBM、诺基亚、惠普、戴尔、索尼……那些科技星空中最亮的星星几乎无一幸免。也许我们对联想的期望值过高了一点点。
  为什么华为可以把握住互联网机遇?别忘了,华为是一家通信设备公司,从交换机、路由器到2G、3G、4G、5G华为都是底层技术和设备的提供者,华为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关联比大多数想象得都要更紧密。同时,华为还是一家非上市公司,公司在研发等方面的投入可以更加大胆、有前瞻性,而且不怕失败;相比之下,联想早在1994年就已在香港上市,你去问问当年的微软、英特尔们,错过移动互联网的也正是那些董事会里的大佬们。
  再来看今天的中国科技制造业,特别是手机终端厂商,除了华为拥有核心芯片等技术外,OPPO、vivo、小米等全部都采用了类似“贸工技”的模式,先得市场,再攻技术,即便技术创新也从贴近消费者和市场的地方来,由外向内,由下向上,逐渐向核心技术突破。
  近年来,OV小米们都已经在完成庞大用户积累之后,开始面向5G、通信、芯片等核心技术和专利的突破和积累,其中一些5G相关专利数排名已在全球前几名。中国手机终端产业链已经取得了巨大成功,而且正在全球市场不断攻城略地,创造更大成就。
  华为了不起,非常了不起,但华为只有一个。中国科技企业和先进制造业仍然正沿着柳传志留下的“贸工技”的路线蹒跚前行。
  如果说联想哪里做错了?那么,联想在走完“贸工技”的前两步之后,缺乏向“技”聚集全力突破的勇气,而也未必是因为缺乏长远的眼光、战略等,预测未来有时候也是一场赌博,同样关乎企业的生死的运数。
  “一定要看清楚其他公司会有哪些技术储备,能不能引领潮流,现在大家都在做显示屏,最怕的情况是,我花了80亿元研究出了新技术,人家更先进的软屏出现了,我就全赔了。”柳传志曾经这样说过:“企业首先要活下去。”
  也许这才是柳传志的价值观——首先要活着。
  没有比活着更美好的事,也没有比活着更艰难的事。祝老柳和联想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