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报 -V2 时报快评-
2时报快评
  • ·一键注册有多容易,一键注销就不应该更难!
  • ·无标题
  • ·博士“虎爸”逼5岁娃学高数
  • ·无标题
  • ·无标题

一键注册有多容易,一键注销就不应该更难!

  

■潘少颖
  当不用某个App的时候,你会选择注销还是卸载?
  作为一个有点“强迫症”的手机用户,看到手机里常年不用的App,总想尽快和这些App“撇清关系”,第一步注销,第二步卸载。卸载并不难,可注销却不易,不少App的注销入口隐藏得“深似海”,有时实在找不到注销入口或者注销时需要各种繁杂操作,只能简单粗暴地卸载,但其实,个人信息依然存放在这些App的服务器上。
  相较于注销,注册App就方便很多,大多数App在不断简化注册步骤,一个手机号码、一个验证码,就默认注册好了App。
  未注明注销条件、注销条件设置不合理、无法通过App直接注销……在中国消费者协会12月14日发布的《50款App账号注销及自动化推荐退订测评报告》中,被点名的App在账号注销的问题上大致分为以上几类。
  比如中消协测评的麦当劳App中,注销页面显示,自注销之日起六个月内无法再次注册。还有的App需经人工审核方可注销,但人工审核存在无人受理、承诺时限过长(超过15个工作日)或者承诺时限不明的情况。
  有的App虽然有注销入口,却注销不了,因为这个App上绑定了N多其他账号,比如支付宝、微信等,要先解绑,然后才能注销。但使用这些App绑定其他账号的时候,有没有相关提示呢?
  上船容易下船难,碰到这些麻烦的时候,用户通常有两种心理:一是直接卸载算了;二是那就留着吧,万一以后要用呢。
  为何注册步骤如此简单,而注销步骤却如此繁杂?一个显而易见的表面原因就是App要稳定住用户数,但如果用这种方式维持好看的数据,就是“表面繁荣”。
  更深层次的原因,应该还是被数据利益驱动。注册任何一个App,用户都习惯了“被迫奉上”自己的一大堆信息,手机号码、性别、出生日期这些都是最基本的,地理位置、通讯录、相册这些“进阶信息”……只要用户有的,App都愿意笑纳。
  有分析人士看来,国内的大多数企业普遍认为数据“多多益善”,且采集(拷贝)成本非常低,App用户拥有量直接决定了平台企业的资产及融资能力,个人信息经过整理和分析可以迅速变现,使得很多平台方对注销或退订设置一些障碍,而目前的执法难度和处罚力度也未能促使商业环境发生根本性变化,也使得平台愿意一搏。
  难道用户连注销权都没有了吗?
  其实,《电子商务法》早已赋予App用户注销权,即用户申请注销,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立即删除该用户的信息,账户内相关的信息也应当删除,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或双方约定继续保存其信息的除外。
  而且,根据法律界人士的说法,同意有多简单,注销就不应该更难,“就像一键授权同意,也应该有一键撤回授权的功能”。《网络安全法》《个人信息保护》……一部部法律法规的出台,为用户的个人信息披上了一层层铠甲,但在一些平台面前,我们依旧像个“透明人”。
  企业需要数据作为支撑,这无可厚非,但处理数据是在具体而正当的前提下,不过量不过度,而不是用设置“注销障碍”的方式“保护”自己的数据。
  App到底需要的是虚假繁荣、历史数据,还是真实的用户活跃度?
  针对测评中发现的问题,中消协将向App所属企业分别发送限期整改建议并进行约谈劝谕,要求所有App经营者依据法律法规自查整改,明示合理的注销条件、提供便捷的注销路径,保障用户顺利注销账号,同时设置便捷的自动化推荐退订方式,持续完善相关用户协议及隐私政策。
  如果进入App后,点开“我的”,找到“设置”,进入“账户与安全”,就能看到“注销账号”,随后一键注销,那将是非常美好的体验。